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是我在打哈欠(* ̄0 ̄)
好好学习。
好好工作。
好好写文。
好好生活。

【韩叶】流浪琴师(一)

叶修大大的生贺,零零散散写了有点多,慢慢来。。。
反正篇幅应该比较短,不会影响荣耀妖鬼录更新。╯▽╰
这是一篇Policeman韩×Musician叶的故事。。。
估计BUG会很多,欢迎指正【没人理系列】


韩文清第一次见到叶修,是在一个被重点观察的酒吧里。

很小的酒吧,他刚去时没几个客人,角落里摆着一架钢琴,叶修就坐在那里,昏昏暗暗里韩文清隐约看见他半垂者眼,嘴角似乎有一抹弧度,身上穿着一件西装,不是很新的样子。

昏暗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他的手指。

氤氲的光影下,他的手指苍白纤长,每一根线条都柔美得不似男人的手,朦胧得似乎带了一层光晕,在琴键上轻快地舞动,指尖流淌出优美的音符。纵然韩文清并没有听过什么钢琴曲,也能感觉到他弹得很好,只是不知道怎么去形容。

韩文清坐在吧台边上,目光全被他吸引去,酒保本来看他黑着张脸差点把钱包交出去不敢和他说话,这会儿却是拿暧昧的眼神瞥他,笑道:“哥们儿,看上他了?”

韩文清被问得一愣,脸更黑了,酒保瑟缩了一下,捂紧了口袋里的钱包。

“不是,好奇而已。”韩文清摇头,“他叫什么?”他朝琴师的方向抬抬下巴。

“不知道啊,”酒保摇头,“他是新来的,我只知道他是个流浪琴师,行踪不定的。”

流浪……琴师?

韩文清想起之前警局门口的一个拉二胡乞讨的老瞎子。
……这算流浪琴师吗?

韩文清觉得这个问题很蠢,于是选择了忘记它。

过了一会儿那琴师似乎弹完了一曲,离开钢琴到了吧台边,漂亮的左手手指夹着根烟,右手摸出打火机,火焰一明一暗间,那根烟被点燃。

“哥们儿,来杯酒吗?”酒保问他。

他摇摇头,在韩文清旁边的位子上坐下,说:“哥酒量不好,喝了酒待会儿弹琴手就不稳了——给我来杯白水就好。”

酒保了然,转身倒水去了。

琴师安安静静地坐在韩文清身边,被引燃的烟草气味在空气里扩散。

“你第一次来这个酒吧?”最后还是琴师同志耐不住寂寞先开了口。

“是。”韩文清点头。

“怎么称呼?”

“我姓韩。”

“哦,老韩啊……”琴师懒洋洋地半倚在桌上,“我是叶修。”

叶修……这人的名字是叶修啊。

“来酒吧的都有心事,你有心事吗?”叶修笑嘻嘻地问了一个挺无聊的问题。

“有。”韩文清回答,他也知道这人只是没话找话。酒保磨磨蹭蹭倒来了水,又到一边应付其他客人去了。

叶修并没有要马上喝完水的迹象,他似乎有点疲倦,眼睛下面阴影浓重。

“你一般弹到几点?”韩文清问他。

“十二点半……大概。”叶修回答,“昨天是一个心脏的生日,他家那口子拽我去给他们助兴——哼,恩将仇报,心太脏。”他似乎回想起某个场景,挺不爽地哼哼两声,然后打了个哈欠。

十二点半。韩文清心里一震,这次正是接到有人举报,这酒吧十二点半之后只对部分高级会员开放,很有可能是在赌博或者吸毒。
十二点半之后,连琴师都被请走吗……?

韩文清低着头若有所思,叶修也没说话,点着根烟默默抽完了,按了烟站起来才开口:

“老韩哪,好歹聊了几句,给你个特权,点首曲子吧?”

韩文清愣了一下,抬头看见叶修笑吟吟地看着自己,觉得不太好推拒,可是他不懂音乐,搜遍脑海才模模糊糊想起了什么。

“有一首叫什么……什么爱丽丝的吗?”韩文清犹犹豫豫地问。

叶修噗哧一声笑出来:“是献给爱丽丝。”

韩文清脸黑了,叶修看着他的大黑脸更是乐得不行,摆了摆手笑着说:“坐近点儿,听得清楚。”

韩文清黑着脸坐到离钢琴最近的座位上,差不多便是酒吧最角落了。十点半刚过,酒吧的营业正是高峰期,那半边有人热舞有人欢歌狂欢般喧嚣,这半边角落里的钢琴旁冷冷清清只有韩文清一个听众。仿佛是无形的屏障分割开两个不同的世界。

叶修向他唯一的听众鞠躬,微笑,细碎的刘海垂下来遮住眼睛,然后他转身坐在琴凳上,漂亮的双手微微抬起——他似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按下。

钢琴声由缓到急,时轻时重,似曾相识的曲调轻灵悠扬,纯粹明朗。喧嚣离他们很远,他们在音乐里看到了草长莺飞,绿水青山,情意绵绵,仿佛一切永不苍老,温暖得如同春天的梦。

琴键上修长的手指如有魔性,让人移不开目光。

叶修一直低垂着眼看着琴键,噙着笑意认真而投入。

一曲终了,余音绕梁。

叶修优雅地起身再微笑着鞠躬,接着抬起头问:“爱丽丝.韩,你觉得怎么样?”

“……这个诡异的称呼是怎么回事。”韩文清突然觉得面前这个笑吟吟的琴师有点欠打。

“这首曲子是《献给爱丽丝》嘛~”叶修看上去得意洋洋的,“我是弹给你听的,所以你是爱丽丝啊。”

再多的赞美之词这会儿也全扔了,韩文清没好气地瞪了叶修一眼,抛下一句:“弹你的琴吧!”然后转身走向喧闹的人群——他可没忘了自己的身份和任务。

他身后叶修倚在钢琴边上看着他的背影,从兜里摸出烟来点上,昏暗中那点橘红色的微光看上去很是落寞。


韩文清混在喧闹的人群中间,并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不能说他功夫不到位,实在是他那张大黑脸让人发怵,搁在酒吧这种地方可疑得很,谁也不敢搭理他。也不能说他们工作分配不行,最近为了端掉这个贩毒团伙队里每个人都忙得团团转,这任务恰好轮到韩文清头上,也找不到人顶替,于是只能让他硬着头皮上,更何况韩文清对自己那张脸的杀伤力毫无自知之明,没有半点犹豫就接过了任务。

他想起来曾经在队里说过自己的脸没那么吓人吧?还是个疑问句,结果队里的弹药专家张佳乐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韩队你那脸,走出去没人相信你是警察!哈哈哈哈哈哈——全当你是个黑社会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被他罚写三千字反思,标题是《论尊重上司的重要性》,不做死就不会死,张佳乐好像一直不太明白这个道理。【点起蜡烛】


但是,叶修好像对自己的脸没露出半点惧色?

流浪琴师的生活阅历,该是很丰富的吧……说不定他碰到过比自己长得更凶狠的人。

……不对,任务过程中我怎么能想这些!韩文清皱眉,把杂念抛开,专心致志开始进行调查工作。


叶修又开始弹琴了。
韩文清听得见,却听得模糊,琴声总在他几乎要忘记他在弹琴的时候叩响他的鼓膜,一声两声,听上去有些没精打采。
这会儿韩文清终于从几个醉汉那里听到了点消息了,和这次任务的重点观察对象——这家酒吧的老板有很大关系,对韩文清来说,是个挺好的消息。

那老板每周六晚上会来。

韩文清琢磨着可以做些抓捕的部署工作了,思考间十二点半到了,酒保们开始劝离顾客。

叶修从钢琴前起身,一眼看到韩文清,笑嘻嘻地走过来。

“老韩回家哪?搭个伙一起走吧?”
韩文清本想拒绝,但叶修已经站在他身边了,也不好把人骂开推开,只能默默和他并排走。


“酒保说你是个流浪琴师。”韩文清看着叶修。

“是啊,”叶修掏出了烟,点上火叼嘴里,“我在我去过的地方演奏不同的音乐……我已经去过很多地方了。”

每一个流浪琴师,都在进行着看上去永无止境的旅程,在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固执地想用音乐留下自己的痕迹,哪怕这个痕迹,只能停留在路人模糊的记忆里。

可是叶修觉得,这样挺好的。

去不同的地方,认识不同的人,看不同的风景。潇洒自由得很。

他从不觉得流浪琴师是悲剧的职业。

“不累吗?”韩文清问他。

叶修摇了摇头:“再走十年也不会累。”


—TBC—


其实对钢琴没什么研究。。。PO主学的是民乐。。。
但是很喜欢钢琴曲w
所以本文里很多对钢琴曲的描写是PO主自己的感受,有BUG请告知w

评论(4)
热度(64)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