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我又拥有了鱼丸给我的头像!!!!!
沉迷学习ing

【韩叶】亡命徒 章12

*大家好我诈尸了!
*给忘记前情的旁友,上一章在这里

——

第十二章 印章

韩文清惦记着给霸图报个平安,当晚找包子借了信鹰往山东送去;魏琛闲来无事,和陈果斗嘴斗得倒欢;叶修依着自己对杭州城近三十年的了解,管老板娘讨了份杭州地界的简图,指导着罗辑找仓库。
 
罗辑果然是个算术的天才,杭州城内十几处大型仓库一经筛选,只剩下不到五处。叶修暗自思忖,认为还是得亲自走一趟这五个仓库,带上罗辑,也许这秀才还能看出些别人看不出的东西。
 
第二日一早众人便各自奔忙,陈果赶早和包子去给一群人提了早点,一点没有独自被留在店里的委屈,反而有些高兴。她一想着这段日子当铺里的热闹便心里满当,反正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就好好地等他们回来。
 
 
有人在调查官盐失窃一案的事情很快传到嘉世。
 
知府方才哄走了几个查案的官员,正满头大汗地坐在嘉世的厅堂里,听到手下来向陶轩汇报,心下便十分焦虑,肥厚的手掌捧着茶杯,本想遮掩慌乱,颤抖的手指却完全出卖了他。
 
“这回又是谁?!”他忍不住问,“别告诉我是那个叶秋!”
 
陶轩阴沉着脸,一边站着的刘皓更是咬牙切齿,虽然他们实在不想往叶秋这方面想,但除了叶秋谁会管这闲事?传来消息的都是江湖肖小,那些官员自视清高得很,断不会求江湖人帮忙……只能是叶秋——叶秋、叶秋!
 
这人怎就这般阴魂不散!
 
想到这里,陶轩情不自禁地狠狠剜了刘皓一眼——这些办事不利的,信誓旦旦保证叶秋没了却邪定是寡不敌众,竟然还让那家伙溜了!这数月过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那人在陶轩眼中俨然成了暗处的蛇蝎,随时可能露面狠咬一口,致嘉世于死地。
 
“货还剩多少?”陶轩岔开了话题,反问知府。
 
“不到两成。”知府放下茶杯,叹道:“雨季食盐易受潮,运输也不便,这几日进度慢下来不少。无论如何,再拖一段时间。”
 
陶轩双眉紧蹙,指关节不住叩击桌面,半晌,才抬头对知府道:“大人今日先请回吧,陶某如今和大人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定会尽快想出办法——不能再拖下去了。”
 
不到万不得已,陶轩是不想把苏沐橙牵扯进来的。她在江湖上的名声太好,又和烟雨阁交情匪浅,如今就是要打她的主意,怕也是不能动粗。
 
“刘皓,”陶轩叫了一声,“去找沐橙姑娘,借她的印章一用。——把陈夜辉叫来,让他继续给我搜,杭州城就这么大点地方,他加上知府的人,难道找不到一个叶秋?就算他找不着,给我扰乱叶秋的行动,让街头巷尾那些卖消息的管好自己的嘴巴,否则叫他们小心自己的脑袋!”
 
 
苏沐橙的别院在嘉世东南方一个十分僻静的角落,叶秋失踪之后,她几乎不曾踏足过院外的其他地方。她也知道这是嘉世地自己变相的软禁,却无可奈何——就算她武功再高,也不可能从嘉世内部逃出生天。
 
别院不远处就是嘉世山庄的边界,她知道楚云秀的探子守在那附近观望,这也是她目前最能够确定自己安全的标志。近日嘉世内部似乎又传开了一些叶秋还活着的流言,如果这是真的……她的那位义兄真的还活着的话,应该是要准备对嘉世有所动作了。
 
那么,离嘉世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也不远了。
 
她心里早做好了准备,所以当陈夜辉带人闯进了她的房门时,她也只是低头缝补一件叶秋的旧衣服,头也不抬。
 
陈夜辉一眼认出来她膝上那件衣服,心下一阵不快,尤其是苏沐橙竟还将那衣服袖口处的嘉世枫叶纹整个拆了,更是让他气闷,当即就恶狠狠道:
 
“苏沐橙,陶长老让你交出你的私印。”
 
苏沐橙不紧不慢地绞断一根细线,抬头冷笑:“陈夜辉,这嘉世可还没明着换血呢,你就知道直呼我的名讳啦?”
 
陈夜辉身后的崔立也暗地里捅了捅陈夜辉的腰眼,提醒他陶轩好歹让他尽量语气放软些。
 
陈夜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下巴几乎要朝天翻起,他道:“沐橙姑娘,陶长老有急事要借你的私印一用,请你将私印交与我等,好让我等交差。”
 
“哦?借个印章,带这么多人啊。”苏沐橙如沐春风般笑起来,仿佛只是在同门口的一大帮人嘘寒问暖。
 
“沐橙姑娘,”崔立见陈夜辉态度不妙,赶忙上前圆场,“大家多日不见沐橙姑娘,都想着前来问候问候,夜辉说话不过脑子,还请你不要见怪。这印章……实是帮派急用,姑娘你看……”
 
“哼,小人。”苏沐橙笑容不改,道:“印章就在我这屋子里,你们要找,请便。”
 
云秀的探子,应该已经发现异常了。她心道,希望找的这段时间拖得够久,够他去寻求帮助……
 
而陈夜辉得了陶轩命令,不敢拖延一刻,当即闪到苏沐橙面前,将一把长刀抵在了苏沐橙脖颈边。他身后的崔立阻止未果,只能由他去,转过身长叹一声。
 
“我们没时间和你纠缠。”陈夜辉一字一句道,“请姑娘交出印章。”
 
苏沐橙毫不示弱地和他对视,半晌道:“印章在柜子的最顶层。”
 
陈夜辉瞥了眼身后的手下,喝道:“去。”
 
那手下顺着苏沐橙的意思从柜子顶层找到了印章,远远冲陈夜辉示意,而陈夜辉正为苏沐橙的配合松一口气,刀口从那纤细的颈子上挪开了半分,不想突变顿生——
 
苏沐橙突然出手,身体后撤避开刀锋的同时右手格开陈夜辉握刀的腕子,还不忘将指尖绣花的银针狠狠扎进他的手腕,左手从膝上布料的下方提起一把弓弩,瞬间朝那手下射去!
 
顷刻间,只听三丈外那手下手中的印章应声而碎,紧接着便响起了陈夜辉红了眼的惨叫声。
 
苏沐橙飞起一脚,直接将他踹出了门外,重重摔在另一个手下的身上。
 
这便叫,鱼死网破。苏沐橙知道自己难逃嘉世的刁难了,却仍觉心中出了一口恶气。她从容起身,将缝补好的衣服迅速而仔细地叠好,便走到崔立的面前,道:“私印只此一枚,毁了就没了,要杀要剐,随你便咯。”
 
她的笑容在照射进屋内的阳光下格外明亮,凝脂般的脸上一双眼睛决绝得让人心惊。
 
——那确实是江湖第一绝色。
 
崔立呆滞片刻,几经权衡,只能道:“苏姑娘这般让在下难做,在下只能……请苏姑娘往地牢委屈几天了。”

—TBC—

嗯我八月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
然后九月初迎新忙得脚不沾地。
反而开学以后闲下来了w
暂时没有坑这篇的打算……
有时间我就会好好写的qwq

评论(12)
热度(62)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