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我又拥有了鱼丸给我的头像!!!!!
沉迷学习ing

【韩叶】我能咬你一口吗?

*狼人韩文清×吸血鬼叶修。
*终于撸出了这篇脑洞感天动地QvQ
*PO主怀着治愈自己的心写出了这篇逗比的文。
*纯逗比,各种梗,请勿殴打PO主。
*希望能治愈大家wwwwww



1.这真的是楔子部分。


“我能咬你一口吗?”叶修锲而不舍地问。

“不能。”韩文清一如既往地一口回绝他。

“我不嫌弃你皮厚,真的。”叶修眨眨眼努力让自己看上去真诚一点。

“是我嫌弃你牙太尖。”韩文清不由分说推开了叶修凑过来的虚胖脸。



2.这真的是正文的开端。



北边儿的狼人南边儿的吸血鬼,一个让你交钱包一个让你跪。

这个诡异的世界今天也在教孩子们唱这首耳熟能详的歌。

霸图的狼人钱包脸,兴欣的吸血鬼不要脸。

……听着还挺押韵。

还有一唱一和版本的。

-霸图的狼人爱打鬼。
-打的什么鬼?
-叶修那只吸血鬼。

-兴欣的吸血鬼爱咬狼。
-咬的什么狼?
-韩文清那只黑脸狼。


“能叫楼下的小鬼别再唱了吗?”叶修平静地问。

“恐怕不能,”方锐笑得贼兮兮的,“你不能剥夺孩子们娱乐的权利。”

“那我下次教他们唱方锐之歌好了。”

方锐顿时警觉:“那是什么玩意儿?”

“方锐大大眼睛大,最真诚的就是他,可惜是个猥琐流,没有妹子喜欢他。”(请用《小叮当》之类七个字儿的歌的调子深情演唱)

“靠靠靠叶不修你大爷!”方锐恼羞成怒——这还能愉快地玩耍吗!“我造你为啥听不得那儿歌了!太久没见老韩你饥渴了对不对!饥渴了直说!”

“嗯,是有点儿。”叶修舔了舔牙,“老韩的血味道太好惹。”

“……”可是好像你统共也没咬过几次吧……而且估计每次都是在床上之后还会被揍……方锐简直不想再吐槽了。

“想他就去找他呀~”苏沐橙嘿嘿嘿地笑着,胳膊肘捅捅身后的莫凡,“莫凡你说对不对?”

“嗯。”莫凡点头。

“……”叶修叼着烟看着一群队友,问,“我去找他我不是很没面子?”

“矮油~老叶你脸皮儿厚嘛~”魏琛立刻抓住机会挤兑他。

叶修趴在桌子上,懒洋洋地思索了一下,“算了不去了,好远,好累。”

迎接他的是一阵沉默。

他疑惑地抬头,被眼前的景象稍稍吓了一跳。

——近十双属于吸血鬼的红色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为了我们的年假,”唐柔平稳地开头。

“也为了你的幸福,”苏沐橙微笑接上。

“你好我好大家好,”方锐咧开了嘴角。

“不要大意上路吧。”魏琛说着拍了拍叶修的肩膀。


被众人合伙赶出来的时候,叶修感受到了队友深深的爱意。

他听得到身后那群人几乎要掀翻屋顶的欢呼声以及大声讨论年假去哪儿玩儿的声音。

算了,叶修叼着烟缓缓离开,这阵子他们是有些忙,就让他们爽几天吧。

吸血鬼领主叶修就此踏上了北上寻夫(不我只是想喝血。叶修说。)之路。



3.这真的是传说中的回忆杀。



“小朋友,陪哥过两招吧?”叶修叼着烟跟在打柴的少年后边。

“闭嘴。”十五岁的韩文清已经有了日后钱包脸的样子,恶狠狠地瞪了叶修一眼。

“可是我很无聊。”

“关我屁事儿。”韩文清酷炫狂霸拽地说。

“那我能咬你一口吗?”叶修舔了舔牙。

“滚。”韩文清毫不客气。


那会儿没有兴欣,叶修刚刚从家族里跑出来,一个人无聊得很,路过个四处开着藤萝花的小村子,走进郁郁葱葱的山林,看见韩文清身手矫健地徒手与一只野兽周旋并成功赶跑了它,顿时觉得可以找点乐子了,结果这小朋友拽得不行,根本不鸟他。

“干嘛跟着我。”韩文清终于肯转身面对叶修,英气的眉毛拧着,严肃而有些恼怒。

“你很有意思。”叶修笑嘻嘻地说,“我能咬你一口吗?”

“不行,你是吸血鬼。”韩文清冷冷地说,“去找别的吸血鬼玩儿吧。”

叶修失落地吐了几个烟圈,“你不想变成吸血鬼?”

“不,”韩文清说,“我只想当个人类。”

“好吧。”叶修摊手,“人各有志,我就不劝你了,不过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韩文清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韩文清。”

“我是叶修,”叶修优雅地鞠躬,“就此别过。”

韩文清嗅到一阵好闻的树叶香气,清冽的风吹过他的脸。

回过神来,名叫叶修的吸血鬼已经不见了。

他们本来以为,这不过是萍水相逢。

却不曾想到,三年后,在一种意想不到的情况下相逢。



4.这真的是正经的重逢。



“啪啪啪,啪啪啪。”

“喂——有人,啊不对,有狼吗——”经过长途跋涉的叶修拍响了霸图军团的大门。

“吱——”

宋奇英缓缓打开了门,正经道:“韩团说,叶修与狗不得入内。”

叶修:“……”

“那他出来找我也行。”叶修不紧不慢地点起了烟。

“我需要五分钟去报告一下。”宋奇英一板一眼地说。

“辛苦你了。”叶修摸头之。

“叶神请住爪,”宋奇英恰到好处地后退一步躲开,“狼头不是你想摸,想摸就能摸。——张佳乐前辈是这么教我的。”

叶修噗哧一声笑出来,“好好好你去报告老韩吧。”

宋奇英点了点头,没忘记把门关上。

叶修:“……”霸图的好孩纸。


韩文清看见宋奇英走过来,就知道叶修把他逗了一逗,不禁扶额。

不过他还是决定要教导一下认真单纯的徒弟,于是花了半个小时告诉宋奇英叶修是多么不要脸以及如何区分他的谎言以及如何把他暴揍一顿。

“懂了吗?”韩文清问。

宋奇英郑重地点头,“我下次会注意。”

韩文清欣慰地摸头之。

“韩团,你听过‘狼头不是你想摸,想摸就能摸’这首歌吗?”

“……叫你少和张佳乐呆在一起。”


韩文清回到自己房间,就见叶修大大咧咧裹着自己的床单趴在自己的床上看书,看上去刚洗了个澡,头发还在湿漉漉地往下滴水。

“哟老韩,好久不见~”叶修欢快地说。

“谁让你进来的?”韩文清冷冷问。

“我呀~”叶修笑眯眯。

“……谁让你来的。”

“我亲爱兴欣的队友们,接连工作数日,身心俱疲,又思你我二人许久未见,才出此计策。”

“说人话。”

“他们为了年假和我的幸福一脚把我踹出来了。”叶修说。



5.这真的是规范的插叙。



叶修第二次见到韩文清,是在那个村庄的废墟里。

那段时期,人界动荡,妖魔横行,他最好的朋友苏沐秋——一个被吸血鬼咬了而变成了吸血鬼的少年——死在了一群狼人手里,死前将同样是吸血鬼的妹妹苏沐橙托付给了叶修,叶修带着苏沐橙和刚刚创立起来的嘉世自卫队一路追杀那群狼人,经过一座又一座被血液尽染的空城,最后到了叶修之前见到韩文清的村庄。

叶修几乎要认不出这里。

断壁残垣,四处是血肉模糊的尸体,曾经绚烂的藤萝花被撕扯得七零八落,践踏进泥土里,空气里弥散的是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叶队,那里有狼人的尸体!”自卫队的人对叶修喊道。

叶修看到了一具狼人的尸体,接着又看到一具,循着一路尸体,叶修看到了坐在断墙上的韩文清。

韩文清一身是血,肩膀上的咬伤还很新鲜,他转过头看见叶修,金色的双瞳昭示着他已不是人类。

“韩文清?”叶修皱眉,他知道那就是他三年前遇见的少年,此时已长成个男人,满脸血和泥遮掩不住正气。

“你是叶修,”韩文清淡淡扫了他一眼,“如你所见,我已经,是个狼人了。”


6.这真的是一场【】戏。


“你来的不是时候。”韩文清说,“明天月圆,没人招待你。”

“那太好了,”叶修欢快地说,“我可以趁你要变成狼快痛晕过去的时候咬你一口——好久没咬过了好想念啊~”

“想都别想,”韩文清黑着脸,“还有,我并不会痛晕过去。”

叶修撇嘴,“就一口?”

“不行。”韩文清朝他走去,见他拢了拢披在身上的床单,心里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你里面没穿衣服?”韩文清脸色铁青。

“对啊~”叶修大大方方地承认,“我没带行李,洗了个澡衣服也湿了,没办法啊。”

韩文清冷笑几声,“我看你在找死。”

“哥乐意~”叶修挑了挑眉,舔了舔上唇,“不来一发吗,老韩?”

韩文清眼神一暗,“你自找的。”



7.这真是美好的回忆。



韩文清经历成为狼人的第一个月圆之夜时,只有叶修在他身边。

“会很疼,但你要忍,”叶修对他说,“千万、千万不要失去对自己意识的控制,否则你就会变成只会杀人的东西,像血洗了你的村子的那些一样。这是你必须过的一道坎,否则你还是死了比较好。”

韩文清严肃地点头。

变成狼人的过程是极其痛苦的,像是身体里的筋脉被活生生地扯断,骨头被毫不留情地掰碎,那是一种恨不得一切都由自己毁灭的痛苦,煎熬像是没有尽头,绝望笼罩住周身——这也是狼人会失去理智杀人的原因。

韩文清死死抠住身下的地面,感受着剧烈的疼痛和血液的翻腾,他努力保留着自己的意识,能模糊地看见眼前那只不怕死的吸血鬼蹲下来,血红的眼睛盯着自己,不停开口叫着自己的名字。

“韩文清。”

“韩文清。”

“韩文清,你还醒着吗?”

“韩文清。”

“你看你怎么这么显老,以后我叫你老韩呗?”

“韩文清……”

狼人金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吸血鬼,满眼都是抗争和坚毅,吸血鬼一边叫着狼人的名字,一边伸出苍白漂亮的手,去安抚因疼痛抽搐不止的狼人的身体。

那纤细的手腕看上去一口就能咬断。

可韩文清忍住了冲动,将本能压制下去,尽力去感受叶修掌心冰凉的温度。

“疼成这样哼都不哼一声,老韩你是真汉子。”叶修笑道。

“老韩你知道狼人和吸血鬼是宿敌吗?”

“不知道啊,那我现在告诉你了,以后再见,就等着我虐你吧。”

“啧,看上去不乐意嘛?”

叶修不停地说话,韩文清知道那是他在引起他的注意力。

“唉,我还是好想咬你一口啊。”叶修叹着气,“都好久没吸血了。”

韩文清拿眼睛瞪他。

“开个玩笑啦……”叶修揉了揉已经完全变成只狼的韩文清,心道:迟早有一天咬个痛快。

却不知,这咬个痛快,把自己给赔了进去。


8.这真是标准的事后。


“老韩你下手忒狠……”叶修缩在被子里哼哼唧唧。

“你怎么不说你自己下嘴太狠?”韩文清摸了摸脖子上新添的伤,心道下次得把叶修的嘴用绷带捆起来再扔上床。

“多谢款待~”叶修意犹未尽地舔牙,“哎呀味道还是这么好……”

“闭嘴。”韩文清把他的脑袋从被子里刨出来,“别憋在里边。”

叶修打了个哈欠,往韩文清身上蹭了蹭,说:“困死了。”

韩文清伸手把他整个搂怀里,说:“睡。”

叶修嗯了一声,合上眼。

韩文清抬头看看窗外的月亮,再低头看看叶修安静的睡脸,心里有点高兴。

叶修在的时候,月圆之夜都不会太难熬。

他会毫无惧意地陪着他,用漂亮冰凉的手安抚他,用低沉的声音调笑,不合眼直到月圆之夜过去。

韩文清低头近乎虔诚地亲吻叶修的额头。

他不信神,可是这一刻他真心感谢神,让他能够遇见这只嘲讽的吸血鬼。

谁说狼人不能被救赎来着?


9.这真是愉快的第一次。


说起叶修第一次咬到韩文清,那是在霸图军团创立之后。这个基本上由狼人组成的军团和当初的嘉世自卫队性质一样,成员多是后天的狼人,为了活得有尊严、不变成杀戮的机器而聚集在这里。

自古狼人和吸血鬼就是宿敌,韩文清和叶修也是见面就开始过招,两边成员互相叫喊着各自最近的功绩来一较高下,偶尔盯上了同一伙祸害就开始比哪边杀得多。

霸图嘉世相爱相杀的说法就这么起来了。

于是韩文清叶修真看对眼了。

不过刚开始他俩谁都没说,怕说出来尴尬,结果一次意外一狼一鬼直接上三垒,连告白都省了。

叶修就是在那时第一次咬到了韩文清。

起因是叶修被霸图的人灌了酒,经过是叶修抱着韩文清的脖子不撒手说是一定要咬一口可是眼前一片模糊找不着颈动脉于是左舔右舔终于把韩文清舔毛了被其就地正法。

叶修没告诉过别人,他其实挺怕疼,韩文清那样折腾他,他一个没忍住就直接对着韩文清的脖子咬了下去。

甘甜的、温热的血液。

属于韩文清的血液。

带着生命的律动,让叶修兴奋起来。

韩文清没管他,任他吮吸自己的血液,狼人的生理机能极为强大,照叶修那个进食速度和进食量,韩文清并不觉得自己会失血过多。

更何况被吸血也会带来快感,叶修在颈间的舔弄也让韩文清兴奋不已。

什么叫做干柴烈火,还泼了点油。

叶修事后悔恨交加,一时嘴馋把整个吸血鬼赔上了!

该。韩文清摸了摸脖颈上的咬痕,冷冷道。

经过这事儿他俩的关系也就成了实打实的,叶修总是变着法子找机会咬韩文清一口,韩文清总是变着法子在他找机会的时候把他揍一顿拐上床,权当打情骂俏。

这就是狼人和吸血鬼过日子的方式。

简单粗暴,却不觉得枯燥。

有爱人陪着,怎么会觉得枯燥。


10.这真是严肃的结尾。


月亮升了,乌头草开了,
风儿吹了,狼人在叫了。

叶修关上门,走向房间中央卧着的韩文清。

“开始了?”

韩文清勉强点了点头。

叶修在他身边坐下,苍白的手指摩挲过狼人的头顶。

他开口,缓缓唱道:

“打狼人的吸血鬼,披着一条大床单——”(请用《采蘑菇的小姑娘》的调子深情演唱)

韩文清:“……”好想把他咬得满地都是。

“怎么样,有没有轻松一点?”叶修得意洋洋地问。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

叶修知道他此时全身都在疼,也不闹他了,用与以前一样低沉的声音,说起他一路过来的见闻。

“老韩,我路上碰见了虚空的一群鬼,他们竟然找了个驱魔师作为新人,酷炫哦。”

“老韩,呼啸换了个僵尸做首领之后真是越来越粗暴了,这年头智商掉线要不得。”

“老韩,轮回的恶魔真是一个比一个不像恶魔,你知道吧,周泽楷一天到晚闷闷的,江波涛一天到晚笑笑的,孙翔一天到晚蠢萌的,其他各位各种逗比的——哪里像恶魔!”

“老韩,楚云秀可是越来越御姐范儿了,烟雨那群妖精在她带领下混得风生水起的。”

“老韩,听说大眼儿那又新起来个团队,叫义斩的,一个两个都是土豪,好想去和他们交个朋友……”

“老韩,南边的海上有个岛,听说很漂亮,咱下次一起去吧。”

叶修笑着看韩文清金色的眼,毫无惧意地俯身搂住狼人的脖子,在狼人额上落下一个吻。

“我也想休年假啊,和你去看看风景之类。”叶修道。

好啊。韩文清在心里回答。

叶修伸手去碰韩文清的喉结,那是狼人身体最脆弱的地方,绝不可能随便给人触碰。

但一旦狼人允许另一个人触碰他的喉结,就代表他已经将自己的生命托付给他,他已经选择完全信任他。

叶修对于韩文清来说就是这个特殊的存在。

当疼痛终于过去,叶修仍然没有放开韩文清。

“我和你去。”韩文清声音沙哑。

“嗯。”叶修笑了。



藤萝开了,云层散了,
春天来了,爱人笑了。



春天来了,就出去旅行吧。



狼人和吸血鬼的恋爱,简单粗暴,没有过多的情话。

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是,能感受到血液的奔腾和彼此的体温,就会觉得幸福。

只要是,能相伴熬过每一次痛苦分享每一点欢乐,就会觉得感激。

感谢命运,让我遇见你。


—END—

评论(64)
热度(461)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