头像是我在打哈欠(* ̄0 ̄)
好好学习。
好好工作。
好好写文。
好好生活。

【韩叶】今天开始成为美食博主

*传说退役后的老叶成为了美食博主【并没有
*一个天天在微博上晒吃不小心晒出了陪吃对象的故事
*短,期末死线就只能写点小甜饼过瘾qwq

——

叶修那个微博账号万年不发私人博,只日常转转兴欣相关,活跃度就和个正经商号差不多。不过他倒是比较喜欢在别家微博底下蹦哒,比如霸图哪场比赛胜了,他就少不得要在霸图的官微下面贫两句;对于黄少天方锐这些话比较多的职业选手,他留言的次数也还算多。哪天他要是留了评论了,下面回复里就全都是把他当锦鲤或者小精灵的粉丝,左一个求转运的右一个扔大师球的——因为他自己不发微博,大家也就只能这样捕捉大神乐呵乐呵。

结果某一天叶修大大突然在自个儿微博上po了一张照片出来,没特意找角度也没加滤镜的那种随手拍,拍的是一锅红彤彤的香辣虾。配字——“黑锅红虾,霸图色。”挺大一个锅子,里头配料加得挺丰富,藕片宽粉西蓝花,辣子花椒一撒,几只肉质瞧着挺肥美的大虾在其中相得益彰——虽然叶神的拍照技术不怎么样,那色香味还是仿佛要钻出屏幕一般。

这突如其来的一手,把所有人都给炸了出来,尤其是每天扎他小人的霸图粉,纷纷转发怒怼他深夜放毒还不忘黑霸图,其心可诛。

照片发出来不到一小时转发就破万了,粉丝们一边疑惑叶修被盗号了一边转得欢。评论里嘲叶修平时发微博少的段子一个接一个,最后大家一致鼓励叶神转型美食博主,连多位职业选手也如此转发。

不料,过了一阵儿,叶修竟开始每隔十天半月就半夜po他的食物照片了,每次都是不走心的拍摄技巧,却同样地拉着仇恨。继"霸图色"香辣大虾之后,有"兴欣红红火火"火锅串串,被接了一串"红红火火恍恍惚惚韩寒会画画";也有面上一层"经典微草风格"的小葱清汤面;还有"想拿炒饭凑轮回色,最后叫店家放了香菇"式的扬州炒饭……从明显是下馆子的大菜到居家又清淡的小料,总能引起评论区的一片哀嚎。这场景,简直让人梦回十区开荒期。

各家各户都十分好奇叶神何至转性,一边修仙一边在评论里大肆八卦。

混乱邪恶党表示这妖孽就是过不了安生的日子,退役了还想继续造作;守序中立党则认为叶修是终于摆脱了天天泡面的日子开始放飞自我,只不过骨子里喜欢搞事故意深夜发图;绝对善良党就可以说是非常甜了,偏要说叶神一定是恋爱了有人管了,陪着天天到处吃吃吃,比起发美食肯定更想秀恩爱,考虑到撒狗粮还不如深夜放毒,这才半夜更博。

众说纷纭,这话题一直炒到大年三十,那天晚上,叶修深夜发了自己面前一大盘饺子,配字——"不是速冻"。

饺子是鼓鼓囊囊皮薄馅大的,然而更令所有人大呼小叫的是,叶神不小心让对面的一只手入了镜——而那只手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戒指。

群众这可就爆炸了。

不是速冻=亲手包的=叶神对面的人包的,对面的人手上有戒指=对面的人是叶神对象!

强行逻辑满分!

"也有可能是叶神他妈"这种论调很快被淹没,毕竟关注叶修的大多数是小年轻,对恋爱这种事肯定更为感兴趣。一时间,叶修微博的转评私信全都爆炸,所有人都在猜测那位对象是谁,小道消息及各种所谓实锤纷纷出来溜一圈,最终还是没有个定论。

猜苏沐橙的倒是最多,只不过叶修下一张照片发出来就断了这个说法——这回叶修似乎是故意抬高了镜头,砂锅粥的大半个锅底都没入镜,对面人的胸口倒是全在照片里——嗯,经鉴定,不是个妹子。

这就更爆炸了。

同人界的狂欢!cp党的胜利!热衷于给电竞选手拉cp的妹子们疯狂产粮,仿佛哪家粮产得多叶神的对象就是哪家同人里叶修的正牌。就这样又半个多月过去,叶修老时间发微博,亲自造了把实锤,配字——

“纪念日,吃蛋糕。”

背景是貌似是自己家里的餐厅,大蛋糕后边的墙角立着个大玻璃柜子,里头放了荣耀比赛的奖牌和奖杯,上头的字样都清晰可见。嘉世的,兴欣的,霸图的——等等,霸图的??!

技术帝很快把后面的柜子截出来放大分析,确定那里头有霸图的奖牌奖杯无误。大半夜的,各大娱乐公司的记者都被从睡梦中叫醒赶着发帖,修仙党迎来了一波狂欢——

而半小时后,韩文清转发了这条微博,配字——"嗯。"

之后群众如何高潮,韩文清和叶修就都没管了,半年以后他们俩倒是接受了电竞周刊的采访,不过那都是后话。这天晚上他俩各自发完微博就滚上了床,纪念日嘛,不缠绵一晚怎么说得过去。

——

事后给亲友们解释倒是挺麻烦。

"老韩每天逼着我好好吃饭啊。"叶修嚼着嘴里的包子,给苏沐橙挂电话,"我的人身自由都被限制了,还不准我深夜放毒啊?"

"这怎么能叫报复社会呢?这是告诉熬夜的小朋友们,修仙就会被放毒的大人伤害,鼓励大家不要晚睡。"

"手那个事是意外。"
"真的真的真的,不骗你——"

"后来哥就那什么……顺手推舟……不对,顺水推舟……"
"是是是,后来是哥故意的。"

叶修坐在餐桌边上等投喂,接着电话边看韩文清在厨房里麻利地切菜。

不管过了多久叶修回想起韩文清第一次戴围裙给他做饭的时候都会觉得想笑,那硬朗的霸图队长把自己塞进围裙里,一副束手束脚的样子,锅铲从老远的地方伸进锅里,仿佛要施展什么高难度的魔法。

但也就是那一时刻,让叶修决定了要好好吃饭,学着和自己的身体和解不再和健康过不去——不然怎么对得起韩文清的付出呢?

叶修挂了电话,把韩文清捎回来的包子两口啃完,袖子撸起来,啪嗒啪嗒地踩着拖鞋晃进厨房。

"有什么要帮忙的啊,韩大厨?"

韩文清闻声偏过头,在蒸汽顶着锅盖的噗噗声里,在抽油烟机运转的嗡嗡声里,在厨房特有的食物香气里,和叶修交换了一个缱绻的吻。

"你又先把包子吃完了。"他说。

—END—

求评论求交往!⊙▽⊙

评论(126)
热度(1934)
  1. 黎殷梓山夜枭 转载了此文字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