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我又拥有了鱼丸给我的头像!!!!!
沉迷学习ing

【韩叶】亡命徒 章10

*抱歉这章拖了这么久……
*总之我终于迎来了暑假,接下来会加油写的!
*上一章在这里

——

第十章 暧昧

“兵器?”魏琛撇了撇嘴,“老夫一个排兵布阵的,要什么兵器。”
 
“你少来,”叶修摸出烟管——一和人聊起来他就想吞云吐雾,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出来的毛病,“黄少天不是你教出来的啊?怕不是觉得自己一把老骨头了不会舞刀弄枪了?”
 
“嗨呀,”魏琛气得叫起来,“也就你说得出这种话来!老夫就该接了嘉世的悬赏把你绑起来送到杭州去!”
 
韩文清听不下去他俩这些毫无意义的对话,打断道:“什么兵器。”
 
“没啥,就一根棍子,”叶修摆手,“不知道谁给起了个傻兮兮的名字叫死亡之手……”
 
话音未落,魏琛直接从拐角阴影处跳了出来,直蹦到叶修眼前,“那玩意儿在你手上?!”
 
叶修瞥他一眼:“不在。”
 
“靠!”魏琛骂了一声,“别白瞎老子感情啊!”
 
“……但我知道它在哪,而且我拿得到。”叶修十分不要脸地说话大喘气了一回。
 
“哎呀仙人板板的!”魏琛气得不行,“给我、给我、给我!这玩意儿只能我来使,老叶 你听清楚没?”
 
叶修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一点不理会魏琛的激动难抑,只呼出一口烟气去,趁热打铁道:“和我走一趟嘉世,你那宝贝保证能回到你手里。”
 
“好嘛!”听到那棍子的名号之后魏琛的态度完全变了,他一巴掌拍上叶修的肩头,爽快道:“你这可是拿我媳妇儿做条件啊?老夫也懒得和你矜持了,看嘉世不爽很久了灭掉便是!事成之后那死亡之手就归我啊,不许反悔!”
 
“行行行,”叶修嘲道,“老不正经的还玩儿矜持呢,收拾收拾你的细软,跟着哥回杭州去吧!”
 
 
“你不回去看看少天?”离开岭南之前,叶修问蓝雨的前任掌门。
 
“不看不看,小子多大个人了,早断奶了。”魏琛边说着,回头看了三次。他的身后就是蓝雨,那个他一离开就再也没回去过的地方。
 
叶修看得好笑,老魏这个人,就是死鸭子嘴硬。
 
这一路回杭州,多亏蓝雨借了叶修一匹马,这才没让他和韩文清又同骑一马。这尴尬虽是免了,魏琛那条驴却让叶修无言以对,虽然魏琛坐在上面毫无违和感,但那小毛驴一颠一颠地跟在两匹马后面,再搭上魏琛……这画面就格外猥琐。
 
“我说老魏,”叶修偏头去看一颠一颠的魏琛,“您老的筋骨还真是利索啊,也不怕颠散架了?”
 
魏琛眼珠子一转,嘿嘿笑起来,道:“老叶啊,你可别看我不顺眼啊,要带我上路的人是你,别怪我打扰你俩私奔啊。”
 
“你可别是一个人的日子过久了得了心病,”叶修嗤他,“看什么事情都要往那方向上扯。”
 
“朽木不可雕也。”魏琛道,“你俩就继续耗着吧,老夫且看着你们啥时候能开窍。“
 
莫名其妙。叶修心道,魏琛这老家伙,一路上突然就格外钟意谈论这种事情来了,认识他这么久,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这是吃错什么药了?
 
可老韩竟然也不骂他两句?以老韩那性子,遇上老魏这种瞎说八道编排自己的人哪里会放过,总不能是因为老魏比他虚长几岁……不,他才不会顾忌什么地位辈分,明明以前连霸图的长老都训斥过……?
 
叶修瞥了两眼韩文清的脸色,发现老对头的表情有些微妙。别人眼里大概是一般的黑,叶修却总能从中看出了些不一样的东西来——霸图的掌门此时正在思考着什么,嘴角线条绷得死紧,眼里也是情绪莫辨……这可奇了怪了,老韩是因为老魏的话才做出这样的反应的?玩笑一样的胡言乱语,老韩那样的人,竟然会往心里去吗?
 
为什么老魏会突然开起这样的玩笑呢?
 
韩文清的罩袍和完好无损的一纸药方,在叶修脑海中一闪而过。
 
不会吧……?
 
说不清是震惊还是什么,叶修脊背一凉。而就在这时韩文清与他对视一眼,视线交汇间,几多复杂情绪仿佛织成了一张网,将二人的心思密密匝匝地粘连在一起。那一瞬间他们明白,他们在思考一样的事情。
 
我又为什么会下意识地去找老韩帮这个忙呢?叶修错开视线,再次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堂堂斗神,嘉世曾经的掌门叶秋,阅尽风霜历经万险,在武学上登峰造极,见到了常人永远不可能看见的风景,也读过了无数人心通晓了世间冷暖,偏偏始终不晓得情爱如何。身在江湖中的,不在江湖中的,倾慕于他的人数不胜数,他却油盐不进,独独在这件事上木讷得像块石头。
 
友人也曾或单刀直入或旁敲侧击地问过,若要说出“你年岁也不小了”云云,他一定要将那与他同年闻名于世的霸图掌门韩文清拿出来说事;若要问何人符合你心中的标准,他插科打诨糊弄过去,却频频想起十年前雪落红梅映满山的场景。
 
年轻的霸图掌门挥拳迎上却邪的时候,叶修确信自己看见了一捧火。
 
于是那火竟燃烧蔓延至今吗?那片叶修不曾触及的领域,只有最初的那捧火存在着,就待叶修意识到的那一天,无声地燎原。
 
快马加鞭赶回杭州的路上,韩文清和叶修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
 
说不清道不明的壁垒横亘在二人中间,只有魏琛乐得看热闹。
 
想在死亡之手这事上扳回一城的魏琛,见到他二人这会儿反倒各自闹起了别扭,别提有多乐呵了。他本来只是想作弄一下叶修,不想二人真有猫腻。心里窃喜自己押对了宝,魏琛的心思竟然还正经了起来,抱着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的心态,他想,眼下这两个不省心的玩意儿懂得纠结了,这是好事儿,等他们想通了,这事儿也就成了。
 
只是遗憾的是,到达杭州地界之后,他们仍然没能想通。

—TBC—

结束了巨累的一个学期,解决了一些事情。
终于可以坐在家里写文了。
很抱歉不会写感情戏了……自己三次元感情方面出了点问题……觉得可能和这个有关……
我尽力写得自然一点(╥_╥)

评论(15)
热度(74)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