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我又拥有了鱼丸给我的头像!
争做没有感情的写文机器
沉迷学习ing

【韩叶】翰墨留香

@四鯨太太的百粉点文www

*韩叶大学室友设定。
*因为是大学生所以……文艺小言风略重?【快够】
*PO主是条高中狗所以写大学生活估计有很多BUG,私设也多,躺平求各种指正///
*据说大学大部分是四人间的宿舍,私心这里是两人间勿怪。
*傻白甜。


1.


荣耀大学首页>>>荣耀大学论坛>>>

【标题】哈哈哈我们考古队回来啦!!!

【发帖人】百花缭乱

【时间】20xx年4月12日22:53

【内容】我们考古系外出考古的同志们终于回来啦!!O(≧∇≦)O简直累瘫!不过这次看见了干尸!干尸!!干尸哦!!!哈哈哈厉害吧!那会儿真怕韩队把我美丽的干尸吓尸变交出随葬品啊!幸好我的干尸够坚强!

【留言区】

1L【无浪】恭喜前辈们[/鼓掌]

2L【飞刀剑】靠!没抢到沙发!话说张佳乐前辈是有多热爱干尸?完全没有get到兴奋点……

3L【鸾珞音尘】天!我大新闻部明天校刊又有好玩儿的写啦~∩ω∩标题我都想好了《考古系凯旋,某成员一见钟情一古尸?!》哈哈哈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忍不住想@再睡一夏wwwww

4L【风城烟雨】楼上小戴别闹了23333话说张佳乐又在黑老韩@大漠孤烟,这个必须得管管啊。
……

18L【沐雨橙风】奇怪,今天怎么敲韩队都敲不出来,叶修也没来凑热闹,本来他应该很喜欢在这种时候出来调侃几句的╯▽╰

19L【风城烟雨】沐橙get到了重点www脑补出了不太好的东西诶嘿嘿~

20L【鸾珞音尘】又是个好新闻!《揭秘——考古队队长和文学社社长不得不说的故事!》内容:传说中能让干尸交出随葬品的考古系一哥韩文清和能飙垃圾话让编辑吐血的中文系兴欣文学社社长同住一间宿舍多年,半夜时常传出奇怪的声音……

21L【生灵灭】小戴……[/汗]

22L【沐雨橙风】矮油小戴又被肖部长抓住惹~[/蜡烛]

23L【长河落日】只有我想给张佳乐前辈点个蜡吗?[/蜡烛]

24L【残忍静默】显然,楼上小宋才是get到重点的人!你们能想象韩队看到这个帖如此黑他会是怎样的表情吗![/惊恐]

25L【海无量】西斯空寂![/惊恐]

26L【夜雨声烦】靠靠靠靠靠你们在聊什么呢叶不修人呢说好晚上十点半上网游竞技场PKPKPKPKPK的怎么这么不守约!!!@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

27L【君莫笑】他睡着了。

28L【鸾珞音尘】诶诶诶楼上是韩队吗!!!嘿嘿嘿嘿你和叶社长终于合体了吗≧ω≦!!!

29L【风城烟雨】小戴真相[/赞]

30L【君莫笑】……张佳乐,明天来找我。@百花缭乱

31L【夜雨声烦】[/蜡烛][/蜡烛][/蜡烛]

32L【飞刀剑】[/蜡烛]

33L【王不留行】[/蜡烛]小别你还不快去睡觉。

34L【楼主】【百花缭乱】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大孙救我QAQ


————


韩文清坐了一天的火车,累得不行,一回到宿舍就看见整天和他吵嘴的室友穿着睡衣歪在电脑桌上睡得昏天黑地,电脑屏幕还亮着,上面文学社要交的稿子写了一半,由于手压到键盘的缘故后半部分成为了一串乱七八糟的字符。

“叶修?”韩文清尽力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叫了一声,回应他的只有极其细微的鼾声。

这丫在自己不在的时候肯定又熬夜了。韩文清一阵火大,忍住了没把人扯起来骂一顿,深吸几口气平复了心情之后轻轻摇醒他,说:“滚去床上睡。”

叶修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视线还没有焦点,半边脸颊上给衣服褶皱压出一道道好笑的红印子,整个人蔫了吧唧的。

却是一张口就来了句:“爱妃回来啦?给朕更衣不?”

韩文清:“……”这丫睡糊涂了找死吗?

叶修没注意到韩文清黑成锅底的脸,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然后往韩文清身上一扑,带着鼻音喃喃:“朕困死了,爱妃快来给朕侍寝。”

“你们文学社最近在给清宫剧写剧本吗!”韩文清快给他一口一个朕一口一个爱妃弄抓狂了,直接伸手把黏在自己身上的人撕下来对准床上的一团被子一扔,在一阵“爱妃你好狠”的哼哼中转身进了浴室。

他身后叶修把头埋进被子里,露出个谁也看不见的微笑来。

韩文清身上旅行的尘土气息还浅浅淡淡地残留在空气里,真实得让人心安。

他打了个滚,挑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于是韩文清洗完澡出来叶修已经歪七扭八地睡得死沉,被子完全没盖好,睡衣从睡裤里跑出来一点,露出一截常年不见光的白嫩嫩的腰,领子也没扣好,大咧咧的把锁骨和一小片白皙胸口展现在韩文清眼前。

睡没睡相。韩文清额上又是青筋一阵跳。这样睡是分分钟要受凉的节奏。

叶修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韩文清认命般过去把叶修的被子拉了拉盖好,接着直起身看了看叶修睡着后格外文静的脸,犹豫半天,俯身留下一个极其浅淡的亲吻。

怎么一股子墨水味儿。韩文清揉着鼻子起身,四下看看,就见自己书桌上边铺开了一张宣纸,用镇纸压好了,上面留着叶社长的墨宝。

韩文清才想起来上次打电话给叶修的时候自己半开玩笑地让叶修写张字给他。

要知道咱叶大社长不光写文章下笔如有神,写书法亦然呢。

韩文清看着叶修用瘦金体写的那几个漂亮的字儿,轻声念出来:

“赠韩文清:远行归矣君不在,徒留一室翰墨香。叶修,XX年四月初一书。”

考古系和中文系都是文科专业,接触的书也多,韩文清和叶修宿舍里也是有一大堆书,叶修就经常调侃他俩说是天天在这屋里进出身上都是墨香味儿。

所以自己不在就“徒留一室翰墨香”了?韩文清不易觉察地笑了笑,这是叶修在诉相思的节奏啊?

不过韩文清倒真觉得叶修身上真有点儿墨香味儿,浅浅淡淡,隽永清新。

心满意足正要去睡觉的韩文清突然想起叶修电脑还没关,又强打起精神过去帮他把写了一半的稿子保存了,再把校园论坛上可劲儿嚷嚷让叶修出来PK的黄少天应付过去,最后“恐吓”了一下“出言不逊”的张佳乐,关机。

只是看那些姑娘们那么兴奋,估计明天叶修又要被问些诡异的问题了。

该。韩文清想。

他关了电脑,倦意潮水般席卷过来,离开电脑桌走向自己的床,他几乎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梦里还有个叶修抽着烟笑得一脸欠抽,吐了个烟圈道:“爱妃~”

韩文清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2.



荣耀大学流传着这样的说法。

经过考古系,交出钱包去。
误入中文系,嘲讽不死你。

说的就是长着张钱包脸的韩文清和口才极好嘲讽不停的叶修。而他们俩势如水火,互相看不顺眼,抢着食堂排队抢着洗衣房洗衣抢着先写完论文抢着比谁学分高……啥都抢啥都比,便有了宿敌之称,全校皆知。

可是所谓命运就是个爱调戏人的玩意儿。叶修出了点儿事,原来由他创办起来的嘉世诗社解散,一些学生被开除,宿舍也有了调整。正好这会儿韩文清的室友季冷毕业了,学校就把叶修安排去和韩文清住同一间宿舍,群众表示这种事真是喜闻乐见。

至于他们俩真的已经好上了这种事,没几个人知道,他们俩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当初到底是怎么看对眼的?

如果有人问他们这个问题,他们会说:“不知道,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

但是这个“自然而然”也是有契机的。

那是韩文清和叶修同居……不,是住进同一间宿舍大半年后的一个晚上,临近期末,两人在图书馆通宵赶论文,叶修选的课题是“委婉表达与潜台词”,笔记本电脑上开了无数资料窗口,韩文清坐在他对面,状况和他差不多,两人中间的长桌上堆着一摞又一摞的书。

叶修无意中看到了那个快被当作梗玩烂的小故事——

日本作家夏目漱石怀着一颗文艺的心批评他的学生怎么能用那么俗的句子来告白并告诉他的学生“我有特别的告白技巧”……

看到这里叶修笑了一声,轻声道:“今晚月色真好。”

韩文清听见了,愣了一下,鬼使神差地接上了另一位文艺青年二叶亭四迷的翻译名句:“我……死而无憾。”

叶修没料到韩文清会回答他,一时也是怔住。

图书馆里没有其他学生,暖黄的灯光温柔地照射下来。空气里有夜晚如水般清冽的凉,又弥散着图书馆特有的书本墨香,四周的静谧缓缓流转成暧昧,书桌前两个人笨蛋一样大眼瞪小眼,谁都说不出话。

叶修终于是受不了这样暧昧的气氛,起身去扳韩文清的笔记本电脑,一边念叨着:“发什么呆给哥看看你写了多少了……”

叶修的脸凑过来,近在咫尺。

有些虚胖有些苍白,看上去软乎乎的脸颊。不算很长但是微微打着卷儿上翘的睫毛。鼻梁挺高,形状也挺好。嘴唇半张着,因长时间没有摄入水分而显得有些干燥,颜色却还是柔软的红。

“叶修。”韩文清突然叫了一声。

“啥……?”叶修微微侧过头,被韩文清亲个正着。

他们俩谁都没接过吻,凭感觉在那儿胡乱磨蹭,叶修觉得蹭得嘴发干就伸舌头去舔,结果不光舔到了自己还舔到了韩文清,于是韩文清似乎get到了新技能点也去舔叶修,两人傻愣愣地互舔了半天最后叶修绷不住笑了,笑得前仰后合跌回自己的椅子里缩成一团。

韩文清脸那个黑啊,咬牙切齿:“你笑什么?”

叶修笑得喘不过气来,半晌才解释:“舔来舔去……跟小狗似的哈哈哈……老韩有你这么亲人的吗哈哈哈……”

韩文清不爽地伸手把叶修的头发揉成一团,道:“搞的好像你有多擅长似的。”

“好啦,”叶修随意地整了整头发,“我们俩都是雏儿,打平手,行了吧?”

韩文清瞪他一眼,不说话继续写论文去了。

叶修平复下来之后也开始继续写论文,只是嘴角的微笑就一直停留在那里再不散去了。

不过他们心中别扭的疑虑仍存。

为什么会喜欢那个钱包脸啊,叶修疑惑地想。

那个嘲讽脸哪里好了,韩文清忍不住皱起眉。

其实答案却是早已在心里,昭然若揭。

大概是作为传说中宿敌的惺惺相惜。大概是同处一个屋檐下积累起来的深厚默契。大概是长时间的相伴给彼此带来了太多的乐趣。大概是不知多少次,码字码到一半能被人轻声唤醒再被吼去床上睡。大概是不知多少次,晚归后能让平日里懒得不成样子的人去给自己下碗方便面。大概是某次淋了雨发了高烧,半夜被背去医院,他感受到坚实宽阔的脊背上因为着急而稍微有些淋漓的汗水,却是温暖得不行,又令人安心,比热水袋的效果不知道好多少倍。背着他的人能感受到的是背上人身体的柔软,因发烧而有些灼热的呼吸就在耳朵边,稍微有点急促。那人连生病都从不叫难受,苍白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隐忍坚毅,一副懒散无所谓的样子。

这些琐碎的点点滴滴,经年累月,就等待一个契机无声地爆发——

那一天,在图书馆淡淡的墨香里,这些积累着的感情终于泄漏,无声蔓延至壮大。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呗。

其实谈不谈恋爱生活和之前没多大区别,不过多了些不太纯洁的课外活动,像是平平淡淡的白开水里搅拌进了些蜜糖,却也不是太甜,刚刚好。外人看着他俩还是跟原来一样事事抢事事比,成天拌嘴,却看不见他们在食堂在图书馆在各种地方边小声争执边做小动作。



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最真最值得品味的记忆。

不知不觉他们已然携手两年有余,快到要走尽这段时光的日子了。

宿舍里书卷的翰墨依然散发着淡淡的香,毕业季要来了。



3.



韩文清第二天是给压醒的。

他恼火地睁开眼,发现一大只叶修趴在自己胸前睡得那叫一个舒坦,他看了眼墙上挂着的钟,已经到了可以起床的时间,于是毫不犹豫地伸手开始扯叶修的虚胖脸。

“诶诶诶诶诶——”叶修叫唤起来,“老韩你干啥呢!”

“你怎么跑我床上来了?”韩文清问他。

“半夜起来上个厕所,”叶修眼睛都还没睁开,明显是还不想起床,“摸错床了。”

韩文清:“……”这么蹩脚的理由叶修也拿来敷衍他。

“再睡会儿……”叶修嘟囔着。

韩文清没辙了,反正考古队刚结束工作,他也愿意享受这片刻平静。

他和叶修已经快三个月没见了。

因为要毕业的缘故,他和叶修都有些忙,他带着考古队去了外地挖坟,叶修则是去了一所学校实习,虽然期间有电话联系,却是一面都没见上。

叶修比韩文清回来得更早,大概早了一两个星期。

所以才写了“远行归矣君不在”吧?韩文清换了个姿势把人搂进怀里,决定睡个回笼觉。



又赖着直到十点多才起床的两人都饿得不行,洗漱一下就往食堂走去,半路碰上张佳乐,他看见韩文清后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远远就要跑过来,嘴里喊着:“韩队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黑你你要原谅我……啊!”

张.幸运E.佳乐给个石子儿一绊,摔了。

“爱卿不必多礼,”叶修立刻开始占便宜,“平身吧。”

“滚滚滚叶修你大爷!”张佳乐气呼呼地爬起来,瞪了叶修一眼之后眼巴巴地看着韩文清。

“考古的报告就交给你了。”韩文清沉稳地说。

“不要啊——”张佳乐发出了痛心疾首的呼喊。


等韩文清叶修终于在食堂坐下,早饭已经可以和午饭一起吃了。

“我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又顿顿泡面?”韩文清记得他昨晚隐约在宿舍里看到了还未被销毁的泡面桶。

叶修心虚地支支吾吾两声埋头吃饭。

韩文清气得简直想把叶修拎起来揍一顿,偏偏这会儿食堂人多,想骂几声都不行,只能使劲儿掐了叶修的脸一把。

叶修嘶嘶地抽了几口凉气表示疼了,嘴里还有饭菜也不能飙垃圾话,和哑巴吃了黄连似的。韩文清很满意这样的状态,接着说:“整天吃泡面、通宵,什么时候才能把你从虚胖养成真胖啊。”

叶修嚼嚼嚼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道:“我才不要变成真胖。”

“我又不会嫌弃你。”

叶修噎了一下,道:“这么好?”

“对啊。”

“哈哈哈你那大黑脸说这话咋这么逗!”叶修大笑,韩文清的脸瞬间又黑了几个色调,那眼神似乎表示他想把叶修囫囵个吞下去。

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狠话,就听叶修不紧不慢地接下去:

“就算你的腹肌发福成一整块凸起我也不嫌弃你啦。”叶修笑着眨眨眼,“我好吧?”

这回轮到韩文清明显一愣,脸色有所好转,不经意竟是露出个微笑来。

“好。”

韩文清回答。

“啧啧啧,我俩怎么这么腻歪。”叶修吐槽,脸上却还带着笑意。

“不算腻歪。”

“诶老韩你笑了?”叶修笑嘻嘻地问。

“没有。”韩文清努力板起脸。

“明明就有。”

“没。”

“嘿嘿嘿……”经过俩人身边的计算机系的戴妍琦发出了一串奇怪的笑声,直笑得韩文清叶修终止了小学生式的争执。

其实韩文清刚才真的笑了。

叶修的话让他很开心。

叶修像是在说,他相信他们一定能互相陪伴到那个时候,那个年纪大到发了福的时候,不离不弃。

这样的信心让韩文清很愉悦。

俗话说,毕业季其实也是半个分手的时节。

离开了彼此能朝夕相处的大学,各奔前程,开始新的生活,很多恋人会选择分手,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

可是韩文清和叶修都相信,他们不会分手的。

他们两人会毕业,但是爱情永远不会。


4.


终于到了毕业典礼那天,一群毕业生穿着学士服推推搡搡地往礼堂走,兴欣文学社的几个都跑去送叶修,一个两个泪汪汪的。

“诶,我说你们哭什么哭,没出息吧?”叶修嫌弃地推开一米八八的巨型社员包荣兴阻止他往自己身上扑,“哥是毕业又不是要死了,一个个哭丧似的丢不丢人?”他伸手拍了拍那个年纪最小的数学系小天才罗辑,接着说,“你们要努力把我兴欣文学社发扬光大啊,以后哥可是会突击检查你们有没有努力的。”

“嗯。”几个小鬼老老实实点头。

“叶不修你大爷我们当然会,看我真诚的双眼!”大三的方锐一边揉眼睛一边说。

“叶修你要幸福啊。”即将接任文学社社长的苏沐橙对叶修微笑,意有所指。

苏沐橙是为数不多的知道他和韩文清关系的人之一。

“嗯。”叶修笑得很温和,目光投向远处正和父母在一起的韩文清。

“你爸妈没来?”苏沐橙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下想起来这个问题。

“没啊。”叶修无所谓一样摇头,“今天叶秋也毕业,他们去叶秋那儿了吧。”

苏沐橙轻轻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叶修的父母本来想让他考隔壁大学的金融系,叶修不肯,高考那段时间离家出走,遇见了苏沐橙和她的哥哥苏沐秋,就和他们住在了一起,之后瞒着父母报了荣耀大学的中文系。于是叶修和父母的关系一直很僵,不常联系,只跟那个乖乖读了金融系的双胞胎弟弟叶秋还有来往。

毕业这么大的事儿,他的父母都没有来。

他看上去很无所谓,从来不抱怨,可是苏沐橙知道,叶修那么努力,每年都拿中文系的奖学金,所有考试都要拿个第一回来……就是想告诉自己的父母,不读金融系,自己一样很优秀,自己的选择有价值。

可是他的父母显然没有感受到他的心情。

而且叶修从来不会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负面情绪,伤心失望全被他藏起,捂得严严实实。

恐怕只有韩文清看得到。

苏沐橙这样想。



毕业典礼开始前韩文清总算找到机会和父母分开一会儿去找叶修。

“你父母真没来?”韩文清皱眉。

“没。”

叶修没有抬头看韩文清,韩文清也没说话,默默地看着叶修。

“快开始了,别让你爸妈等急。”叶修轻声说。

这时候韩文清突然把叶修搂进怀里。

“老韩——?”韩文清的气息一下子包裹住叶修,带着熟悉的墨香,一时间让他过于惊诧。

“你不开心。”韩文清闷闷地说。

叶修在韩文清怀里瞪大了眼,“你怎么……”

“太明显了。”

“你的三句话里竟然都没带垃圾话。”

“表情也不嘲讽。”

“差评。”

韩文清的话一句一句蹦出来,叶修想笑,却又忍不住眼眶发酸。

韩文清一直是最懂他的人,也是唯一能让他放心大胆摊开心事出来晒晒的人。

今生何其有幸,遇见你。

叶修也不管周围有没有人看着了,伸手搂住韩文清的腰,脸在韩文清怀里埋得更深。

“老韩你怎么这么讨人喜欢呢?”叶修的声音带着笑意。

韩文清揉了揉叶修的后脑勺,“讨你喜欢就好。”

这回叶修极其罕见地没有说垃圾话毁气氛。


5.


毕业典礼结束了。

叶修四处看看,没见着韩文清,猜测他是和父母一起走了。

于是他磨磨蹭蹭地走出校门,想着叶秋会不会来接自己,却看见韩文清站在校门口,腰杆笔直像一棵松,看到叶修,就等着他过来,然后对他伸出手。

“我觉得必须郑重一点,问你一次,”韩文清说,“你想继续下去吗?和我一起。”

莫名的激动在叶修心里挥发成气体,让他有些飘飘然的不真实感,韩文清就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等他做决定,眼神温和。

叶修终于是把自己修长漂亮的手指放在了韩文清掌心,接着那手指被韩文清提起来浅吻了一下。

“老韩,”叶修笑着说,“我们可以继续的。”

“嗯。”

他们牵着手,一路走,一路笑。

他们告别这所充斥着欢笑的大学,走向属于他们的新的未来。

那是最好的年纪,翰墨的点点香气就留在那段记忆里。

不悲伤,不遗憾,因为他们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享受有彼此陪伴的生活,他们还有大段大段的光阴去感受他们的爱情。

隽永的墨香一直萦绕在他们身边,清新淡雅,悠长如斯。

那是属于他们的爱情的气息啊。


—END—


总觉得灰常腻歪= =

大家就看看笑笑,能被治愈就更好惹www

评论(47)
热度(319)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