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是我在打哈欠(* ̄0 ̄)
好好学习。
好好工作。
好好写文。
好好生活。

【韩叶】亡命徒 章9

*老魏上线,本文嘴炮指数直线上升
*节操直线减少【不】
*一个过渡章!好几天没更新了不好意思大家qwq!
*上一章在这里

——

第九章 魏琛

叶修此言一出,三人皆是一惊。
 
“魏老大?”最为吃惊的要数黄少天,当年将尚且年幼的剑圣带回蓝雨亲自抚养长大的,便是蓝雨的第一任掌门魏琛,黄少天和魏琛相处的时间最长,感情也最深。魏琛让位给喻文州的时候,他也想劝魏琛留下,只是魏琛去意已决,自那之后就没了消息。
 
韩文清点头,“他退隐江湖该有七八年了……你知道他的下落?”
 
“哦,之前问过楚云秀。”叶修道,“他还在岭南这一带,现今江湖人怕是没几个认得他了,我去他那儿问一问,指不定能让他重出江湖。”
 
“你有什么法子让他重出江湖?”韩文清不太相信,当年魏琛是服老了,觉得自己不适合再混迹于江湖门派之中了才退隐的,老一辈们都知道,甚至都认为自由自在地隐居去,比执掌蓝雨更适合他。
 
“山人自有妙计。”叶修嘴角勾起一个玩味的笑来,他心道,老魏那样的人,甘心一辈子安安静静不搞事,才奇怪呢。
 
 
“你怎么会想到去找魏琛的?”韩文清问。
 
“前不久才让云秀帮我查的。”叶修道,他在衣袖上擦了擦烟嘴,把烟管送到嘴里叼着,眼睛眯起来一脸餮足。说来是喻文州说他的伤势恢复得挺好,韩文清才准他一天一袋烟过瘾的,可把他乐开了花,“那时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预感,觉得嘉世要拿我开刀,忍不住多想了些,”他小口吸着烟管,道,“不得不给自己留些后路啊,江湖这么大,我还没混够呢。”
 
“你真想让魏琛重出江湖?”
 
“唔。”叶修模糊地应了一声,“你看我现在认识了包子,收留我的人家那边还有个姑娘,都是习武的奇才,不好好教导可惜了。魏琛要是能帮我一把,日后那些孩子必成大器。”
 
武痴斗神,自己钻进武学里出不来了不说,还要兴致勃勃地挖掘后生祸害下一代。要他看来,中原武林该是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地发展下去才好呢。
 
韩文清倒是能理解,他自己也是这样的人,弟子宋奇英将来是注定可以继承他的衣钵的。
 
“不过魏琛那么好找到?”韩文清问,“他可是喻文州的师父。”
 
“老魏这人,太懒了,”叶修嘲道,“老爷子脾气,有那么些放不下蓝雨,又在岭南一带活动久了不想挪窝,好找得很。”
 
楚云秀的探子活跃在江湖各地,这位烟雨阁阁主看在至交苏沐橙的份上给叶修行了不少方便,这次魏琛的事情她也是二话没说就办好了,只不过交换条件是叶修告诉她这么做的原因。
 
“她叫我保沐橙平安,否则饶不了我。”叶修苦笑,“嘉世暂时不敢动沐橙,但迟早会下手的,我们不能再磨蹭下去了。”
 
这么说着的时候,他和韩文清已经走到了魏琛的暂住地之一,一个距蓝雨地界不远的城镇一角。这里盘踞着黑市的住民们,魏琛显然也是他们之一。这些年他在黑白交界的地方也混得风生水起,没让自己吃一点苦头。
 
韩文清和叶修杵在破烂棚屋的门前,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几乎都能感觉到充满敌意的目光刺在背上。
 
“看来老魏在这儿也挺得人心的嘛。”叶修一笑,完全没在意四周那些人复杂的眼神,手臂一抬便咣咣敲响了门,“老魏!老魏!哥来探望你啦!快出来给哥倒杯茶!”
 
韩文清眼瞅着他敲了半天,门内完全没有人应答,道:“狡兔三窟,魏琛不是不止这一个住所吗?不如去下个地方看看。”
 
“嗯……”叶修摸了摸下巴,“凭哥对这货的了解,他那几个小破地方应该都是连在一起的……”他看看韩文清,笑道,“原来蓝雨也给他挖得乱七八糟,我看他这习惯应该还没改。”
 
话音刚落,门内听得咔哒一声,仿佛锁头落地。叶修当即飞起一脚,木门应声而开,下一秒便是劈头而来的一把扫帚,被韩文清眼疾手快地挡了,叶修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俨然一副恶霸进村的样子。韩文清看他那个样子,简直想在心里翻白眼,却还是把屋门带上,隔绝了门外那些住客探寻的目光。
 
室内并没有魏琛的影子,而迎接韩文清和叶修的,远不止那把扫帚。
 
只见屋里那些个板凳杯盘一股脑儿地朝二人涌来,失心疯了一般在空中打着旋儿,叶修看见了上面吊着的银线,心道这老家伙实在太不爱惜家具。
 
只可惜魏琛的阵法,早些年就被他研究了个透,今日这个虽然大有改进,要找到阵眼却也不难。
 
千机伞不慌不忙地撑开,叶修把自己和韩文清挡了个严实,被这些家具砸到虽不至于头破血流,见了老魏也该被笑话——这叶修可不愿意。
 
和那些倒霉家具干瞪眼了好一会儿,锅碗瓢盆哗啦啦碎了一地,这时叶修突然收了伞,千机伞往前一送,墙上的某块砖被触动,半空中杂七杂八的玩意儿抖动一阵,停下了。
 
叶修一皱眉,正想说些什么,还没碎干净的家具全都砸到了地上,几乎是通同一瞬间,脚下的地面开始松动了。
                                
行啊老魏。叶修在心里骂骂咧咧,还算没有退步嘛。他伸手去后面扯韩文清,想把他拽出地面松动的范围,后衣领却被这霸图的掌门先一步提溜住了。哎哎叫唤了两声之后还是没能逃出魔掌,韩文清倒也基本看清了门道,拎着叶修往正确的方向跃去,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叶修竟还有心思冲他翻了个白眼,随后就和他一起跌了下去。
 
“哎哟痛痛痛……”叶修从韩文清身上爬起来,“你身上怎么都是硬的?”
 
韩文清:“……”我怎么还没打死他。
 
两人拉拉扯扯地从地上站起来,各自掸了掸身上的灰。四下看看,两侧简陋的墙壁上点着蜡烛,一路灯火通明。
 
脚步声从地道的拐角处传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只听一人哈哈笑道:“哎呀老叶,我可算是整了你一把!”
 
“怎么你现在布阵的风格这么返老还童吗?”叶修气定神闲地回敬,“还是教文州过家家的那一套?”
 
“哼,”魏琛猥琐地从拐角处探出个脑袋来,头顶还罩着兜帽,“你可得好好感谢我。”
 
“这怎么说?”
 
“嘉世的悬赏,黑市想要的人多得是,”魏琛道,“我认识的刺客可是接了这活儿,你竟还敢往我们的老窝跑,要不是我替你拦了几道情报,你这会儿可不能和小韩在这儿打情骂俏了。”
 
韩文清和叶修的嘴角同时抽了抽,显然对魏琛的用词十分不满,但魏琛这老江湖脸皮厚实,勉强顶得住韩文清一张大黑脸,继续嘴巴一张说着胡话:“你俩这进展也好不过鳖爬了,都十年了还没成亲哪?”
 
叶修一怔,下意识地去看韩文清的表情,果不其然黑得和砚台一般,赶紧把话题扯了开,道:“你这么大岁数了还没个着落,还有闲工夫关心我呢?不如我给你找些事儿干?”
 
魏琛呸了一声,道:“就知道你来找我没啥好事儿,老夫我现在可不是混江湖的了,凡事都得讲条件,你求我给你办事,我得看看价码。”
 
叶修便是笑了:“说点实在的,兵器你想不想要?”
 

—TBC—

老魏这种猥琐流下一章肯定是要搞事情的!
前几天高中同学来京,陪玩了好些天,没有更新不好意思呀!
求帮忙抓虫哦,爱大家!

评论(19)
热度(68)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