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我又拥有了鱼丸给我的头像!!!!!
沉迷学习ing

【马场林】诞生日おめでとう

*小甜饼一发,激情产粮了
*林林真是无敌可爱,昨天补完前4集之后满脑子奇怪的想法【跪

——

“话说回来,林林,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某一天,马场突然这么问。

“啊?”林把目光从电视上拔起来,不快地看了一眼马场,“问这个做什么?”

“好歹是同居了嘛,借生日的由头偶尔庆祝一下也不错。”马场把手里的啤酒搁在桌上,毫不客气地坐到林身边,两条胳膊张开,摊在身后的沙发上。

“啧,不需要。”林兴趣缺缺,马场提出的建议此刻在他看来并不及肥皂剧重要,他全神贯注,满腔想要吐槽的情绪,完全没注意到马场放在他身后的那只手,悄悄把他划进了马场怀抱的范围内。

知道林不喜欢在看电视剧的时候和人谈话,马场也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林有些紧张的侧脸看上去非常漂亮——看来这肥皂剧正演到关键的部分——电视的光线映在他眼睛里,星子一样闪烁。

“什么啊混蛋!!”林突然狠狠捶了一下沙发,“就这样原谅那个人渣了?!这时候杀了他才对吧!!”

马场完全没有注意电视在演些什么,闻言看上去十分好脾气地笑了:“这只是普通的言情剧啦,没什么杀不杀的吧?”

林噎了一下,表情十分不痛快,但意外地没有反驳,似乎马场的话提醒了他自己看电视剧的理由。

——了解普通人的生活。

林憋屈地把腿收到沙发上,整个人蜷起来,他比起马场本就算得上娇小,这样一来仿佛是窝在马场怀里,马场带着点笑意又往他那里靠了些,他浑然不觉。

等到电视剧播完,林保持着蜷缩的姿势静静呆了一会儿,转头想和马场说些什么,才发现那人的脸近在咫尺,甚至毫不掩饰直白的目光。

“干什么啊混蛋!别吓人啊!”林猛地往后一弹,后背却撞上马场的手臂,他这才意识到两人的姿势,一边红了耳朵一边想朝马场大喊大叫。

“抱歉抱歉,不小心凑太近啦。”马场笑着连连道歉,看不出真心假意,他见林没有要和自己计较的意思,便厚着脸皮问,“林林刚才想和我说什么?”

“……”林瞪着他,一副不想说的表情。马场也不催促,笑着等他把喉咙里堵着的话吐出来。

“11月……24日。”林艰难地开口,下颌的关节仿佛生了锈,“我的……生日。”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人为他庆祝过,按理说他该不记得这么一个日子了。可等他说出口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对于最初那几年的那一天,竟仍然印象深刻着。老树和落叶,侨梅拍拍手上的污渍,自掌心里亮起一点烛光。

“生日快乐,哥哥!”

现在这里有个白痴,说要给他庆祝生日。林确实渴望着普通人的生活,哪怕是通过戏剧化的表演。庆祝生日之类的,也许这会是普通人做的事情吧……既然如此,告诉那人也无妨。

“那不是快到了嘛!”马场看上去有些跃跃欲试,“我记得林是19岁?也就是说,马上就要成年了——?”

“唔……”林鼓起脸,“在中国我已经成年了!”以前也是,张和那些混蛋总是把人当小鬼,明明没有几个比自己身手更好的杀手……

“但你现在在日本嘛,入乡随俗。”马场忍不住把手放在林的头顶,轻轻揉了几下,不过,林平时看上去真的……不像个孩子。

“啰嗦。”林不耐烦地把他的手挡开。

“那就交给我办咯?庆生的事。”

“随你便。”林别过脸,一副并没有很期待的表情。

马场笑了几声,凑过去吻林发红的耳朵。

全都暴露了嘛,笨蛋。

——

到了11月24日,林一大早就被马场叫醒,他没有睡好,脾气也不太好,在镜子前面化妆的时候被格外话多的马场气得踹了他两脚。

他不知道马场有什么安排,不过有人陪他逛街还是很让他开心的——马场把他拉出了门,说暂时只有我们两个人。

林注意到了他话里的“暂时”,心脏颤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没有余裕去想象马场的其他安排了,到了商场里他的注意力就全放在了漂亮的衣服鞋子上。起初他还挺担心马场这个白痴会不会做出类似“你挑衣服我付钱”的事来,但看上去马场只是在尽职地陪他四处试衣服,这让他很是松了一口气。

要是马场真那样做了,他反倒会怀疑马场是脑子坏了在柜台痛批他的浪费吧。

白天一晃眼就过去。

回到住处的时候林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马场感觉到他的僵硬,嘴角翘起来,走在他前面掏出钥匙。

“是很俗套的剧情哦,林林。”

钥匙插进了锁眼里,林咽了一口唾沫。

“不知道符不符合你的期待啦。”

门开了,房间里突然亮起了灯,马场迅速地让到一边,复仇屋的人拉响了礼花。

林愣在门口,满身彩纸的碎屑。

是一样的,和想象中是一样的。他心想。确实是很俗套的剧情,但是……

“林,生日快乐!”

屋子里的人冲他喊道。

复仇屋、情报屋、拉面店的老板、牛郎、刑警、美容医生、杀手小哥……什么嘛,这不是那个名字可笑的棒球队全员到齐了嘛。

马场靠在门边上,对他伸出手,“别感动哭了哦,寿星。”

“谁会哭啊。”林低着头,把自己的手递给马场,那人不由分说地把他拉进室内,把深秋的严寒关在门外。

冬天将要来了,博多的室内依旧温暖如春。

——

“今天开心吗?林。”等众人散去后,马场自觉地收拾残局,林坐在沙发里,酒劲还没有消退。

“……唔。”他的胳膊横在脸上,喉间发出几不可闻的肯定。

马场得到他的回答,嘴角弯了弯,把最后几个碟子放进碗柜。他进厨房洗了手,甩着水出来,走向沙发上的林。

“喂,马场,”林依然把手臂横在眼睛上,只有嘴唇细微地开合,“……谢谢。”

“不客气~”马场轻快地坐到他身边,“怎么啦?喝多了头晕么?”

“我成年了。”

“诶?”

“所以说,”林豁出去一般,提高了音量,但手臂仿佛粘在脸上一样不愿放下,也不让马场看清他的表情,“我成年了!所以,你……你……你这混蛋对我出手不算犯罪了吧!”

马场一愣,随即大笑起来,林被笑得面红耳赤,将要骂出口的话却无论如何不能冲开紧咬的牙齿。他就那么挡着脸从沙发上跳起来,似乎觉得丢够了人准备回房间去了。可马场猝不及防地拉住了他另一只没有用来挡脸的手,力道大得惊人。

林没有防备,整个人倒在马场身上,他开口正要骂,却被马场抱起来吻住了嘴唇。

两条舌头密不可分地交缠在一起,令人羞耻的水声随着每一次搅动响起。马场的手不知什么时候从腰间滑向了大腿,手指伸进黑色的丝袜在敏感的皮肤上流连。

“林林竟然会主动提起呢,我是在做梦吗?”接吻的间隙,马场附在林耳边问,“我很开心啊。”

“闭嘴!”林努力忍着拨开马场作乱的手的冲动,在马场被扯开衣料的肩颈处咬了一口。

马场撩起林的裙摆,又在林红透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生日快乐哦,林林。”

是春天的恶魔在他的耳边轻声细语吧。林心想。

—fin—

评论(11)
热度(148)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