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是我在打哈欠(* ̄0 ̄)
好好学习。
好好工作。
好好写文。
好好生活。

【韩叶】兔子苹果

*深夜小甜饼,小心蛀牙小心胖❤
*人老了只会写甜文了真的
*maybe原著时间线

01.

嘉世成立的第一年,他们的小队长叶秋十八岁。刚成年的半大小伙子,尚未摆脱少年人的稚嫩,虽说嘴上不饶人,到底还是讨人喜欢的。队里,游戏里,同队的都是哥们儿不说,对手也不见得就是敌人,只要是聊得来的,他都想去交往。所以当时霸图同样年纪的队长韩文清第一次带队到H市去比赛的时候,叶秋听说他之前没来过,便邀他留下来玩儿几天,说要好好当地陪,保证不让韩文清失望。

十八岁的小韩同志竟然信了这鬼话,想着之后该春假了,离过年却还有好些日子,霸图这一场刚输给嘉世,他心里梗着还想找叶秋复盘……种种原因加在一起,真就把他留了下来,把叶秋给高兴坏了。

嘉世给叶秋和苏沐橙租的房子并不大,只够他们俩住,韩文清只能和叶秋挤一张床,俩人头天晚上就扎在一起先是复盘后是在竞技场打到后半夜,最后一把是凌晨四点,过于兴奋的叶秋提出这把要是自己赢了,韩文清得答应自己一件事,虽然表面看不出来但脑子也过于兴奋的韩文清又一次敲开竞技场,答应的声音和开场的音效同时响起。

——而结局确实是喜闻乐见的,叶秋残血险胜,艰难地赢了。

“好吧。”过了半天,韩文清转过脸问他,表情不太好看,“你想让我做什么。”

叶秋也是个奇怪的,他一开始就不怕韩文清那张黑脸,虽说第一次见的时候视觉冲击是挺强的,一见韩文清他还以为那是霸图雇来和他真人pk的,等他知道那就是韩文清之后反而不怕了,上前就能和人勾肩搭背,直看得两队队员目瞪口呆。

于是这会儿叶秋也不怵,眼睛猫似的转了转,猫似的眯起来,嘴角再猫似的弯起一点儿,只差没喵喵叫两声了,才道:“我还没想好呢,要不……咱们先睡吧?”

韩文清老大不情愿地退了游戏,面部线条紧绷着和叶秋躺在了一张床上,大概是心有不甘过了头,大半夜的直抢叶秋被子,叶秋也是真累了,愣是没察觉,第二天一早苏沐橙敲门叫他俩,叶秋睁眼便连打几个喷嚏——光荣感冒。

“都赖你。”叶秋这会儿才完全夺回自己的被子,吸溜着鼻子仰面躺着,嗓子哑了都要谴责韩文清半夜的报复行为,“我今天本来还想带你出去逛,现在可逛不成了。”

韩文清还真有些老实的愧疚,毕竟早上起来的时候叶秋身上是真真一块被子角都没有,任谁也看得出来罪魁祸首是韩文清。这会儿苏沐橙被叶秋好说歹说劝去上课了,家里只剩下手足无措的韩文清对着病人,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十来岁的韩文清哪里有什么照顾病人的经验,只能在叶秋边上干坐着,时不时给人换块毛巾。

叶秋见他那硬邦邦的样子,觉得有意思,忍不住就想逗他,眨了眨眼睛,鬼主意就直往外蹦。他道:“老韩,厨房里有苹果,你去给我削一个呗。”

韩文清心想削个苹果这种事自己还做的来,正准备抬腿走,就听那病恹恹的老对头瓮声瓮气地补充:“记得切块,皮削一半,切成那种兔子形状的。”

“???”韩文清如临大敌,“我削不来。”

“就当是你昨天输给我的那个要求呗。”叶秋不安分地把手伸出来,想把额头上的毛巾再往上推推。

“手掖回去!”韩文清下意识地凶他。

叶秋吓了一跳,毛巾滑到一边,韩文清有些尴尬,僵硬地走过去把毛巾拖回正确位置。

好吧。他屈服了,也许是因为愿赌服输,也许是那块毛巾提醒了他昨晚是他自己抢了被子,也许是不觉得自己有啥做不到的。

于是等叶秋昏昏沉沉地眯了半个小时,韩文清总算回来了,手里一个盘子,表情前所未有地难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发了多大脾气。叶秋努力抬起脖子想看盘子里的东西,眼珠子恨不得抬到韩文清那个高度去。韩文清看他肩颈一带的被子完全漏了风,一手把他压了回去。

韩文清坐下来,叶秋才看清他那些奇形怪状的苹果,直笑得毛巾又一次掉了下来,而韩文清的脸色越来越黑。

且看盘子里那些苹果兔子,无一不是缺胳膊断腿,耳朵全然没有完整的形状。看出霸图这一往无前的队长对待食物也是大刀阔斧,虽然这些小玩意儿没个兔子的样子,却是有棱有角,活像某种肌肉横生的动物,倒是很配得上亲手做出来的那个人。

韩文清失望得很,当即就想说别吃了,叶秋却不肯他倒掉,一口一个吃下了肚,只留下两块给韩文清自己。他本也只想逗逗这一本正经的人,却莫名发掘出这对头的可爱之处来,一时间心满意足,也不瞎折腾了,好端端闭上眼睛睡了。

韩文清没见过叶秋这么安静的样子,不知不觉竟盯着看了许久。床上呼吸灼热的少年像是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畅快地休息过,苍白的脸上一对乌青的眼圈格外让人心烦。

盘子里还有两块苹果,挨在一起,叶秋就着吃过的牙签戳在其中一只身上。韩文清把两块苹果吃了,觉得自己也像要感冒了,脑子发懵。

十八岁的韩文清不知道,在今后的很多很多年里,他仍然时常给他的老对头削苹果,偶尔也削成兔子的形状。那些兔子也渐渐从缺胳膊断腿的肌肉小动物,发展成了看得出形状的肌肉兔子。老朋友到家里去的时候看到,笑着问苹果怎么切成这样,怕不是两个老家伙恶意卖萌,叶修却笑眯眯地说:

“这个叫霸兔,一口一个,强身健体。”

韩文清嘲他:“你吃了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你壮。”

“咳……你懂不懂我在夸你。”

后来霸图真的做了几只有棱有角的兔子当成周边拿出去卖了,反差萌太严重一时间还到了脱销的地步,叶修就要说,好亏,我又帮霸图赚了好大一笔钱。

韩文清还没接话,他就又笑起来,不过霸图最贵的韩老队长已经是我的啦。

十八岁的韩文清不知道,他在未来的无数个日子里,会和年轻时的对头吵闹、散步、亲吻,过每一天都很热闹的生活。这时候的他安安静静地照顾病人一整天,给人喂粥的时候还差点被咬了手腕子——叶秋睡迷糊了。

夜里病号的体温降下去了,家里也没有其他地方给韩文清睡,他就继续睡在叶秋边上,临睡前努力暗示自己不要抢人家的被子。

半夜的时候叶秋醒了,他睡了一天,精神状态好得不得了,转头一看,韩文清老老实实平躺着,面部线条刚硬,再没抢自己的被子。

他想伸出手戳一戳那人睡着了还皱着的眉头,拼命克制住,一边心想这家伙应该很早就会长皱纹吧。

哎,那以后就多逗他好了。叶秋把头缩进被子里,不知想到什么无声地笑了笑,闭上眼,飞快地规划了一番第二天的出游计划,马上就又睡过去。

从这一天起大名鼎鼎的叶神就仿佛是对兔子苹果有了什么执念,逮着机会就让韩文清给他削,一开始都是赛后复盘完了竞技场,赢了就要吃,后来就耍起赖来,让韩文清好一番哭笑不得。

十多年后,二十九岁的叶修接受了电竞周刊的采访。

“叶神退役之后在家都喜欢做些什么呀?除了打游戏?”

“呵呵,养生呗。早睡早起遛狗散步,多吃蔬菜多吃水果。”

“叶神喜欢吃什么水果?”

“这个嘛……苹果,长耳朵,有棱有角的那种。”

—END—

写完就去复习期末考了……
求评论求交往【喵头鹰球滚来滚去.gif】

评论(5)
热度(186)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