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我又拥有了鱼丸给我的头像!!!!!
沉迷学习ing

【韩叶】亡命徒 章7

*本章上线的霸道掌门是我们鱼!!【热烈鼓掌
*我真的很努力在插感情戏了qwq!!
*上一章在这里

——

第七章 蓝雨

蓝雨位居岭南深山之中,周遭遍是阴雾藏高木晴霓杂落晖的山林风光,照理说这隐士才会喜好的地理位置,养出的该是一批仙风道骨的侠士,偏偏蓝雨的开山掌门便就是个不正经的,手下一批又一批的门徒,也多喜动不喜静。深山老林里有这么个热闹去处,也常常被江湖人笑称做了世外桃源。
 
韩文清和叶修早不是第一次到访蓝雨,地形复杂倒是难不住他们,只是蓝雨两任掌门都是善用阵法的,那些个密林沟壑被他们一摆弄就俨然成了个迷宫,若是贸然进入蓝雨地界,恐怕不但找不到门派真实的位置,还得搭进去身家性命。
 
“老魏还没让位的时候这里就已经够复杂了,”韩文清和叶修眼下正站在蓝雨地界的外围,仰头看着云蒸雾绕的山峰,“等到喻文州接任,这地方就不是人进的了。”
 
“你打算怎么办?”
 
“直接通报呗,”叶修答得理所当然,“就别报我的名号了,给他们添麻烦,你把你那霸图掌门的名牌一递,谁敢拦你?”
“至于我……”叶修眼睛一转,“我还真不知道文州对我这个事情是什么态度……”
 
“喻文州什么态度我不知道,”韩文清道,“黄少天倒是在大会上把刘皓打了一顿。”
 
“嗯?比试的时候吗?”叶修着实吃了一惊,他还真没听说这档子事。
 
“是。”
 
“哎呀,少天真不枉我对他多年的栽培……”
 
“你栽培他了?不怕魏琛一闷棍打死你?”
 
“和他比试也算栽培啊,小子一路顺风顺水,没有哥给他下点绊子,哪儿识得人间疾苦。”
 
“……”这脸皮厚得,要赶上许斌的盾了。
 
“不过,”叶修眼角略略耷拉下来,“少年意气,还是太冲动了。我只怕嘉世吃了他的亏,要打蓝雨的主意。”
 
“嘉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心里有数吗?”韩文清冷不丁地问。
 
叶修沉默了许久,只道:“我不确定。”根据之前陶轩和刘皓的种种表现,他心里大概有些猜测,但着实是不确定,“当时嘉世说我杀了人,你想想,是谁验的尸?是谁让我坐实了罪名?”
 
“……知府。”韩文清很快便回想起来,“果然还是和官府有关吗?”
 
“应该是,但具体他们和官府有怎样的往来,达成了什么交易,我一概不知。”叶修说,“这些大概都交给刘皓去办了,我和他一向不合,从不知道他瞒着我干了什么。但你也看到了,杭州城的守卫甚至会听令于嘉世盘查出城之人,陶轩应该已经在官场中扎根颇深。之前他也在我面前表露过要和官府交好的意愿,被我拒绝了,此后一直反对他结识那些官员……他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他们这些人,本是厌弃了庙堂才投身江湖,继续和官家纠缠不清是大忌,最易招致诟病,但古往今来总有人争权夺力,被官府招安入朝供职的江湖人也不在少数,若谨言慎行做个清官倒也没什么所谓,只是嘉世这吃相……未免太过难看。
 
“这样吧,”叶修对韩文清伸出手,“纸笔给我,我现在身上也没什么嘉世的名牌了,就画片树叶给文州瞧瞧吧,看他乐不乐意放我进去了。”
 
 

半个时辰后,韩文清和叶修坐在了蓝雨掌门的别院里。
 
喻文州算得上是比较符合世人对蓝雨想象的人了,温和清隽,压根不像是第一任掌门魏琛教出来的弟子。江湖人都知道这位蓝雨的掌门并不长于武艺,但皆是不敢因此招惹蓝雨,其一是因为喻文州极善谋略精通阵法,其二是因为他的身边,有天下第一剑客黄少天。
 
“二位前辈,请用茶。”喻文州像是根本不意外他二人的到来似的,礼节周到面带笑意,举止没有半分不自然。
 
“少天这会儿不在?”叶修随口一问。
 
“这个时辰少天一般在指导弟子,”喻文州沏好了茶,在二人对面坐下,道,“不知二位前辈远道而来所为何事?”
 
“你大概也知道目前我的情况,”叶修道,“嘉世说我杀了人,我请了张新杰去验尸,神医大大说人不是我杀的,但一人之言难以服众,我便希望查清此事来龙去脉,而张新杰在验尸的过程中,发现有两名死者的衣服上,绣有蓝溪阁的纹章。”
 
喻文州眉头一皱,笑容退去,问道:“那纹章绣在何处?”
 
叶修道:“袖口。”
 
“……”蓝溪阁的纹章的确应是绣在袖口的隐蔽处,喻文州料想叶修应该不可能经常接触到蓝溪阁的人,这才问出这个问题。他抬指揉了揉额角,沉思半晌,才道,“蓝溪阁是我派接收外门弟子的地方,人口流动较为频繁,若是一时厌倦了避世隐居潜心习武的生活,他们便会自行出山找些事儿干。”
 
“出山的人,有登记在册吗?”韩文清问。
 
“有,”喻文州道,“嘉世宣称掌门杀人是在近四个月以前,我本认为此事与我蓝雨无关,不想受害人中竟有我蓝溪阁的门徒……那我便不可坐视不管了。”
 
“好说,”叶修道,“我会彻查此事,文州你且去翻一翻那些名簿,看看有哪些人四个月前出了山至今为归的,哪些出山去了杭州一带的,待得了具体消息,我们再商后事。”
 
“名簿的话,直接找主管要便是,要不了多少时间。事关重大,排查外出的门徒是否还活着倒是比较麻烦。不然二位前辈……就先在蓝雨山庄住下?”
 
叶修确实很住宿问题发愁,前些日子易容缩骨整得他浑身难受,半路上韩文清就不许他易容了。嘉世通缉的范围那么大,他们也不敢贸然住在客栈,这回喻文州提出来要让他们暂住,可谓是再好不过。
 
“文州就是想得周到。”解决了一大难题,叶修松了口气。韩文清自然也没有意见,只是喻文州正准备起身去调查名簿,他又叫住了蓝雨的掌门。
 
“劳烦喻掌门为我准备些药材。”韩文清从怀里掏出了张新杰写下的那张药方,二人在雨里泡了那么多天,那药方上的字迹竟一点不曾模糊,叶修注意到了这一点,眼睛微微眯了眯。
 
“这是?”喻文州接过药方,略略扫了一眼,心下明了。
 
韩文清几不可见地瞥了叶修一眼,对喻文州道:“日后霸图必有重谢。”
 
“也不是什么名贵药材,重谢自是不必,”喻文州笑得得体,“今后请霸图的高手多多指导我蓝雨的晚辈便是。”
 
喻文州话说得得体,处事更是妥帖,说让准备药材,他直接叫徐景熙安排人给炖好了送到叶修住的别院里去,那药有几分安神效果,叶修刚喝下一碗,便是睡意沉沉。
 
他坐在院子里,打了个哈欠,一枝梅花在他头顶横斜。
 
韩文清在不远处旁若无人地打起了拳,叶修认得,是他常拿来练习的那套招式。
 
怎么世上就有这么一个人,十年不曾变了样子呢?
 
他脚下的青石板仿佛都还是十年前的那一块,他带落的那朵梅花都还是十年前的那一朵,他身后甚至也是一片郁郁的山景,只是少了和他的拳头相接的战矛,和那场数十年一遇的大雪。
 
我真是吃药吃糊涂了。叶修趴到了桌上,心想。
 
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觉得,若是日后退隐江湖,寻一方有山有水有花有树的别院,天天和他的老对头斗斗嘴打打架……是很好的一件事。
 
我真是吃药吃糊涂了,叶修心想,可是老韩怎么就要将那纸药方留得那么好呢?
 
……他又为什么,执意要同自己一道来蓝雨、洗了自己的冤名呢?

—TBC—
我们鱼真是特别好样的!安排住处都给他俩安排在一块儿!
我这小破文里是不是助攻太多了?【思考ing
没有助攻他们开不了窍啊!!
感冒惹!大家夏天空调不要开太低也不要待在空调房里太久哦!

评论(24)
热度(75)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