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是我在打哈欠(* ̄0 ̄)
好好学习。
好好工作。
好好写文。
好好生活。

【韩叶】流浪琴师(完结章)

*叶修大大的生贺。
*Policeman韩×Musician叶的故事。
*私设很多,估计有大量BUG,躺平求指正。
*傻白甜,欧欧西。


 ————
*兴欣之旅


“老韩啊,跟哥回趟兴欣吧?”

叶修漫不经心般地对韩文清发出邀请。

这是他们开始交往的三天后。

韩文清略一思量,最近似乎一直挺轻松没什么工作,应该有时间去见见娘家人【不】。

“等我去请年假。”韩文清说着揉乱了叶修的头发。


年假请得很顺利,于是二人立刻动身踏上去往H市的火车。一同出游还是头一次,二人心情都很好,一路闲聊,那场景和谐得要是被张佳乐看到又要大呼闪瞎狗眼。

晚上九点多他们到达H市,住了一宿宾馆后叶修把人领去了兴欣乐团所在地——其实就是一小区,是各位成员居住生活的宿舍,进门前叶修笑嘻嘻地让韩文清在门口等一会儿,自己先进去在各团员面前站定。

“咳咳,同志们,”叶修对着满屋子的人说道,“今天我给你们介绍个人哈。”

底下非常不给团长面子地立刻沸腾成一锅汤。

“老叶的相好?”“相好!是嫂子吗!!!”“矮油老叶看不出来啊你竟然能被人看上!”“也是会啥乐器的吗?”“团长……”

“诶诶诶静一静静一静,吵啥呢。”叶修两手往下压了压示意他们安静,“怎么这么八卦,素质呢?”

“老叶要点脸!”“问我们素质,你节操呢?”“秀恩爱可耻!烧烧烧烧烧!!!”

角落里一个长发的漂亮姑娘嘿嘿笑起来,边扯了扯闹腾的几个人边对叶修说:“好了别吊人胃口了拉仇恨啦,待会儿人在门口等急了。”

叶修还没玩够,又不想让韩文清一直杵门口,权衡再三,还是把人叫了进来。

韩文清走进来的时候,屋内一片死寂。

紧接着——

“靠老夫的烟掉了!!!”

“叶不修你吓人啊可以啊居然拐了个男人回来!!!”

“于是大嫂是男的???”长发青年一锤手心,“好厉害!不愧是老大!!!”

斯斯文文的男生推了推眼镜,看向韩文清,语气淡淡:“韩队,好久不见。”
内心咆哮——自从离开警察局都多少年了!你们怎么才好上!!!

不要轻视文静的孩子,他们很可能拥有一颗热血奔放的心。

 “咳,”韩文清咳了一声,刚窜起来的八卦之火迅速被掐灭,现场回归死寂,“我是韩文清,在Q市做警察。”

“是原来小安的上司哟~”叶修笑眯眯地看着电子琴手安文逸,补充说。

“老魏……”手风琴琴师方锐凑到大提琴手魏琛耳朵旁边颤颤巍巍说,“……老叶这朋友……好像是老林他们的队长……你刚刚看见他,有没有一股想交出钱包的冲动……?”

魏琛颤颤巍巍地点起一根烟,“是啊幸好老夫心理素质过硬不然这是要穷的节奏啊……”

“而且我有个想法……”

“这么巧我也有个想法……”

“我想……”

“老叶这以后是要有靠山的节奏啊……”

“那得成啥样啊……”

“好恐怖我要回蓝雨去……”

“老林救我……”

这边画风惨淡,那边欢脱围观。

架子鼓手兼叶修脑残粉包荣兴围着韩文清一口一个嫂子叫得无比开心,还拉着长号手罗辑跟着他一起叫,直叫得韩文清脸比锅底还黑,把罗辑吓得差点交出钱包夺门而逃,叶修在旁边笑得腰都直不起来,长发姑娘伸手去掐他的脸,说:

“下次我们一起去Q市办音乐会吧?”

叶修一怔,随即温柔地笑起来,“好啊……沐橙深得我心。”

“嘿嘿,你开心就好啦~”苏沐橙眨了眨眼睛笑得得意洋洋。

叶修拍了拍她的头顶笑着叼起了根烟,冲着闹腾的众人拍拍手:“伙计们,咱下次到Q市去操练一下怎么样啊?”

“卧槽团长竟为一己私欲拖全团人下水!”方锐嚷嚷,“老板你管管他!”

一直无力状缩在墙角的老板娘陈果幽幽扔出来一句:

“没去过Q市啊……挺好的……”

方锐对这个光有团长叼没人对我好的乐团绝望了。


韩文清好不容易拨开了神烦的包子走到叶修身边,问:“这样可以吗?”

“为什么不行?”叶修含笑看他,“见识见识哥的乐团,不好吗?”

韩文清摇了摇头,“没有,我很开心。”

“我看不出来,你哪儿开心呢?”叶修得寸进尺,“快给哥笑一个!”

“幼稚。”韩文清这么说着,却是伸出一根手指把嘴角往上提了提,“喏,笑了。”

目睹这一切的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亲娘咧太可怕了求放过啊啊啊啊啊!!!”


————
*Q市音乐会


六月临近盛夏,兴欣乐团浩浩荡荡前往Q市开音乐会去,韩文清带领一队人浩浩荡荡前往观看,当他们霸气侧漏地走进会场时保安险些报了警,所有观众自动避让,心里惴惴——不会是来砸场的吧这群!

叶修在后台老远看见那群带着黑帮气质的警察哭笑不得,借了苏沐橙的手机给韩文清发短信。

[你们还是警察吗太吓人了吧……]

[我一直觉得只有我比较容易吓到人。]

[单从脸来看当然你比较吓人,但是你们一群人扎个堆……效果跟化学反应差不多,特别惨烈好吗!]

韩文清无语了一会儿,回道:[我叫他们收敛点儿,你安心准备上台吧。]

叶修回了个龇牙咧嘴的颜文字,龇牙咧嘴地准备去了。

报幕人的声音响起,演奏开始了。

开始是兴欣各人的独奏和两三个人的小合奏,叶修没有上场,韩文清之前也不知道叶修的安排,只能耐心等着,一直等到最后一个节目,叶修才姗姗来迟般登场。

“下面请欣赏,兴欣乐团带来的《流浪者之歌》。”

幕布缓缓揭开,韩文清坐直了身。

叶修站在舞台中央,身后是他的乐团,这一刻他万众瞩目,举手投足间都是优雅。他深鞠一躬,架起了小提琴。

韩文清认得出来,那是自己送给他的那一把。


然后,演奏开始。

从开场的气势磅礴荡气回肠,到悠长蔓延开的悲伤,那是一个流浪的民族心中的苦痛,可是韩文清在想,叶修是不是也经历过这样孤苦的流浪,才能把这乐曲表现得如此淋漓尽致呢?

真正演奏得好的曲子能将听众带入演奏者创造出的意境里。

韩文清看着叶修微皱的双眉,心脏疼得厉害,他尝试去理解的乐曲的意味,想象着叶修流浪的那些年的生活。

琴弓拉出一个漂亮哀婉的长音。

流浪者在低语。

「我的眼前,荒芜一片的,是西伯利亚的蛮荒。」

颤抖一般的转音。

「我抬起头,灰白一片的,是西伯利亚的天空,静静飘着雪花。」

修长的手指轻轻按压着琴弦,在舞台灯光下苍白得像是艺术品。

「我闭上眼,我的世界一片黑暗,我的面前只有一条路,看不到尽头,只是通往前方,前方。」

平日里懒洋洋的双眼微眯着扫向观众席上的韩文清,眼神温柔而缱绻。

「我在等,有人可以止住我流浪的步伐。」

琴弓一顿,又立刻开始撩拨琴弦,悠远凄凉变成了欢快强劲,空气中音符在跃动。

「不管多么寒冷的冬天,都是为了迎接最美好的春天。」

韩文清想拥抱住他,告诉他,以后再也不用流浪了,哪怕叶修说过他不嫌累,韩文清也再不舍得让他去流浪。

——那是真正的孤苦无依啊。

「我一路欢歌,我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那个能让我停止流浪的人。」

「我知道,我将不再流浪!」

音乐在最急促最高潮的时刻戛然而止。

叶修缓缓收式,鞠躬,脸上带着风度翩翩的笑容。

会场掌声雷动,舞台灯光下的叶修与平时的惫懒完全不一样,韩文清知道他是真正适合受到万众瞩目大放光彩的人,今后,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演奏自己喜爱的音乐,不用再流浪。



演奏者谢幕,音乐会结束,这时韩文清收到了叶修的短信。

[我在会场楼顶呢,来?]

韩文清收了手机,让队友们先回去,独自去了楼顶。

叶修果然在那里,叼着根烟,望着昏黑的夜空。

韩文清从后面拥抱住他。

“怎么了老韩,这么大人撒娇哪?”叶修轻笑着揉了揉埋在他颈间的韩文清的脑袋。

“叶修,你以后不会再流浪了。”韩文清轻声说。

“对啊,不会了,再也不会啦。”叶修说,“我已经有不去流浪的理由了。”

“是什么?”

“你,还有兴欣。”叶修说,“比起流浪,这些更能让我开心。”

“嗯。”韩文清把叶修扳回来,抽走他手里的烟,低头和他交换了一个温柔绵长的吻,尝到了没有擦干净的唇膏的味道。

叶修的妆还没缷,韩文清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他,头发什么的全都整理清楚,身上的服装看上去也不是什么次品,特别特别——能吸引人……

“老韩,”叶修攀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说,“我们回家。”

韩文清看着叶修红透的耳朵,点头。

“嗯,回家。”


————
*献给爱丽丝


他们回到家就开始爱抚彼此,从接吻,到交合,一切都自然而美好,叶修从头到尾都很配合,这让什么事都能顺利进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仿佛天公作美。

韩文清顾及到这是第一次并没有折腾狠,两人清洗完身体就躺在床上聊天。

“老韩你真狠啊。”叶修有些累,整个人趴着窝在被子里嘟囔。

“不算。”韩文清躺在他旁边,头靠着个枕头。

“你看你就是那什么得志,”叶修嘿嘿笑,“不过我我以前真挺想知道你那啥的时候是啥表情——会不会还是钱包脸……之类的?”

韩文清挑眉,“刚不是看过了你还想再看一次?”

叶修痛心疾首地看着韩文清:“老韩你竟然这么把持不住我看错你了。”

韩文清看着那张挤眉弄眼的脸实在有点气闷,揪着人睡衣领子扯过来点儿在脸上啃了一口。

“换个话题?”他侧了下身,之前一直歪着脖子看人有点难受,需要调整一下。

“你想聊什么?”叶修懒洋洋地问。

“我不知道的你的事情,随便。”

“哎呦,那可多了去了。”叶修笑嘻嘻地看着韩文清,“你要从几岁开始听啊?我现在还能想起些五六岁的时候的事儿……”

韩文清:“……讲你成为流浪琴师的事儿。”

叶修有点无奈,“唉,算了算了告诉你吧,”他顿了顿,似乎在想怎么措辞,老半天才吐出一句:“哥是离家出走的来着……”

“啥?!”韩文清觉得有点严重,“你说你十五岁成为流浪琴师,我还以为——”

以为你举目无亲呢。

“嗯,就是离家出走。”叶修这会儿倒坦然了,“那会儿我弟——我有个双胞胎弟弟叫叶秋——也想离家出走来着,被我发现了,于是直接拎了他的行李就跑了。”

到底是怎样一个家庭让俩孩子争先恐后离家出走啊!
韩文清简直无法想象。

“一定要到离家出走的地步了?”

“对啊……就算那时候我弟没有准备,我也是迟早要跑路的,”叶修说,“我那个家,是容忍不下我的梦想的。”

“为什么?我一直觉得音乐家是很好的职业。”

“是啊,一般人都这么觉得,可是我爸不觉得啊。”叶修一摊手,“我和我弟的人生在我们出生时就被他规划好了,学习、生活、职业……而且他最讨厌脱离他规划的东西。”

这确实有些过分。韩文清想。

“不过我从小就比我弟不乖,”叶修抬头笑了笑。

“嗯,你一直不是很乖。”

“哪有?”叶修撇嘴。

“有。”

“没有。”

“……”再不制止又要发展成小学生式吵架了,韩文清赶紧补救,“后来你没回去过?”

“回去过啊,”叶修耸肩,“不过我是全家的耻辱回去也是给他们徒增不快,所以很少回去。”

韩文清摸了摸他的头顶,没说话。

“后来我遇见了那个朋友,”叶修说,“他叫苏沐秋,一个精通所有管乐的家伙,非常非常厉害。”

“他有个妹妹叫苏沐橙,我俩把她带大的,那妹子现在就在我乐团里,是个萨克斯手。”

“那时候我们走了很多地方,还想办法出了国,一度流浪到西伯利亚,再到东欧……回国以后在H市拉了伙人要建立个乐团,叫嘉世的,可是这时候……苏沐秋死了。”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脸趴在枕头上看上去软乎乎的,韩文清心疼他,毕竟听得出来那些年他过得确实不容易,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在人脸上轻轻戳两下,轻声说:“不开心的部分跳过吧?”

“好吧,”叶修干脆抓住韩文清那条胳膊放脑袋底下当枕头,“后来我进了那个乐团当了团长,可能连着好几年都挺好,再过一阵子招了新人,和我相处得不太好,没多久他们就请我离开了——然后我又变回流浪琴师啦。”

“做流浪琴师其实很自由,很快乐,虽然的确有些孤苦,但我本来觉得自己可以做一辈子流浪琴师的。”叶修微笑着,“现在我不干了原因你懂。”

韩文清笑了。

像是几年前叶修缩在他家门口那天晚上看到的笑容一样,刚毅的双眼里流露出的不太明显的柔情和喜悦,自然而然地展现在叶修眼前——这样的认知让叶修感到愉悦,伸手就去扯韩文清的脸。

“老韩,被哥感动了吧?”叶修笑得特别欠揍。

韩文清觉得他的毁气氛神功实在不敢恭维,以牙还牙般地在叶修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

“靠老韩你真下得去手!”叶修捂着屁股夸张地哀嚎,“你刚刚才虐待过它你忘了吗!”说着就伸手要去掐韩文清,扯到腰又是倒吸一口凉气。

“胡说,”韩文清低头蹭了蹭叶修的嘴角,“我哪有虐待它。”

叶修哼哼了两声,似乎是困了,眼睛一闭一闭,声音也带有些将睡之人的黏腻,“迟早看我虐回来。”

“好啊好啊我等着。”韩文清把叶修的被子往上提了点,“很晚了,睡吧。”

叶修揉了揉眼睛,“嗯。”

韩文清又低头亲了亲叶修的脸,轻声说:“晚安,叶修。”

叶修回给他一个印在唇上的吻,“晚安啦,老韩。”



韩文清做了个似曾相识的梦。

不是在异国的酒吧,没有欢腾的人群,就在他的家里,叶修坐在他对面。

叶修的肩上架着小提琴,不是曾经的那把,是韩文清新送给他的。

叶修仍然看着他微笑。

“音乐是我的荣耀。”
“你是我唯一的、最好的爱人兼听众。”

他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My dear Alice。”

韩文清想抗议这个称呼,却又忍不住微笑。

是当初一曲献给爱丽丝,牵扯出了这么多年的相交。

韩文清脑海中又出现了那个小小的酒吧,叶修坐在角落里弹琴,穿着便宜的西装,不染纤尘,优美的手指在琴键上起舞。

他在悠扬的乐曲声中又一次看见了草长莺飞的景象,叶修站在他身边。

青山绿水,相爱的人永不苍老,他们步行过一片又一片荒原,穿越一个又一个春天。

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值得留恋。

流浪者不再流浪,荒原上开出玫瑰。

再见,流浪琴师。


—END—


写完了!!!!!!!!!!

结局真他妈难写啊!QAQ

然后脑洞又开了……如果有兴欣乐团霸图刑警队的话……

是不是可以有百花歌舞团蓝雨志愿会轮回男神团烟雨书画室微草杂技团什么的?

嘿嘿嘿……

评论(8)
热度(116)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