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我又拥有了鱼丸给我的头像!!!!!
沉迷学习ing

【韩叶】亡命徒 章2

*果然还是很不会写长篇的,但是就很想练一练

*cp只有韩叶所以标题写的韩叶

*本章老韩没上线就不打单人tag了

*第一章在这里

——

第二章 叶修

江南胜景,四时不同。

 

青石路柳树梢即使落了雪也是美的,沙堤上来往匆匆的人,仿佛个个都怀揣着不为人知的故事,只是头顶着柔软绵密的飞雪,往各自的方向前行。

 

熙熙攘攘中一个素衫的姑娘却嫌行人步履太慢,她一手提个布包一手扶着斗笠,时不时小跑一段,在人群中左冲右突,似是有什么急事。

 

艰难地跑过人群后,鞋底终是踏上了空荡宽敞的巷道,这会儿她跑得更快了,脚尖踮地一步步跳过化了积雪的小水滩,当那家名为“兴欣”的当铺终于出现在视野中时,她就忍不住喊了起来。

 

“小柔!小柔!”她喊。

 

另一个姑娘从当铺的二楼探出头来,笑着应她:“果果,回来啦?”

 

“叶修、叶修回来没?”她边跑边问,“我把药提回来了。”

 

唐柔道:“今晨回的,你别跑了,小心摔着,他不急的。”

 

陈果还是不管不顾飞奔回了店里,急吼吼将斗笠扯下来,冲着内间喊道:“叶修!你丫再不吃药还想不想要命了!?”

 

唐柔从楼上缓步下来,道:“他赶路回来的,大概一宿没睡,这会儿还没醒呢。”

 

“嗨呀,这家伙,真不要命了?”陈果火大,却仍是压低了音量,“他那身子骨还没好透的,怎么就大雪天到处乱跑——包子,包子呢?让他去把药炖了,可把老娘累坏了,这两天简直脚没沾地。”

 

“包子说他们丐帮今天发吃的,叶修没回他就走了。”唐柔帮陈果把斗笠挂号,把药从她手里接过来,“你歇会儿,我去炖就好了。”

 

“丐帮福利真好,逢年过节都有吃的,”陈果感叹一声,往柜台后的藤椅里一靠,这才松了一口气,“那就麻烦你啦,我在这儿睡会儿……”

 

唐柔见她这样子,笑弯了眼睛,“哎。”

 

陈果口中的叶修是她三个月前捡回来的。

 

当时唐柔见他一身伤,怕是江湖人起矛盾,还想劝陈果不要管这闲事,陈果虽暂时是救了叶修一命,仍有些犹豫,不想常来当铺玩耍的小叫花包子却认得叶修,说他曾经指点过自己打群架,甚至认了人家做老大。

 

包子赶走过不少来当铺闹事的江湖混混,既然这人对包子有恩,陈果就更不好坐视不管了。两三个月下来给人家伤治好了七七八八,等叶修能下床了以后,他便也帮着当铺记记账干干杂活,只是几乎不出门。

 

陈果不是没有想过问问叶修的身份,但总不好开口。她觉着叶修虽然说话招人恨,人却是好的。就拿店里养的那两只花猫来说吧,它们谁都不亲,就喜欢围着叶修蹭,叶修一边埋怨猫爪子划了自己的衣服,一边天天怀里抱着猫就靠在藤椅里午睡。陈果每每见了这场景,心肠就要软上几分。

 

她大概知道叶修是个江湖人,那家伙从能下地的那天开始就要在院子里“活动拳脚”,把唐柔看得心痒,包子偶然见到,就更是两眼放光。

 

然后院子里每天有了三个人“活动拳脚”。

 

陈果只心疼那棵越来越秃的枣树。

 

受父亲的影响,陈果也是向往江湖事的,她也知道自家附近就有江湖十大门派之一的嘉世,甚至远远见过嘉世里那个江湖第一美女苏沐橙,惊为天人,觉得自己能把此番经历吹一辈子。

 

“叶修,你的武功算好吗?”陈果问叶修。

 

“还成吧。”叶修揪着棵草逗猫,头也不抬。

 

“那……你觉着我……还能习武不?”

 

叶修笑了一声,抬眼看了看兴欣的老板娘,道:“老板娘如此不服老,在下佩服。”

 

气得陈果拎着扫帚追着他打了半个下午。

 

梦到这一茬的陈果又一次气醒了,她猛地从藤椅里坐起来,就见眼前叶修正端碗喝着药,陈果看他那自带嘲讽的脸就来气,正想训他两句,那人却先开了口:“老板娘,我大概又得离开几天。”

 

“你伤没好透呢!”陈果急眼,“大雪天的你跑出去,大夫说以后可能会落下病根的。”

 

“嗯……难怪我这回出去觉着有些疼,”要不然才不会给老韩按在地上,“我喝几天药养一养,过几天借你们家包子跟我去一趟。”

 

陈果当然是拿他没辙,虽说叶修是暂时借住在当铺里,但她和人家非亲非故的,人家要走,她怎么可能拦着?还有包子,包子就更是了,丐帮天天居无定所的,这小子就像只时不时来蹭饭的野猫。不过……叶修有包子照看着,倒也比一个人出去晃悠要强。

 

“成成成,要借就借。”陈果不耐烦地挥手,“你一声令下包子还不是让去哪就去哪?”

 

叶修喝完了药,把空碗搁在桌上,又把烟管从怀里捞出来,笑道:“老板娘,没事儿,我会记着回来给你喂猫的,包子也是,他才舍不得不回来呢。”说罢,他打了个哈欠,不等陈果说些什么,转身又去问唐柔要不要接着跟他学几招了。陈果一人坐在柜台后面,闹不明白他想表达什么,又是一肚子火。

 

神神秘秘的,她想,等他把自己的事处理完,她非得扯着他的衣服让他把自己的身份和盘托出不可……店里又不差他这一个喂猫的,她只是……陈果有些委屈,她只是一个人太久,身边突然热闹起来,就一个都不想放走了。

 

 

叶修说是过几天,其实三天后就带上包子出发了。

 

不出陈果所料,包子满口“老大去哪我去哪”,一副忠实小弟的样子,二话没说就跟着叶修上路了。一路上叶修不敢住客店,多亏了包子是丐帮一员,知道许多能避寒过夜的偏僻地方,两人暂时就躲在杭州城外的破庙里。

 

在杭州城里游荡了两天之后,叶修终于见到了自己要找的人。

 

——嘉世弟子,也是叶修曾经的学生,邱非。

 

嘉世门下弟子单独行动的时候并不多,叶修又跟在邱非身后耗了四五天,才找到他落单的机会。那日邱非受命往靠近城郊的地带购买材料,叶修在他走出商铺之后、尚未上马之前拦下了他。

    

而邱非在看清了他的脸之后,全身都颤抖起来,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

 

他颤声道:“……掌门。”

—TBC—

小邱非真好啊,爱他qwq

求评论!【跪

评论(16)
热度(77)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