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是我在打哈欠(* ̄0 ̄)
好好学习。
好好工作。
好好写文。
好好生活。

【韩叶】流浪琴师(二)

*叶修大大的生贺文。
*Policeman韩×Musician叶的故事。
*私设很多,估计有大量BUG,躺平求指正。


那之后韩文清没再去酒吧探过情报,他把这工作交给了部下秦牧云——一个看上去很和善又比较普通的年轻人,比他亲自上阵效果不知道好多少倍,再加上秦牧云擅长观察环境制定行动时的人员站位部署,所以韩文清放心大胆地让他去干这事儿了。

只是韩文清在闲暇之余,常常会想起酒吧里那个手指很漂亮、懒洋洋的流浪琴师。

估计这次任务结束,就没什么机会见到了——流浪琴师是四处跑的啊。

实在是有点遗憾。


抓捕行动最后被订在一个星期六,秦牧云带回情报说当晚酒吧老板会和一个毒枭在酒吧里碰头。

韩文清带人冲进去的时候,场面一片大乱,可韩文清这时惊讶地发现——叶修在这里,他坐在角落里的那架钢琴边,专心致志地弹琴。

还是那件旧西服,低垂着眼,脸上带着一抹微笑。

一片喧嚷中谁也听不见他的琴声。

警方基本要掌控住局面的时候,一个警员走到叶修的琴边坐下,安安静静开始听。

混乱并没有让他的眼睛从琴键上移开,噪音也丝毫不曾扰乱他手指跃动的节奏,尘世纷杂,此刻与他无关。

那漂亮的手指飞快地跃动,似乎正弹到高潮部分,韩文清这时候也走过来,看着叶修,看着他的手指。

那旋律灵动激昂,叶修按下重音时身体也随之摇晃。等到最后一个重音按下,修长的手指在琴面上顿了顿,收式,起身,对着两个听众和一屋子混乱的场景微笑着鞠躬。

第一个到来的警员轻轻鼓掌,“好一曲野蜂飞舞。”

“谢谢夸奖,”叶修懒洋洋地从口袋里摸出烟点上,“今晚上这么热闹,当然要弹些热闹的曲子。”

“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只弹到十二点半吗?”韩文清不太愿意相信叶修是在骗他,脸色有些黑。

“啧啧啧,老韩你的脸色真可怕。”叶修笑着摇头,“今天是我在这里工作的最后一天,订了明天的行程要走了,可是我还要讨这一个月的工资呢,老板今天会来我就故意留下来了。”他挺无奈地一摊手,“结果你也知道了,我真不知道这酒吧十二点半之后在干这种事儿。”

旁边那个警员推了推眼镜,道:“不过看来你明天是走不了了,先回警局做笔录吧。”

叶修表示同意。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回头指挥去了。

“我的名字是张新杰。”戴眼镜的警员一板一眼地说,“感谢你配合警方工作。”

“哦,没事,举手之劳。”叶修大大方方地接受了他的感谢。

“我是小队副队长张新杰。”那警员说,“你说的老韩是韩文清,我们队长。”

“呵呵,取个这么文青的名字啊~”叶修笑了,“果然爱丽丝这个称呼很适合他~”

“什么?”张新杰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没什么没什么,诶好像要走了,”叶修看见韩文清在远处比了个手势,于是拎起放在钢琴边的一个背包和一个琴盒,对张新杰说,“咱跟上吧?”

后者推了推眼镜,点头。

这个琴师,也太镇定了吧?张新杰默默扫了身边的琴师两眼,而且,见了队长竟然能这样笑嘻嘻的,也真是不简单。

——他和队长,说不定意外地……能合得来?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得出结论:一切还在观望中。


“所以我的工钱什么时候能给?”叶修翘着腿坐在接待室里,整个人看上去蔫蔫的。

韩文清坐在他对面揉了揉眉心,看上去很累。他回答:“审讯还在继续,那个老板的账户已经被冻结了,正在接受调查,来路不明的钱不能付给你。”

对于叶修的调查是早就结束了的,这人就一张银行卡,形同虚设,里头就几千钱,小笔支出小笔收入,有几次大笔支出,被证实一次是去琴行买了一套挺贵的琴弦,另几次是坐长途火车,清白得不能更清白了。

“老韩你很累啊?”叶修轻声问。

“嗯…这两天很忙。”韩文清说。

“我给你拉首曲子吧?缓解疲劳。”叶修笑着将身边的琴盒放到桌上,打开。

里面放着一架小提琴。

造型古朴,做工精致,每一条纹路都给人优美的感受,叶修的手指抚摸过琴弦,像对待一个陪伴他多年的老友,温柔细致。

“你还会拉小提琴?”韩文清觉得不可思议,叶修的钢琴技术已经那么出色了,还能学好小提琴?

“不要小看我,”叶修眯起眼睛笑,“哥是乐器全能,民乐西洋乐哥都会,不过最精通的是小提琴和钢琴。”他用一个优雅的动作把小提琴架到肩上,接着说,“这把琴这么多年一直跟着我流浪,我都快把他当情人了,顺便一提,它的名字是GLORY。”

GLORY,荣耀。

然后琴声响起了,小提琴不像钢琴那样灵巧,而是舒缓悠扬,仿佛深沉的黑夜里有人在耳边低语。音符带着善解人意的温暖在空气里回旋,令精神都放松,似乎……可以好好睡上一觉……

叶修停下来鞠躬的时候,韩文清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舒伯特的小夜曲,”叶修轻轻把琴放回琴盒里,拾起韩文清的外套给他盖上,“晚安,韩文清。”


韩文清做了一个梦,梦里叶修坐在什么异国的小酒吧里,被一群人围在中间,他们欢笑着,自己坐在他们中间。

叶修亲吻着他的小提琴。
他笑着,眼睛看着韩文清。
"She is my glory."
“You are……”

韩文清听不清了。



第二天傍晚韩文清处理好后续的事情从警局回家,经过警局旁边的小公园时,看见叶修站在公园的长椅边,拉着小提琴。

他的身边放着他的琴盒,里面有一些零散的钱,一块的比较多。有两三个人在旁边听着,更多的人匆匆路过往帽子里扔几块零钱又匆匆离去。

后来,那两三个人也离开了。

最后听完叶修那首曲子的,只有韩文清。

“又是你啊,老韩。”叶修懒洋洋地笑着,点了根烟叼住掏出琴盒里的那一把零钱,也不看有多少,一股脑塞进背包里去。

“今天……不是说要走吗?”韩文清问。

“本来打算走的,”叶修说,“可是那工钱还没给我不是?我没有手机,要是现在走了到能给我钱的时候找不到我那不是很亏?”

韩文清吃了一惊——现在不用手机的人还真是很少了。

“有点饿,”叶修摸了摸肚子,“刚你听我拉琴没付钱呢,请我吃个饭吧?”

韩文清一愣,想起昨晚叶修似乎也给他拉了一首曲子,托叶修得福他睡得挺安稳,叶修什么时候走的他都不知道。

“……好吧。”韩文清答应了。



半小时后,韩文清看着狼吞虎咽的叶修脸色不善。

“你到底多久没吃饭了?”韩文清冷着脸问。

叶修腮帮子一鼓一鼓,努力把嘴里的菜咽下去,才开口说:“我每天都有吃啊。”

“吃的啥?你不会每餐都这样拼命塞吧?”

“吃得很多花样啊,”叶修咔吧咔吧嚼了根笋,“比如说红烧牛肉啊老坛酸菜啊鲜虾鱼板啊……”

“啊?”越听越不对,“这都是啥……”

“……等各种口味方便面。”叶修慢悠悠地补完了自己的话。

“胡闹!”韩文清拔高了音量,引来周围人侧目,不少人在看见他的脸色以后弃筷而逃。

这不是他反应过度,在队里,作为副队长的张新杰及其严格地规范每一个成员的生活习惯,不许任何人以工作位借口到了饭点不吃饭或吃方便面这样的垃圾食品。

弹药专家张佳乐刚调到队里来的时候曾以身试法,在做一次弹道测试时忘了吃饭,被副队长的怨念吓哭(并没有),罚扫厕所一星期,之后再也不敢不吃饭。

“……我只是嫌做饭很烦。“叶修叼着筷子说,“老韩你脸这么黑我要吃不下去了,唉,好不容易吃个饭还要受到这样的待遇……”

韩文清真拿叶修没什么办法,两眼一瞪他,“少废话了,快吃。”

叶修乐颠颠地又开始吃,韩文清早结束了自己那份便坐在那里边喝点啤酒边看他吃。

“吃慢点,喝点东西。”韩文清说着推过去一杯啤酒。

“哎呀老韩我说你怎么这么贤惠呢?”叶修笑嘻嘻。

韩文清差点想把那杯啤酒扣叶修脑袋上。

叶修却完全没在意他的脸色,自顾自说:“哥酒量不好啊……不过偶尔喝点……应该也没事儿?”

“别勉强。”

“应该没事……”叶修握着杯子盯了半天,小口啜饮起来。

韩文清想和他聊会儿天。

“你……做流浪琴师多久了?”

“嗯?从十五岁开始吧……”叶修的脸有点红。

“那么早?!”

“早?还好吧……”叶修含含糊糊地说。

韩文清见他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也不再往下问,不然就成趁人之危了。不过……

“你丫这叫酒量不太好?!你是根本不会喝吧?!”

“嘿……”叶修笑得一脸天真。

“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流浪琴师,四海为家,幕天席地,走哪睡哪。”叶修嘟囔着。

韩文清看了他半晌,举手投降。

“好吧,今晚住我那去。”


结果叶修赖着不走了。

韩文清没意见,他本来就一个人住,叶修来了,正好热闹些,晚上听他拉小提琴,是挺享受的事儿。

叶修每天下午都去小公园拉琴,等韩文清下班再和他一起回去,一路走一路拌嘴,那场面让韩文清的同事啧啧称奇。

可是韩文清知道,叶修不会留在这里。


尤其是,叶修的工钱已经拿到手了,他随时可能离开。


韩文清想起叶修对他说过,他是一个自由的流浪琴师。

像是传说里没有脚的鸟,流浪一生不停息,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落地,是在死亡的时候。

韩文清不想看到那样的叶修。但是他无可奈何。

叶修就是这样的人,你为他担忧心疼,他只会云淡风轻地笑笑,说句谢谢,然后还是坚持自己。


某一天早晨韩文清醒来,看见茶几上留下了一张纸条。

“再见。叶修。”

韩文清把纸条揉了又展开。

“这算什么狗屁告别?养不熟的白眼狼。”

他觉得心里空空的。

从今天起,不会有人在小公园等他回家,也不会有人在夜晚给他拉琴了。

遇见叶修,像做了一个梦,一个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的梦。


_TBC_


撸这篇撸了一个星期。。。
明天化学竞赛。。。
估计会死得很惨。。。(哭成狗

评论(4)
热度(82)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