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我又拥有了鱼丸给我的头像!
争做没有感情的写文机器
沉迷学习ing

【韩叶】生锈

*大半夜发这种神经病的文我果然是个神经病已经无法抢救惹。
*短。
*算是个奇葩的脑洞。




这是什么地方呢?

叶修意识混沌,不太清楚。

似乎是在家里的床上,可是睁开眼看不到每天暴力扯自己起床的韩文清,竖起耳朵也听不见韩文清在厨房里忙碌的声音,一室寂静,寂静得让人心慌。

他慢腾腾地从床铺上爬起来,慢腾腾地点了根烟,大脑似乎没法好好思考,迟钝得像生了锈。然后他发现自己穿着件白色的衣服,单纯的白,再没有其他颜色点缀。

哪里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呢?

大脑缓慢地运作,几乎要发出摩擦的声音。

叶修终于下了床,叼着他的烟一直往外走,却发现家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

韩文清去哪了,他不知道,也不心慌,心里似乎笃定了他会回来。

叶修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完一根烟,又抽一根。

以前被韩文清看到的话会被骂的。叶修默默地想,可是这会儿他不在……他看不见。

叶修抽完了一根烟,又抽一根。

时间流逝得如此缓慢,秒针每转过一圈都像过了一天,滴答滴答,表盘好像也生了锈,发出刺耳的声音。

终于叶修听见了咔哒一声,家门开了,韩文清走进来,叶修觉得他比以前瘦了,眼眶底下还有浅淡的青黑,嘴角的胡渣没有剃干净,整个人都显得有点憔悴——本该是件奇怪的事,可叶修此刻并不觉得哪里不对——好像韩文清此刻就该是这样似的。

叶修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抽烟,换做以前韩文清该夺了他的烟按灭然后教训他一顿的,然后叶修可以找个机会在他唇上碰一下,接着会引来他数秒的怔愣以及怔愣后更深入的带惩罚意味的吻……

这次什么都没有。

韩文清好像没看到他,目光里空无一物。

叶修觉得哪里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呢?

大脑依旧像生了锈一样运作困难,只有视觉正常地接收到了韩文清“坐在自己身边”“掏出烟”“点烟”“吸烟”的信息,让叶修觉得好笑——韩文清在抽烟啊,真是罕见,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

韩文清和叶修一起抽着烟。

一根抽完,又抽一根。

他们的动作同样机械而僵硬,像是两台生了锈的机器人,关节都要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摩擦声。

时间依然无限延长,秒针转过一圈都像过了一天,滴答滴答,生了锈一样刺耳的声音让叶修感觉很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呢?


叶修不想再和韩文清干坐着抽烟,于是把烟按灭,进了书房。

电脑开着,他没有上荣耀,这该是一件奇怪的事,可这会儿,他觉得理所当然。



门外韩文清似乎也抽完了烟开始走动,按他走了几步估算,他是进了厨房。

叶修什么也不想吃,他觉得韩文清应该不会来叫他的。

之前吵架了吗?如果是,错的应该是自己,毕竟自己一直喜欢和老韩对着干,有时嘲讽值破表确实很让人生气——该去道个歉吗?

叶修胡乱翻着网页,今天网速特别慢,也跟生了锈似的让人烦得不行。


韩文清做好饭了,碗筷摆好了,叮叮当当的是筷子架在碗上的声音。

他果然没来叫他。

以前吵架吵得再厉害,韩文清也会来叫他吃饭的。嗯,就是黑着张脸,把他扯到饭桌前按到椅子上,然后饭碗往他眼皮子底下重重一放,砸下一个字:“吃。”

叶修从来不会亏待自己,每次都乖乖吃饭,吃完饭,两人差不多就和好了。

这次是为什么呢?

叶修努力使生锈的大脑运作起来,努力回想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出轨?对荣耀女神还差不多。抢劫杀人?叶修连鸡都没宰过。反攻了?更不可能,那么累的事儿他不干。

到底哪里不对劲!

叶修最终自己出去了,坐到饭桌前边,坐到韩文清对面。

那里给自己留着一碗饭。

菜也是叶修爱吃的菜,西红柿炒蛋,鱼香肉丝,排骨汤。

可叶修什么也不想吃,他就坐在那里,目光粘在韩文清身上。

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韩文清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他的目光里,什么都没有。

叶修不由自主地颤栗,寒冷从头灌到脚,把他的身体整个填满,于是再也剩不下一丝一毫的热度。


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在他不知道的时候。


叶修逃也般回了书房,又一次打开了上次浏览过的网页,像受到了某种东西的引诱,他往下拖页面,一直拖到最底端。

那里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小窗口,生了锈一般缓慢移动着,窗口上有一个网址链接,叶修毫不犹豫地点了进去。

“你们相信这个世界有鬼魂吗?”
“在我们的身边,他们放不下生前重视的东西,仍在徘徊。”

“你们相信吗?”

那是一个帖子,字体颜色是血一般的红,讨论的东西又让人心里沉重得不行,恐慌像毒气一样泄漏,在身体里游走,叶修因此头晕目眩。

“不要再争辩了,”那帖子继续写道,“这是只有亡者能看到的网站,欢迎你成为我们的一员。”

亡者……?

恐慌爆炸成了绝望,眼前的电脑化为碎片。

亡者是指,他死了?

所以韩文清表现得那么反常。

他死了,叶修死了,这样的认知让叶修绝望,他不记得自己怎么死了,只知道韩文清正因他的死憔悴。

死是什么?死是再也见不到的容颜,是再也听不到的笑声,是再也触摸不到的温度。

死是我再也不能握住你的手,告诉你,我还在。

绝望到了疼痛的地步,他几乎要哀嚎出声。

胸口被绝望堵塞,绝望带来了那些锈,从里到外,要把他腐蚀掉。

他在坠入黑暗,他想喊,喊不出声音。

他张大嘴,无声地念着另一个人的名字。

……韩文清。







叶修猛地睁开眼睛。

心脏剧烈地跳动,胸口堵得难受,眼眶也发酸,整个人都不太好。

原来……只是个梦,窗外天还没有亮。

还好只是个梦。叶修不停地深呼吸,希望能快点让心跳恢复正常。

韩文清却发现了他的异样,拧开了床头灯,问他怎么了。

叶修小声说:“做噩梦啦。”

“多大了还被噩梦吓到,出息。”韩文清说着伸手把他揽怀里,安抚一样在他背上拍了拍。

叶修头埋在韩文清胸口苦笑,确实,清醒过来就会发现梦境的荒诞可笑,可是真身在梦境中的时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梦里那种绝望却深深地被他记在了心里。


————


韩文清发现叶修真的开始戒烟了。

之前说了他不知道多少次都没有真正把他的烟瘾戒掉,这段时间他却是真的转性了似的,所有烟都扔掉,也不买烟了,取而代之的是戒烟用的棒棒糖巧克力。每天都能看见叶修叼烟一样叼着棒棒糖的棍子晃来晃去,把那棍子咬得乱七八糟。

现在接吻韩文清也不会尝到满嘴烟味了,相反地全是各类糖果甜腻的味道,比原来不知道好多少倍。

韩文清问过叶修怎么突然下定决心戒烟了,叶修叼着棒棒糖边舔边打荣耀,没回答他。韩文清没在意,他认为能戒了就好,理由并不算重要。



那个梦最终也只藏在叶修一个人心里。

决心戒烟,也是在那个梦之后。

韩文清不知道理由,也没必要知道。


【……我只想好好地,再陪你多活几年啊。】



—END—


我果然是个深井冰。。
这文发出来简直怕被打【抱头】
不过做这个梦真的超恐怖,我那会儿直接哭着醒了,噩梦什么的最讨厌惹嘤嘤嘤。

评论(47)
热度(183)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