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我又拥有了鱼丸给我的头像!!!!!
沉迷学习ing

【全职高手】妖鬼游园(下)

终于撸完了。。。
爆字数好不容易。。。
撒糖!拼老命撒糖!!!
cp林方!
老林生日快乐!!!!!
本章可以起个副标题——逗比方的心路历程【快够】


那只身上长了青苔的石狮子还戳在那里。
方锐在过山车四周找了一圈,就看到它仍然像张着嘴看着过山车。

“你在看什么?”方锐坐在它旁边的凳子上问它,他这会儿饿得不行,走路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看人。”狮子说,“他们的尖叫很好听,表情很狰狞,好玩儿。”

方锐:“……”完全不能理解好么。

“和妖怪搭话不是什么好主意。”狮子仍然没有改变它的姿势,“不过我知道你,刚刚一只猴子告诉我,你在找人——你也要我帮你一起找?”

“如果可以。”方锐说。

“好吧。”狮子跺了跺脚,方锐顿时感觉一阵空气的波动横扫过来,强烈得让他差点呕出来,狮子巍然立着,半晌后对他说,“喏,我停止了那辆车的时间,你上去找找?”

方锐抹了把冷汗,悻悻笑道:“我觉得他不会在上面……他也在找我啊。”

狮子终于舍得把目光从过山车上一张张扭曲的面孔上移开来,它转过身看着方锐。

“那就有点问题了。”狮子说,“我得想想开什么条件。”

方锐发现今天自己无语的次数达到了历史新高。

“啊,想到了。”狮子说,“找到人以后帮我把身上刷一遍吧,我背着这一身青苔跑起来很累的。”

“看着是挺累的。”方锐点头,“我答应你。”
狮子发出一阵嘹亮的笑声,直接在方锐面前消失了踪影。

方锐又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找了。

看眼手表,三点零二。
怎么这么闹心啊!

早知道会这样,就不带老林去鬼屋了!早知道会这样,就不去管那个耍流氓的小鬼了!早知道会这样,就不带老林来游乐园了!

方锐边漫无目的地一路直走一路找,边各种后悔地咬着牙。

如果找不到,岂不是自己把老林害死了!
怎么能这样呢?
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越来越接近和那个鬼约定的时间了。

方锐发现自己又绕回了湖边,却不是之前遇见那条鱼的地方。

游人来来往往,一架秋千被冷落在那里。

如果在这里等,老林会不会找到我?方锐产生了这样的念头,几乎是鬼使神差一般,他走向了那架秋千。

他想起幼年时自己第一次遇见林敬言的时候,就坐在学校的秋千上。*

还剩十分钟。方锐有点恍惚,十分钟后林敬言还没找到自己,他们就要一起死了。

好难过。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短,期间又经历了各种波折,方锐很想好好珍惜,可是他一直没心没肺的,好像……挺过分的。

林敬言一直宠着他啊。

林敬言那么好的人,要被他害死了。很难过,很后悔,却又有一点点小庆幸能和他死一块。

要被叶修嘲笑死了。方锐苦恼地想,而且还有好多想和老林一起干的事儿都没来得及做……

“人类,我们还没找到他。”猴子和狮子的声音同时响起,“非常抱歉,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

“好啦……很谢谢你们的帮忙……真的。”方锐眨了眨眼睛,逼迫眼泪倒流,“全是我的错——那条鱼呢?”

猴子摇摇头,狮子叹口气,方锐便知道没戏了。

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方锐觉得胸口闷得发痛,喘不过气来,肚子还饿,头昏眼花,整个人都处在不太好的状态。

“我要死了。”方锐对狮子猴子说。

“我们很难过。”狮子猴子异口同声道,狮子是石头做的没什么表情,猴子真的看上去很难过,全身的毛都是蔫的。

“还有五分钟。”方锐轻声说。

鱼也在湖面上冒了头,对他无奈地摆了摆尾巴,于是方锐觉得差不多没戏了。

他低着头坐在秋千上,一片寂静中他仿佛听到时间流逝的声音,他突然想到,还有一个可能性——

除掉那个小鬼。

他攥紧了拳头,然后突然想起来,今天没把海无量带来。
妈蛋!!!!!!谁来约会会带凶器来啊!!!!!!而且海无量特别喜欢当电灯泡!!!!!!方锐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

“方锐——!”

诶?老林的声音?我不会是太想老林了产生幻听了吧?

“你在这里啊……还真是穿过了整个游乐园才找到呢。”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掌心的温度传递过来。

“老林?”方锐不太敢回头——万一是那个小鬼故意来气他的呢!

“嗯,我差点以为找不到你了。”

方锐回过头,那双透亮的眼睛里噙着闪闪泪光,果然是联盟出名的真诚的双眼,能很好地表现出方锐的情感。

委屈,喜悦,惊异,自责……各种各样复杂的情感渗透出来,映在林敬言眼里。

林敬言很喜欢方锐的眼睛。

每次看他的眼睛,都像推开了一扇窗,看见的是五彩斑斓的景象,活泼而充满生机。

“我找到你咯,方锐大大。”林敬言蹲下身让两人的视线齐平,手从方锐肩膀处移到了他的头顶,轻轻揉揉,带着安抚的意味。

“我以为我要害死你了……”方锐抽抽鼻子,觉得有点难为情。

“没事,时间还没到不是吗?”林敬言轻声说。

“嗯。”方锐看他,“如果时间到了我们要死了,你会恨我吗?”

“不会,”林敬言摇了摇头,“你是好意带我来,而且我答应过你要找到你,我不会食言。”

方锐特感动正要说些什么,身后石狮子和猴子却发出了动静,回头看去,它俩挤成一团,正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你怎么和它们在一起?”林敬言奇怪地问,“我看它们到处去搞破坏翻东西,差点把它们赶出去。”

方锐:“……其实是我让它们帮忙找你。”本来觉得这是个好主意的嘤!

“真是,我看见它们都绕道走,怪不得找不到你。”林敬言特别无奈。

“对不起啦……”方锐转回身低头不看他,“老林你一直在笑。”

“嗯?对啊。”林敬言很奇怪他这会儿为什么会说这句话。

“你对每个人都一直在笑,不管开心还是不开心。”方锐小声说,他觉得纠结这个问题的自己蠢透了,“所以我不知道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不知道你开心还是不开心。”他自暴自弃般靠在秋千架上,“我知道自己没心没肺的啦特别不敏感,所以……挺不知道该怎么办的。”

“你是没心没肺又迟钝……”林敬言说。

方锐觉得膝盖中了一箭,听到老林亲口说出来还是有点残忍的嘤。

然后他听到林敬言的脚步声,是他绕过秋千的椅子站在了他面前。

他们两个互相看着,一个眼里全是温柔,一个眼里半含愧疚半含委屈。

“可是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林敬言说,“和你在一起,心里是亮的——可能这个形容不太好,你自己脑补一下那种感觉,和别人在一起不会有的感觉。”他笑起来,在夕阳余晖里看起来特别温暖的样子。

“谁叫我喜欢你呢,方锐大大。”他说。

方锐看着林敬言弯着的眼角嘴角,觉得这场景太甜简直像在做梦。

“老林我也喜欢你!!!”方锐猛地从秋千上蹦下来扑到林敬言身上,“生日快乐生日快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会努力对你好的!!!谁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帮你揍他谁也不能欺负你我罩你!!!”语无伦次的方锐像是被黄少天附身了喋喋不休,林敬言伸手拍了拍方锐的背,说:

“能被方锐大大罩着,我的荣幸。”

“棒!”一个声音喊道。

“诶?”方锐从林敬言身上下来,四下望了望——那小鬼的声音?

“嘿嘿,我一直、在旁边看你们!”小鬼的身影出现在二人斜上方,“看你们、表白!!!”

林敬言:“……”
方锐:“……”

“看来、你们赢了~”小鬼欢快地说,“现在、我要履行、诺言了,嗯,要等到、天黑,反正你们、还有事做。”

林敬言奇怪:“什么事?”

方锐心虚地看看石狮子和水里欢脱的大鱼,说:“我答应了它们一些条件,它们才去帮忙找你的……”

林敬言扶额,问:“什么条件?”

“就……帮狮子刷个青苔,然后……”他脸上泛起可疑的红晕,“然后……在鱼的湖边亲、亲个嘴!”

林敬言简直要笑出来:“这都什么啊!”

“它们定的条件!”方锐愤怒去指石狮子和鱼。

“那猴子呢?”

“我陪它坐了海盗船……”简直不想回忆!

林敬言若有所思:“怪不得我在路上听到有人说海盗船那里有个逗比买了三排座位的票一个人坐上去了……”

方锐:“……”好想把自己埋起来。

“反正,就履行约定吧。”日头偏西,这游乐园偏僻的一角已经没有人,林敬言拉着方锐走到鱼的面前,对鱼说:“你看好了啊。”

鱼拼命点头。

林敬言扣住方锐的后脑,缓缓低头——

方锐闭上眼睛。

这是一个长吻,温润缠绵,他们吻得很投入,观众们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不发出一点声音。

半晌,林敬言微微起身离开方锐的嘴唇,在他的额头上又轻吻了一下。方锐没那么高,只抱住林敬言的脸在腮帮子上响亮地“吧唧”一声。

“去结婚!”
“YOOOOOO——!”
“我上次捡到了九块钱!”

观众爆发出一阵呐喊,把两人吓了一跳。

“满意吗?”林敬言问鱼。

鱼半个头泡在水里,咕噜噜吐出一串起泡:“满意……咕噜噜……好棒……咕噜噜……”


比较麻烦的是帮石狮子刷青苔,两个人劳动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彻底刷完,累瘫的两人靠在一起看着狮子一身轻松地蹦来蹦去,一时都没说话。

方锐的腹部传来了响亮的声音。

“好饿……”方锐快哭了,“老林我没吃午饭……”

林敬言大惊,心疼地摸摸方锐,“我这里还有点饼干你拿去吃。”

方锐立刻开始啃饼干。

“累了吧?”小鬼走到他们面前,“天已经黑了。”

“你要带我们看什么?”林敬言问。

“马上就能知道啦。”

小鬼笑着开始转圈,一圈又一圈,停下来的时候,他变成了一只鸟,高大美丽,拖着长长的尾羽旖旎多姿。

“我的名字是鹓雏。”小鬼的声音响起,高贵的鸟儿低头,漂亮的眼睛看着林敬言和方锐,“你们可以坐到我的背上来。”

方锐咽下最后一口饼干和林敬言对视一眼,二人从秋千上站起来,互相拉扯着爬上了巨鸟的背。

“拽着你的毛可以吗?会不会痛?”方锐问它。
“不会啦,你们抓牢点!”鹓雏扑扇翅膀,扫起尘埃,然后腾地而起。

三只妖怪或挥爪或甩尾向他们告别。

“谢谢你们!”
“再见啦!”
“要幸福!!!”

方锐喊着:“再见啦——!”

鹓雏振翅飞向高空。

夜风从耳边刮过,带着清冽的气息,夜色深,月半弯。

在鹓雏开始保持一个高度飞行时他们可以俯瞰整个城市。

万家灯火星河般璀璨。

“老林,快看下面好漂亮!”方锐孩子一样嚷嚷。

“看见了。”林敬言只看了一眼就移回视线盯着方锐。

就是这样的表情,这样的眼神,方锐总是能发现很多惊喜,露出开心的表情,眼睛里流光溢彩。

感染力很强,所以让别人看了他的表情就开心。

“看前面!”小鬼的声音传来。

两人同时抬头,同时怔愣。

有什么闪烁着的东西在前方汇成星河,蓝光点点,比水晶更璀璨,升腾着,雀跃着,云雾缭绕,如见仙境般让人几乎要滞住呼吸。

“人类欢庆的日子,妖鬼们也会想热闹一下的。”鹓雏说,“这可不是一般人能见到的景象。”

“这也……太漂亮了……”方锐喃喃,这样的景象似乎能唤起幸福感,他握住了林敬言的手。

“能跟你一起看,太好了。”方锐扭头看着林敬言,“生日快乐,老林。”

“谢啦,方锐大大。”林敬言凑过来在他唇上碰了一下,“我也觉得太好了。”

鹓雏唱起了歌,歌声妙不可言,似乎是带着远古时期的悠远绵长。

林敬言看着方锐,方锐看着林敬言。

和你在一起,很开心。

他们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出了这句话。

然后不约而同地微笑。


后来也是鹓雏把他们送回去的。

叶修看着停在兴欣门口的巨鸟嘴里的烟差点掉地上,然后朝屋里嚷嚷:
“老板娘这里有只神兽快出来摸一下兴欣就会发大财!”

陈果一阵风一样冲出来,喊着“哪儿呢哪儿呢”,就见方锐和林敬言从巨鸟背上爬下来。

“没事儿老板娘我的黄金右手已经蹭过啦!有我,兴欣发大财没差了!”方锐得意洋洋地冲陈果招招手。

“我先走啦!”鹓雏拍拍翅膀,“要去玩,你懂的。”

“嗯我懂。”方锐点头——妖鬼游园聚会嘛!

鹓雏在兴欣上空盘旋一阵,叫道:“忘了告诉你们——我是瑞兽不能杀生,所以之前说要吃掉你们是逗你们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它留下一串笑声,潇洒地飞走了。

世界静了几秒。

“我、次奥!!!!!妈蛋啊!!!!!!”
这是方锐的声音。

“方锐大大别激动!”
林敬言。

“怎么了猥琐方又给人耍了?”
这是叶修。

“说来话长……”
林敬言揽着方锐笑得无奈。

“老林你放开我要去揍它一顿以解心头之恨!!!”
鸡飞狗跳。

“你不饿吗?”
林敬言一语中的。

“……饿……”
方锐瞬间安静下来。

“啧啧啧,哥的眼睛……”叶修没夹着烟的手似模似样地挡了挡眼睛,“你俩注意点影响,秀分快啊。”

方锐白了他一眼:“你没资格说我们。”

陈果和林敬言见两人又要开始互喷垃圾话,赶紧制止,叶修表示不屑与方锐争吵,上楼去了,陈果帮着林敬言煮吃的,方锐边说着“叶不修肯定因为老韩不在是嫉妒我了”边等待投喂。

林敬言和兴欣一众吃了生日大餐,又陆陆续续收到了其他朋友的祝福。

充实的生日呢。林敬言笑眯眯地想。


—END—


重复一遍!林敬言大大生日快乐!
以及又刷了一句话韩叶╯▽╰
昨天打字又睡着了。。。OTZ
已经逃不出这个结局了吗。。。(′ロ`)

评论
热度(30)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