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我又拥有了鱼丸给我的头像!!!!!
沉迷学习ing

【韩叶】亡命徒 章6

*晚上在外面刚回宿舍更新晚惹。
*一个一本正经谈恋爱的过渡章节!
*很想在前言里说相声但是憋不出话!【×
*上一章在这里

——

第六章    佛前

南方冬日,常有雨水。
 
湿意是如同附骨之疽一般缠着人的,粘腻、阴冷,针一样钻进血肉里。
 
好些日子韩文清和叶修是行走在深山里的,他们不得不绕开那些繁华城镇,只为躲避嘉世撒网般的通缉。于是逃出杭州城前抓来的药告罄,雨一落下来,叶修就要受不了了。
 
伤处刚开始痛时他还能蜷着身子只说自己冷了,坚持不到一个时辰,他全身都抖了起来,那匹老马被他抖得不安,干脆停了下来。
 
韩文清这才发现他满头冷汗,牙齿已经咬破了下唇。
 
霸图的掌门一时又急又怒,不由分说扯下自己身上的罩袍把叶修整个裹了起来,也顾不上赶到下一个城镇了,他们在路上寻了一间破庙,干脆就在里头避雨。
 
叶修蜷在韩文清的罩袍里显得更瘦了,韩文清把他从马上抱下来的时候,只觉得他身上的骨头硌人。见惯了他意气风发的逍遥样子,韩文清怎么看现在的他都觉心里不舒服。
 
叶修本想拒绝老对头的怀抱,但他全身上下由里到外没有一处不疼,凉意直往骨血里钻,叫他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只能任韩文清半揽着,把自己弯成一只可怜兮兮的虾子。
 
他知道自己这位老对头练的就是极热的真气,不畏寒,体温也较常人高些,被冷雨泡过的叶修不自觉地就靠上了韩文清的胸口,手指也不知何时死死攥住了韩文清的前襟。
 
两人僵硬地维持着各自的姿势许久,直到叶修终于缓过了一阵疼痛,松开了紧紧咬住下唇的牙齿。
 
“我也认识你十年了,老韩,”叶修略略放松了脊背,突然道,“我认识陶轩他们……也十年了。”
“但他们变了。”
 
“我知道。”
 
韩文清的心跳有力而沉稳,叶修听着听着,就闭上了眼睛。而韩文清这时将宽大的手掌覆在了叶修被冷汗浸透的后背上,掌心的热度让叶修一个激灵……却也莫名地减缓了他的疼痛。
 
“你没有变,”叶修道,“你和十年前……还是一样的。”
 
葱白的手指几乎要把手中的布料揉碎,叶修刚说完两句话就又狠狠咬紧了牙,这一回他又停顿了很久,韩文清看着他惨白的脸,面色沉沉,也不顾叶修缓过疼痛之后会说些什么了,直接将人整个揽进了怀里。
 
叶修想要挣脱,却没有力气。他的老对头身上过于暖和,一时让他有些恍惚。
 
“别说话,也别动。”韩文清像是要把他颤抖的身体嵌进怀里一般,“我会陪你的,直到你洗了你的冤名。”
“没事的。”
 
雨势并没有渐小的样子,密集的雨点仍不住地敲击着破庙的房瓦。叶修又缓过了一阵剧痛,在雨声里又一次几不可闻地开了口:
 
“太好了。”
“你没有变……实在是太好了。”
 
这是他难得不语带嘲讽的肺腑之言,或许是疼痛将他的几分以往从不存在的软弱挖掘了出来,又或许是因为坐在他面前的是他十年的冤家韩文清……如果没有韩文清,他真的不知道该找谁帮忙了。
 
一个多月前他在兴欣挣扎着恢复意识,想起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虽不至于绝望,却仍感到灰心。嘉世这两三年来对他的冷眼他能感觉到,却不曾想他们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沐橙在他身边虽能让他宽慰,但对那姑娘十数年的照拂让他不愿把那些事情告诉她,叫她为自己担心,也怕她被卷进那些人无故的仇恨中来。叶修不怕嘲讽也不怕暗算,只是门人的无视与言语上的中伤让他颇感不适。到了最后,仿佛就又回到了十年前他方才从家中出走的时候,踽踽独行,空樽对月。
 
十年前他第一眼见到韩文清的时候,觉得自己在冬日里恰逢了一捧火。
 
多年的交手并没有让他们彼此憎恨,反倒滋生出莫名的信任来。正因为作为对手的他们太过了解彼此,才使得他们熟知彼此的为人。
 
韩文清听说叶修走火入魔杀了人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荒唐!”
 
早年叶修天赋甚高,在江湖上声名鹊起,惹得不少人妒忌,闲言碎语纷至沓来。坊间将叶修描摹得凶神恶煞眼高于顶,甚至杀人如麻,但在熟悉叶修的人看来,叶修就是过于心慈手软不喜杀生,才放任教训过的那些长舌宵小四散流言。而这斗神平日里实在是懒,从不出面澄清,这才让嘉世的抹黑如愿。
 
但凡见过这位嘉世掌门,谁会认为他是那样的亡命之徒?
 
韩文清至今还能记起第一次见到叶修时的光景。
 
鲜衣怒马的少年反手握着长矛自他眼前掠过,黑发在正月的飞雪中张扬如墨。惊鸿一瞥,那少年脸上有笑意、有轻狂,有诗、也有酒,衣袂翻飞带起的,尽是令人艳羡的江湖气。他逆着风驾着马,严寒冻不住那样的鲜活,仿佛他正穿越的不是一场数九腊月的大雪,而是西子湖畔柳树绿了堤岸的春天。
 
然后韩文清就从旁人的口中得知,那人便是嘉世的掌门叶秋。
 
大会上他们有了正面交锋的机会,韩文清远远就见叶秋提着那杆却邪走来,一双眼眸灿若星辰。
 
“你就是韩文清?”他笑盈盈地问。
 
那一年的交战,韩文清败了,从此,叶秋的名字烙进了他心里。
 
凄风苦雨,屋漏湿寒,破庙正中那尊佛像却依旧巍峨,正以慈悲的目光,注视着阶下的二人。
 
叶修意识混沌间,竟悄然睡去。韩文清伸手抹去他唇角咬出的血迹,目光沉沉。
 
他的梦里常有一个骑白马的红衣少年,从风雪中走来,穿过人声鼎沸的欢腾,穿过冷嘲热讽的罗网,最终却又回到了风雪中,衣衫单薄。
 
他走得那样快,韩文清始终想策马赶上,起初是想截了他的马同他争个胜负,如今却想同他并肩而行——叫他不至于扎进了白茫雪里,再也不回头。
 
一夜相拥而眠,叶修艰难地睁开眼,就见阳光从破庙缺损的房瓦处钻进来,温和地照在韩文清生了浅淡胡茬的侧脸上。疼痛随着雨声的消散早已无影无踪,他饶有兴味地端详着老对头近在咫尺的脸,阳光把霸图掌门凌厉的面部线条渲染得柔软了许多。
 
诶,老韩还有看起来不凶的时候嘛。叶修眨眨眼睛,戏谑地笑了。

这些天他本是抗拒韩文清帮他到如此地步的,经此一遭,那些顾虑……似乎也不是不能放下。

从来没有和这位老对头合作过,不知道会是怎样呢。叶修心道。

—TBC—

在佛前还能干嘛?拜堂啊!【闭嘴】
下一章就烦蓝雨去看我们鱼和我们少天惹!!
求评论吖啊啊啊!!【猫头鹰打滚.gif】

评论(35)
热度(97)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