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是我在打哈欠(* ̄0 ̄)
写自己喜欢的人物,说自己想说的故事。
深井冰,玻璃心,安安静静不撕逼。

【全职高手】荣耀妖鬼录(一)

我从期中考的地狱中爬出来了。。。。。。
脆弱的心灵已经被轰成渣渣。。。。。。
来写文吧。
1.本文主韩叶,私设一大堆。
2.全员打鬼,基本架空,有【伪】账号卡拟人。
3.PO主蠢得死,逻辑经常混乱,小学生文笔。
嗯,以上。


陈果,荣耀打鬼联盟注册打鬼人,括号,业余的,再括号。

所谓打鬼人,工作是殴打妖鬼,武器是各种妖鬼,身边是群鬼乱舞的一帮人,有的自己都是妖鬼。

打鬼人这个职业,存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过以往各地域多是自成一派,总观便是一盘散沙。真正改变了这一状况的,就是荣耀打鬼人联盟的建立了,各大流派打鬼人,开始了有史以来第一次与其他流派的大幅度往来 ,颓废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打鬼职业,就此复苏。

各地职业打鬼人队伍,以会员制俱乐部的形式存在于各个城市,这些职业打鬼人,驾驭妖鬼作为武器。那些被收服在一纸黄符里的妖鬼,则被人们称作“附体式神”,他们附体在主人身上,将自己的能力借助给主人去战斗。他们不会言语,绝对忠诚,绝不背叛,却非专一之物,若是被转卖或因其他原因易了主,便是立刻忘却旧主,开始对新主的绝对忠诚。

陈果觉得这个职业简直酷毙了,她拥有自己的附体式神,名为【逐烟霞】,平日她对自己的式神爱护有加,打鬼来的材料,全拿去换来给逐烟霞武装。可她终究只是个业余的小透明,本职工作是个小书店老板。

那个名为【兴欣】的小书店,坐落在H市一角——“日夜散发着诡异的气场”,“路过可以听到鬼哭狼嚎哦麻麻好可怕”——被人们这样评论着。事实上,这里算是个H市业余打鬼人的情报交易地,至于“诡异的气场”,“鬼哭狼嚎”之类印象,陈果也只能泪流满面——放眼望去,打鬼人里,奇葩遍地,逗逼横行,如何能怪陈老板一介女流,弱柳扶风,手无缚鸡之力……呃,不过陈老板,还有个打手。

这位打手是个妹子,名为唐柔,外柔内刚,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修得了水管糊得了墙,拎得了购物袋打得了流氓,简直是正义的化身人民的榜样,括号,兴欣专属,再括号。

唐柔本来对打鬼是没兴趣的,后来被陈果怂恿买了个附体式神来,取名叫【寒烟柔】,然后带着寒烟柔跟着陈果打了几次鬼,觉得挺有意思,便开始了自己的业余打鬼人生活。

业余打鬼人和职业打鬼人,也是会有交集的——在盯上了同一个猎物的时候。

不过一般业余打鬼人会自动避让开。

唐柔跟着陈果出去打鬼的时候也碰上过几次,那是H市的职业打鬼人队伍——嘉世。

第一次碰到陈果没急着拉唐柔走,俩人就远远地看着,陈果是嘉世脑残粉,唐柔知道。然后陈果就拉着她的手,远远指了指,笑道:“喏,柔柔,那个正开炮的美女,我女神,苏沐橙,你看见了吗?”

唐柔视力很好,那妹子又十分显眼,于是她点头:“嗯,看见了。”

“女神好棒啊……”陈果看得一脸痴痴,半晌又指了指苏沐橙身边的一个人,说:“看,那个和苏沐橙打配合的,是嘉世的队长,叶秋。被称作‘荣耀教科书’的,神一样的人啊。”

唐柔定眼看去,有些疑惑:“是那个……戴着一张鬼面具的?”

“对,叶神从来没有摘下过他的鬼面具,联盟每年招新,是要宣传的,他作为队长,也没有出现过。”

不会是长太丑了吧。。。唐柔暗搓搓地想。

“神神秘秘的,但是真的很强很可靠啊,”陈果感慨着,“当时叫你买个战斗法师属性的附体式神,就是因为叶秋和苏沐橙,他们用的就是战斗法师一叶之秋和枪炮师沐雨橙风——你看,我的逐烟霞也是枪炮师,你再是个战法。。。咱也可以做搭档。”

“嗯。”唐柔微笑。

陈果不是没想过进职业队,但她对自己的能力清楚得很,便也只是幻想。唐柔出现后,她问唐柔有没有兴趣去职业队,唐柔用一个耸肩一摊手给了陈果否定的答案。

看来是不会和职业队伍有缘了,陈果想,但是现在这样挺好的。

却是不知道,人生总是充满变数,有那么一些本离自己很遥远的人,却会在不远的地方,在某个特定的环境中,出现在眼前。

他带来的,会是一种崭新的生活。

对于陈果来说,那个意外的人,以一种狼狈而惊悚的方式打破了她平静的生活,在一个月黑风高适合发生灵异事件的夜晚,敲响她的店门后倒在了店前的台阶上,身下尽是血。

正值午夜,唐柔恰好回家去了不在店里,陈果给他结结实实吓了一跳,正犹豫要不要报警,一个人影出现在倒地之人的身边。

高大英武,却是穿得花里胡哨,像从那些时装走秀的舞台上跳下来的; 手里还撑着一把造型奇特的长柄伞,就这样漂浮在虚空中看向陈果。

这是一个附体式神啊。

陈果了然,倒地之人,该是被妖鬼所伤,如此看来,是不能报警了。

可是……她看着地上伤势不妙的男人,却也不知道怎样去救,毕竟她的式神不是治疗属性。

似乎是看出她的疑虑,那个附体式神丢了个小治疗到自己主人身上。

这时倒地之人缓缓撩起眼皮,艰难地抬头看向陈果,开了口,嗓音沙哑得厉害:
“收留我吧,别担心,死不了。”

男人苍白的脸,浑身的血,让陈果根本没法不管,周身散发出一种名为“圣母光辉”的气场,差点让狼狈不堪的男人不忍直视。于是陈果决定收留他,招呼了一下那个奇怪的附体式神,合力把那男人扶进了店里。

一楼没有多余的客房,只有储物间里有张小床,陈果把男人扶进储物间,那附体式神就开始时不时扔一个小治愈术,陈果也忙前忙后找医药箱、找一些用于治疗的符纸,一人一式神忙活了一晚,男人的伤总算是处理好了,陈果累得往椅子上一瘫,心里开始猜想男人的来历。

这么重的伤,是很强的妖鬼造成的吧?一般业余打鬼人不会去找这样的妖鬼吧?难道说,他是职业的?如果是,那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不知道能不能让他帮自己去要个签名。

清晨的阳光照进来,柔和明艳,榻上沉睡的男人仍然脸色苍白,却被阳光照得不太真实。陈果定睛看他,那张脸上五官确实还是不错,看上去像个不错的人。

事实证明,陈果is图样图森破。

男人只是在闭眼睡觉的时候看上去有欺骗性,容易让人以为他不是一个嘲讽而无下限的货色。

一天两夜过去男人悠悠转醒,陈果推门进来就见他望着窗外发呆。

“醒了啊?”陈果有点开心,“饿不饿?”

“嗯。”男人看着懒洋洋的,挺漫不经心。

“我想着你今天会不会醒,给你准备了早餐,你起得来吗?”

这两天那个附体式神时不时会冒出来扔个治疗,所以男人恢复得挺快,但下地还有点难度,于是他让陈果帮忙把早餐端过来在床上吃。

“你叫什么名字?”陈果把餐盘递给他。

“叶修。”男人接过餐盘,“谢了啊,老板娘。”

“你怎么会伤成这样?”

“唔,被围攻了。”叶修像是真的饿了,头也没抬开始吃早餐,看那样恨不能多长几只手出来投喂自己。

“你是职业的?”

“算是吧,不过现在不是了。”

“……”这个陈果没继续问下去,毕竟离开自己的队伍,对于大部分职业打鬼人都是不开心的事。

叶修吃完早餐又开始昏昏沉沉,却还记得对陈果说一声谢谢相救,希望伤好后可以留在店里打杂。

“我无家可归了,收留我吧,老板娘。”

陈果听得出这话里真实的一抹悲切,心软道:“可以啊……不过你现在只要把伤养好就行。”

叶修笑了一下,陈果没再打扰他,出去看着书店了。

叶修并不是很舒服地翻了个身,身体还痛且沉重着,提不起一点劲来。

老韩整天扬言要拆了我,他迷迷糊糊地想,虽然从来没实践过,但是估计拆完就差不多成现在这样了吧?

这是他睡过去之前最后一个念头。


—TBC—


昨晚打字打到一半又睡着了OTZ
小伙伴们酷爱来,求勾搭!【看我真诚的双眼】
有什么没逻辑的地方欢迎指出!


第二章在这里

评论(4)
热度(68)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