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我又拥有了鱼丸给我的头像!!!!!
沉迷学习ing

【韩叶】亡命徒 章8

*半夜更新again!
*没啥感情戏纯走剧情的一章!
*照常在前言里说不出相声!大哭!
*上一章在这里

——

第八章 官盐

 “唉……”黄少天长叹了一声,嘴里叼着根草叶子,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叶修坐在他对面喝药,被苦得直吐舌头。
 
“我说老叶啊……你一天到晚不活动活动手脚,骨头不痒的哇?”黄少天在知道叶修来了蓝雨之后兴致勃勃地跑来想和他切磋,结果先不说叶修懒得理他不和他打架,韩文清还在边上看得死紧。许久没和叶修交手的剑圣看着那把千机伞眼里都要放出光来了,偏偏不能领会,心痒得几乎要憋出病,“就过几招嘛,几招还能伤筋动骨吗?打打架不是对恢复有好处的嘛?你是不是怕太久没和人打输给我啊?不怕啦我这么宽宏大量的人……”
 
叶修懒洋洋一摆手,道:“我说少天啊,黄少,副掌门大人,你现在也是为人师表的人了,小卢是个好苗子,你好好带带人家就算了,不要再来榨取我们老人家的劳动力了啊,这都多大的人了……”
 
“靠靠靠,你少来这套!这时候摆什么长辈架子。”黄少天朝他吐舌头,“嫌药苦想偷偷倒掉还被发现了的不知道是谁家的娃!”
 
这可让叶修膝盖中上了一箭,被韩文清发现他想把药倒了那可不得了,霸图的黑面神脸一拉就要天天盯着他喝药,那气氛压抑得更是让药苦得不行。这会儿得亏是黄少天来了,左右韩文清也不想在别人面前盯小孩儿似的盯着叶修这么老大个人,这才说是进屋看看书。
 
“哥这叫战术失误,”叶修厚着脸皮说,“再说,不让老韩看见他怎么知道药太苦了?我看第二天味道就淡了很多……”
 
最后停止了这两人无休止地瞎扯的还是喻文州。
 
叶修老远就看见他手里捏着个簿子,心道这结果大概是出了。脚底下一颗细小石子被他踢去叩了叩窗框,韩文清便从屋里出来了。
 
“这是别人家的屋子,你别那样敲门。”韩文清忍不住又训他。
 
“大声喊你好像也不怎么礼貌,”叶修打了个哈欠,“人家掌门都走到近前了,这样叫你比较快嘛。”
 
“狡辩!”韩文清坐到他边上,又瞪了他一眼,才转向喻文州,“不知喻掌门调查结果如何?”
 
“我们在蓝溪阁打听过了,确实大概四个月前有两个人突然没了消息。”喻文州道,“蓝溪阁的人口流动比较频繁,那两人刚来不久,和大多数人都没有交往,自己出去接了私活,也不会和人明说,”他将之前手中捏着的那本名簿推到韩文清和叶修面前,“前辈您看,这上头写的项目是‘运货’,地点,是在杭州城。”
 
“运货?”叶修仔细看了看那名簿,上头失踪的二人姓名已被用朱笔圈了出来,二人姓名之后,便明明白白写着“运货”二字。
 
这运的会是什么货,害了二人性命?
 
“前辈是在突然遭遇嘉世追杀之后便重伤昏迷不醒?”喻文州突然问。
 
“没错,卧床一月后才恢复意识。”叶修道,“怎么,在我昏迷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们都是江湖人,大概对官家那些事情都不太关心,”喻文州道,“但前些日子去轮回的路上,我倒是听说了一件事。”
 
“什么事?”
 
“大运河靠近杭州的渠段,有运输官盐的商船侧翻,船毁人亡,十万石官盐没于水下。”蓝雨的掌门蹙眉,“朝廷怕民心惊扰,好似是封锁了消息,但江湖人中总有些小道消息。听说不少人怀疑此事有人从中作梗,想劫了官盐私自贩卖……”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韩文清问,“你有准确的消息吗?”
 
“不巧,到今天,大概得有四个月了。时间和蓝溪阁那二人失踪,还有嘉世突然嫁祸与你正好吻合,”喻文州道,“那五十人怕就是被差遣去劫船的,或者说,可能是被差遣去搬运劫来的官盐的。他们之中可能有人看穿了所运何物,中途后悔,使得始作俑者不得不将他们杀人灭口。”
 
“实在荒唐!”韩文清气得不行,一拳砸向了桌面,力道之重,看得叶修生怕那石桌分崩离析。
 
“诶,老韩,当心把人家的桌子砸了,”叶修拍拍霸图掌门的肩膀,“一般人还真不一定将这两桩事放在一块考虑。江湖与庙堂分离本是不成言的规矩,乐意看我笑话宁愿相信我是走火入魔了的人也多,官盐被劫和我失控杀人,乍看之下也是毫不相关……嘉世为了能在官场上争得一席之地,也算是绞尽脑汁了。”
 
“但还不能判断这事就一定和嘉世有关吧,虽然你们那个副掌门刘皓看上去挺阴险的,但在江湖上名声也还算不错……还有苏妹子,她肯定和这件事情无关吧?”黄少天道,“你是不是还得回嘉世调查?我看这事有难度……”
 
“沐橙应该与此事无关,我之前问过原来的弟子邱非,嘉世虽然暂时没有刁难沐橙的打算,但也可以说是将她软禁在她住处了。云秀有眼线在附近替我盯着,目前还没有什么动静。”叶修道,“至于调查……确实是有难度。之前他们在杭州一带掘地三尺都不曾将我捉住,一定气急败坏,杭州周边的盘查力度也必然加强,若我要单枪匹马去调查,怕是有去无回。”
 
“那个叫包子的丐帮呢?”韩文清问。
 
叶修摸了摸下巴,道:“包子是个奇才,不过是习武方面的,让他们丐帮为我收集收集情报倒不是不行,但要调查清楚官盐被劫和嘉世有没有关系,这可就难为他了……”
 
“要想查清这其中关联,依我看,有几个方向,”喻文州道,“其一,取得嘉世近期的账簿,看看有无大笔进账,私家盐商往往定价极高,非寻常盈利能比。其二,寻查可能藏匿官盐的地点,数量如此庞大的官盐,想毕至今仍不能完全处理。其三,盘问杭州一带的情报贩子,若是嘉世要联系私家盐商,一定得通过见不得人的渠道。其四,跟踪几个嘉世的重要人物,追查他们的去向及与其来往之人,说不定能获得什么蛛丝马迹。”
 
“文州说得在理。”叶修点头,“这几个方向都有调查的必要,而且,得多管齐下。”
 
“找得够人手吗?”黄少天问,“你看看我们这些人哪个帮得上忙的挨个儿问问?虽然辨识度太高好像不太能进行这种操作……”
 
“哦,我想起个人来,”叶修突然笑了笑,“有能力有手段,最重要的是现在的江湖人大概都想不起他什么样子了。”
 
“谁谁谁?”黄少天最受不了他停顿卖关子。
 
叶修撩起眼皮看他一眼,“你家师父,魏琛。”

—TBC—

明后天带妹子出去玩儿~没空更新惹,抱歉大家!
求帮忙捉虫哦,官场啊……推理啊……破案啊……都是我瞎写的【】
官盐的灵感来源是狄仁杰……
求评论求亲亲抱抱qwqqqq

评论(18)
热度(77)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