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我又拥有了鱼丸给我的头像!!!!!
沉迷学习ing

【韩叶】亡命徒 章1

*一个高数考前复习的时候冒出来的脑洞(然后高数就跪了(x

*总之是个武侠(maybe

*一点都不虐,玻璃心的我现在完全写不来虐了

*剧情很迷幻,应该没有什么逻辑

*小学期很忙,前几章应该能稳定更新,不知道下学期开学之前能不能写完……

——

第一章 夜访

那是大年初一,白茫席卷过江南十里长街,爆竹声在漫天大雪里突兀地炸开,纸皮碎屑落了一地的红。那一路的红直延伸至轮回山庄上去,正像提前盛开的山茶。这家家户户团圆的日子,轮回山庄里比街道上还要热闹。也不知是谁定的规矩,江湖上一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偏偏要在新年的第一天召开。今年的地点,便定在了位于松江府的轮回。

 

落雪折枝声中,遥遥爆竹声里,依稀听得刀剑铮铮枪戟交错。平日里门可罗雀的山庄门前,今日也不曾断了抖落一肩风雪的访客。

 

山下,韩文清和张新杰方才寻着轮回山庄备好的客栈,坐在大堂里喝茶歇脚,一边议论着今年大会的东家。

 

“轮回此番……盛况空前,”张新杰抿了一口茶,道,“新掌门实力不容小觑。”

 

“那副掌门也是个会打点的,”韩文清道,“这一路过来,松江府一带,谁人不对江波涛赞不绝口。”

 

二人话语间,韩文清无意中往门外瞥了两眼,却见街道那边,客栈对面的小店檐下,多出了个叫花子。那人一身破衣烂衫,一手端着个豁口的破碗,一手执着根开裂的烟管,在一片喜庆的色彩里分外突兀。更叫人奇怪的是,他戴着横缺一道竖缺一道的斗笠,背后却还背着把鲜红的长伞。

 

韩文清本没想仔细去看,不料那叫花子竟冲着他的方向微微转过了头。捏着斗笠边沿的手往上提了提,那人嘴角露出一个韩文清无比熟悉的弧度来。

 

霸图的掌门登时怔住。

 

那笑容他太熟悉了,他甚至能想象出那两片此刻抿在一起微笑的嘴唇如何开合着吐出叫人气死的话语。再定睛去看捏住斗笠的那只手,肤色苍白指节修长,好看得不似属于一个男人——

 

是了,韩文清知道,是他了。

 

“掌门?”张新杰见他出神,语带疑问地叫了一声,韩文清眉头紧锁,把目光从那叫花子身上挪开,才看了看自己的副掌门,道:

 

“没什么,你继续吧。”

 

那家伙今晚会来找他的,韩文清知道,正因为如此,他脸上的阴云一整天不曾散去,将轮回一众接待的门徒弄得惶惶不安,个个反思自己是否说错了话,甚至连副掌门江波涛都被惊动了,特地前去问了问,得到只是赶路疲累的答案之后才安心离去。

 

当夜,韩文清坐在客栈里,手边的桌案上备着新泡的清茶。他独候到夜深,直到突如其来的一丝微风,吹熄了房里唯一的烛台。

 

“别耍这些小把戏了,”韩文清顿了顿,语气强硬地说出了那个名字,“叶秋。”

 

一个人影出现在了韩文清对面,毫不客气地抬腿坐下,胳膊一伸,便提了茶壶往口中猛灌几口,末了将那铜制的壶子往桌上重重一搁,叹道:"好茶,好茶。"

 

那一方桌案跟着他放下茶壶的动作颤动起来,韩文清一掌拍下,强硬地止住了对面那人故意为之的震动。那人却仍不甘休,拈起桌上韩文清不曾用过的茶杯装模作样地把玩了一会儿,道:“茶是好茶,这杯子……可不怎么样呀。”

 

他说着,转动着杯子的手指就要将那杯子掷到韩文清眼前去,却被韩文清一把抓住了腕子,厉声道:“幼稚!”

 

“好嘛。”他笑起来,那笑容在黑暗里并不分明,“我就是想找你打一架。”他承认道。

 

念及身处客栈左右两个房间的住客,他们交手的过程几乎没有发出声响。黑暗逼仄的空间里,只听得些微衣料簌簌的摩擦声和拳脚相接时沉闷的撞击声。

 

约莫打了半柱香的时间,叶秋突然气息一窒,被韩文清看准了时机按在地上,待他回过神来想要挣扎,已被韩文清制得动弹不得。

 

无奈,他干脆放松躺平,任韩文清压着他,半晌,才问出一句:

 

“老韩,你看我,像不像走火入魔了?”

 

“不像,”韩文清一手虚按在他脖颈处,道,“你内息正常,与我交手时攻守有度不失章法,并不似传言般失去理智六亲不认。” 

“不过,”韩文清皱起眉,“功力似乎不如从前……你没用全力?”

 

“不,”叶秋坦然地摇头,“三个月前嘉世追杀我,将我重伤,至今未愈。我为他人所救疗伤至前日方才下榻,听闻今年轮回召开武林大会,特来找你。”

 

“你可知现在江湖上说你叶秋什么?说曾经的斗神如今竟成了亡命之徒!你怎么有胆来找我?”韩文清板起脸来,手上不由得多用了点力气,直逼得叶秋咳嗽起来,他才半松开手。

 

“我怎会不知,”叶秋道,“江湖上早有传言,说嘉世掌门功力衰退,寻求邪道以保功力,如今他们随口编一句叶秋走火入魔云云,自然有人会信。加之我早年在江湖上树敌众多,既然火从我东家着起来,他们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我问心无愧,人不是我杀的,我也没有走火入魔——你亲自证实过了,我有什么不敢来找你?”即使是在黑暗中,韩文清也仿佛能看见宿敌脸上嘲讽的笑意一般,二人沉默着僵持片刻,韩文清最终完全松了手,一把将人从地上拖了起来。

 

叶秋又咳嗽了几声,韩文清便对他道:“解释清楚。”

 

“老实说……咳咳,”叶秋缓过来,摸索到桌边去喝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嘉世地界上一夜之间死了人,数量众多,知府带着仵作去看,偏说人是用却邪杀的。”

 

“这我知道,据说致命伤口的形状同你却邪的矛头吻合。”韩文清重新点燃了烛台,才终于又看清了老对头的脸。

 

不过数月不见,叶秋面容苍白了不少,脸颊也好似瘦下去许多,和毫无血色的嘴唇比起来,也只有眼睛里的光彩还一如既往地夺目。

 

“可是,我根本连尸体都没见到。”叶秋说。

 

“也就是说,”韩文清道,“嘉世直接二话不说就替你把罪名揽下来了?”

 

“是,”叶秋道,“却邪已经不在我手里了,倒不如说,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却邪了,三月多前我将它送到关榕飞那里——就是一直以来为嘉世修理兵器的那个——只不过是想将它打磨一下,却不想再也没能见到它,现在倒好,我这老伙计成了所谓的‘杀人凶器’,怕是再回不到我手里了。”

 

“你怎么向我证明你说的是真的?那是五十多条人命,你也说知府是带着仵作去验过尸的,难道你要说官府和嘉世勾结害人吗?”韩文清就算心里相信叶秋的为人,也还是要他拿出证据来。

 

叶秋从衣襟里摸出烟管来,借着烛火点了烟草,韩文清看着他冻得有些发红的手指把烟管递到嘴里,不知是不是错觉,那曾经握战矛勒骏马都极稳当的手,此刻竟微微颤抖。

 

“我实话和你说吧,老韩,”叶秋吸了一口烟,道,“我没有任何的证据。”

“前两个月我昏迷着,不省人事,醒来之后才想起来发生了什么,收留我的是普通人家,人心善却不懂江湖门道,我实在是……走投无路。”

 

昔日的斗神总是笑着的,韩文清最为清楚。而眼前的叶秋,虽强打着精神,却明显透着失魂落魄。韩文清看不下去,作为斗神十年的对头,他看不下去。

 

“这么些年,身边的人也算是来了又走,我想不出有谁能信我,只能来找你。”叶秋说,“我知道你眼里揉不进沙子,我拿不出证据,你很可能不会帮我,但我没有办法。”

 

“老韩,就当是为了那些横死的人,你信我这一次吧。”

 

两人在微弱的烛光里互相凝视了很久,久到韩文清最终挪开了目光,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所以,你要我怎么帮你?”

 

“我怕我不快些动身来松江府,就要错过你了,所以还有一些事情没有打点清楚。”叶秋说,“比如嘉世把尸体都埋在哪儿了。”

 

“所以?”

 

“你们先在这儿参加你们的武林大会,我若是探听到了地点,自会通知你,”叶秋如释重负一般,脸上重又带了些笑意,“只希望借霸图副掌门一用,开棺验尸。”

 

“新杰不一定会答应。”

 

“那就只能劳烦掌门您劝一劝了。”叶秋道,“这样吧,你看我这样站都还站不稳的,一时半会儿还打不过你,你和张新杰一块随我去验尸,若张新杰判断出那些人是我用却邪杀的,你便就地杀了我,把我的尸首送去嘉世领赏——如何?”

 

嘉世悬赏黄金百两捉拿叶秋,这是最近让江湖人士纷纷摩拳擦掌的大事。不过,霸图并不缺这几个钱,韩文清也不许自己的门徒去凑这个热闹。

 

“赏金对我来说没有意义,”韩文清说,“若新杰说人是你杀的,我便杀了你——一言为定?”

 

叶秋微笑起来,“一言为定。”

—TBC—

一如既往地求评论!///////

评论(19)
热度(116)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