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是我在打哈欠(* ̄0 ̄)
写自己喜欢的人物,说自己想说的故事。
深井冰,玻璃心,安安静静不撕逼。

【韩叶】流浪琴师(番外)

520!赶上了!!!这样特殊的日子不撒点糖对不起我自己!!!

*虽然说是番外可能就是一点Policeman韩和Musician叶的一点小日常啦>ˍ<
*大量私设出没预警!
*傻白甜系列啦*^o^*

520老韩老叶我爱你们!!!


————

PART1 关于警察们眼中的叶修

全警局的人都认为叶修是个BOSS级的人物。

——他竟然能以一己之力让整个霸图刑警队束手无策!

他,背着他的小提琴,在韩队的黑帮钱包脸面前谈笑自若,不时出言嘲讽毫无畏惧。他,穿着他的旧运动服,在张副的鬼畜眼镜闪光时淡然吃下张副最厌恶的邪恶食品——泡面。他,叼着他的烟,在弹药专家面前吐槽飙垃圾话,把弹药专家气到哭【并没有哭】。他,顶着那张嘲讽的脸,在斯文的林调查员面前有意提起任兴欣乐团手风琴琴师的林调查员的相好,心脏程度有目共睹。

不知从哪一天起,警局诸位在路过这位琴师时都会不约而同尊称一声:

“叶神!”

“呵呵,”叶修第一次听到这称呼扭头对韩文清说:“你们警局的人怎么这么逗呢?”

韩文清:“闭嘴。”

至于他俩在一起之后警员们改叫叶修韩嫂这种事,就不提了。


PART2 领略一下张新杰大大的音乐课堂

韩文清认识叶修之前完全不懂音乐,认识叶修之后听叶修弹奏各种乐器也难免想要多了解一些。放眼霸图刑警队,年轻人和张佳乐都听流行歌,林敬言奇葩地喜欢各国民歌,于是韩文清能求助的只有副队张新杰。

“队长想感受一下经典音乐?”张新杰扶了扶眼镜,“记得在不同的时间段,不同的环境下,做不同的事情时,要听不同的曲目。比如说早晨八点到八点十五分吃早饭期间……”

韩文清:“……”真的要精确到分钟吗?

总之张新杰大大还是挺有帮助的,至少他推荐了很多音乐让韩文清去听。

“接下来的领悟阶段就看队长造化了。”张新杰将一长条歌单递给韩文清,认真严肃地说。

韩文清:“……谢谢。”

“不谢,帮队长追……不,我的意思是帮队长交朋友是必须的。”

韩文清回家真把那些曲子听了,以至于叶修又一次来,拉了一首以前没拉过的曲子,而韩文清却听出了这首曲子时,叶修对此目瞪口呆。

“老韩你……”叶修被噎住的次数还真是不多,“你这是开挂了吧?不然哥下次把古筝扛来?”看你还听得出来!

韩文清看着叶修被惊到的表情心里愉悦,想着要再噎他一次韩文清机智地又去找了张新杰。

“民乐我不熟,”张新杰说,“不过我认识B市微草杂技团的团长,他比较懂民乐,不过我这里还有一张他送我的古筝名家王中山的演奏光盘你要不要先拿回去看一看?……”

韩队的学习之路,依然漫长。

至于叶修听说韩文清真的开挂去研究古筝曲差点笑岔气被韩文清按住挠了半个小时这种事情,就不提了。

PART3 关于弟弟秋·壕·叶

某天兴欣乐团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这人长得和叶修一模一样,兴欣众人对他一番凶神恶煞地斥责和扯脸之后才确认这不是叶修逗他们玩儿而是这人真长这样。

叶秋:“QAQ我容易吗?我只是来找我哥……”

众人这才明白这货是叶修的双胞胎弟弟。

“叶修现在不在乐团里。”苏沐橙笑眯眯地说,“他去Q市啦~”

叶秋诧异:“Q市?他跑那儿去干啥?”

包子得意洋洋地大声道:“找大嫂去啦!”

叶秋:“……●ˍ●啥?”

陈果看他那一脸呆滞老实的样子实在不忍心吧真相告诉他,于是沉痛地拍了拍他的肩:

“孩子,姐知道你不容易,人生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且行且珍惜。”

叶秋:“……(′ロ`)”

至于后来叶秋偷偷摸摸去了Q市不小心目睹了他哥和一钱包脸男子携手散步身后有人喊他哥嫂子这样的场景之后觉得心好累不想再爱这样的事情,就不提了。


PART4 关于韩家父母

韩文清更早和他的父母坦白,应该说,先和他妈坦白了。

韩文清家是典型的严父慈母,所以必须先和母亲通个气。

他把这事儿在电话里一说,他妈在那边思量好久,才叹口气说:“你先把人领回来我看看。”

叶修还是挺重视这事儿的,整个人收拾得清清楚楚才去见韩母,见到韩母就觉得老韩长得不怎么像妈,只有鼻梁稍微像点儿。

俩人聊了很久,来来去去就去韩母提问叶修作答,末了叶修还用韩文清送他的那把琴拉了首梁祝,老太太眯着眼听完说拉得很好,没说别的,就请叶修离开了。

当天晚上叶修窝在被子里问韩文清你母亲这态度是什么意思啊,韩文清把人扯过来亲了一口说:

“我觉得没多大问题,你这回歪打正着,我妈最喜欢的小提琴曲就是梁祝,这得加不少印象分。”

叶修见韩文清一脸坚定的样子咧嘴笑了,韩母看上去确实不像是会为难人的类型,应该是……没什么好紧张的……

叶修睡着之后韩文清接到了韩母的电话,老太太在电话里语重心长:

“我看你俩性子还挺像的都是倔,估计劝你们分开行不通,我想这事儿想到这个点,差不多也想通了,就那句话——父母只希望孩子幸福。你爸那边交给我吧啊,你自己该怎么对人家就怎么对人家,我看小叶这孩子挺好的,那梁祝拉得真好听,改天让他再拉一遍我听……”

“妈,谢谢。”韩文清轻声说。

“臭小子。”韩母在电话那边笑起来,语气带着嗔怪,却是听得出爱意。

挂了电话,韩文清看着熟睡的叶修摸摸他的头发,接着躺下把人搂进怀里,睡去。

至于后来叶修和叶秋坦白叶秋不得不又一次充当叶家父母和叶修之间的传话筒这种悲伤的故事,就不提了。

弟弟不哭。【点蜡】


PART5 说起异地恋这种东西

韩文清很忙,叶修也很忙,两人还是异地,这两大情侣杀器摆在两人面前跟没有似的。作为一个阅历丰富的前流浪琴师叶修自然不会哭着喊着说什么工作和我谁更重要之类的话,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人民警察韩文清也不会为见恋人一面抛下职责千里迢迢去找叶修。

但这不妨碍谈恋爱。

谈恋爱这种事情,就是只要想谈不管多忙相隔多远都能见缝插针腻歪一个。

韩文清和叶修在一起的那年七夕韩文清给叶修买了台手机,于是手机就成为了他们腻歪的最好帮手。由于韩文清的作息时间更不稳定,所以一般是叶修等韩文清打电话给他,这时候大概是夜里十一二点,听听恋人的声音有助于提高睡眠质量。

再加上他们对彼此都很放心,因为两人都是认准一个一走到底的类型,根本想象不出来一方变心是什么状况——画风明显不对。

有句话说得好,只要相爱,再多的苦累都是甜的。

哪怕是一个星期没有一个电话联系,哪怕是几个月不能见面,哪怕是为了一个能短暂相对的夜晚在拥挤的车厢里待上十二个小时……

都是为了爱,所以再苦再累,也是甘之如饴。

他们说,我们心甘情愿。


【相爱的人之间回旋的圆舞曲一刻不停息,以悠扬欢快的乐声祝愿他们永远幸福。】


—END—


终于写完了流浪琴师真正完结啦~
心满意足继续复习数学去。。。

评论(17)
热度(81)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