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我又拥有了鱼丸给我的头像!
争做没有感情的写文机器
沉迷学习ing

【韩叶】发芽

期!末!考!结!束!啦!!!O(≧∇≦)O

继生锈之后是发芽,我要不要打个TAG……

韩叶之#正常人类不会出现的现象#系列

其实这只是篇带卖萌性质的短文,治愈PO主被考试伤害的心灵的同时也希望治愈大家啦~XD

刚好看到有睡前故事的活动,觉得好合适,就占了个楼⊙▽⊙

以下正文↓





某天叶修发现自己发芽了。

对,就是发芽了,两片柔软的嫩绿色叶子从左边耳朵后面冒出来,正面看过去好像他用耳朵夹住了它似的。

可是叶修知道它是从皮肤里长出来的,扯一扯,粘连起耳朵后面的皮肤,会有轻微的痛感。

它悄悄冒出来那会儿兴欣还没有成立呢——叶修记得就是在和陈果唐柔去过轮回主场的全明星周末之后的事。

刚开始叶修怕人看见那两片诡异又有点谜之可爱的嫩绿,还特意戴顶帽子压了压遮住。过了一阵,他不小心把帽子弄掉了,却发现坐在身边的陈果并不能看见那两片绿叶子,再试探了几个人,发现大家都看不见,这会儿他乐了,大大方方地就让那嫩芽长在了自己脑袋旁边。

——毕竟它并没有带来什么不适,也不影响训练比赛时的发挥,乖巧得很。

而且直觉告诉叶修,最好别拔了它,以后……总会有人替他干这事儿的。

真是奇怪的感觉。




叶修一直仗着别人看不见顶着那嫩芽四处晃悠,却是没想到,兴欣第十赛季第一次和霸图对战的时候,霸图队长,那位他的老宿敌,盯了他半天,皱着眉问他——

“你为什么要在耳朵上别根草?”

叶修一愣,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那两片叶子,发现它们好像长大了些,不知是不是在阳光下的缘故,叶片摸上去,还有些暖洋洋的。

“路上随手捡的,”叶修叼着烟胡扯,“哥这样难道不是很那什么吗——”

“?”

“无敌最俊朗啊。”叶修笑得欠扁。

韩文清眼睛一瞪:“胡扯!”

叶修无所谓地笑笑——可不就是胡扯嘛!于是挥挥手要跟韩文清告别,转身时却听见那位说了一句:“要加油。”

左耳朵后面微微有些发烫,叶修没在意,只是笑着转头回答:“好啊——你也是。”




回到宿舍后叶修去照了下镜子,果然那两片叶子长大了,原先柔嫩的绿层层叠叠地深邃起来,叶脉的线条也更浓墨重彩了些。

怎么回事呢?叶修漂亮的手指伸出去轻轻点了点其中一片叶子,感触到的仍是被阳光沐浴后的温暖。

他一点都不害怕这东西,见它长大了还有丝丝缕缕的欣喜在心里弥漫开……不知道为什么。



第十赛季季后赛,和霸图的对战,兴欣赢了。

叶修心想,这大概是他和韩文清最后一次在赛场上相遇了。

十年生涯,最多回忆,从头到尾,悲喜交加。

他们为了各自的队伍奋斗着,屡屡交战,是给彼此留下最多回忆的人,那些回忆里有苦涩的失意,有甜蜜的欢欣,有真诚的祝贺,有温暖的希冀。

他们又一次握住彼此的手,韩文清说:

“恭喜。”

“谢谢。”

叶修笑着道谢,左耳朵后面不知何时又开始发烫,他仍然没有在意。

两人只是简短地握了手,所以叶修并没有发现,韩文清瞥过他左耳时,流露出的惊讶的神情。


之后那叶子长得更大更漂亮了,它们中间甚至探出了一粒小小的花苞,叶修摸了摸那花苞,软乎乎的,和叶片一样温暖得让他很舒服。

“哥以后要开花啦。”叶修站在镜子前面调侃着自己。




第十赛季,冠军,兴欣。

叶修带领着兴欣的队友们创造了一个旁人眼里的奇迹,却又在一片欢腾中,低调地淡出人们的视野,连退役的消息,都是陈果苏沐橙帮他宣布的。

他回家了,坐在家里的电脑前面,盯着QQ上的留言发呆。

【大漠孤烟】

恭喜夺冠。


很多人给他发恭喜的消息,他都一一回复道谢,轮到韩文清,他倒不知道怎么回复了。

也不是谢谢说不出口,是总觉得自己还有些别的东西要告诉他。

是什么呢?叶修难得地皱着眉,怎么都想不出来,胸口有些堵。

左耳朵后面一直在发烫,睡梦里都能感受得到那块皮肤的热度。第二天一早叶修起床站在镜子前面,发现耳朵后面的植株,已经开了花。

红艳艳的,玫瑰一样的颜色,柔嫩得仿佛要滴出水来,伸手触碰,温暖得不可思议。

好像……遇到和韩文清有关的事情,它就会长大一些。叶修终于得出了结论,随即无奈地笑——这可不太妙啊……



他决定见韩文清一面。

想到就做啊,当天晚上他就坐车去了Q市——自然是从家里溜出去的,这技能点他十年前就加满了——不过这次他给叶秋留了个消息说很快就回。

……至于弟弟看到哥哥的留言会多么地感到心累,那就不关他的事儿了。


叶修在火车上眯了一晚上,觉得精神抖擞,一下火车雄赳赳气昂昂地就向着霸图俱乐部去了……结果给霸图保安吹胡子瞪眼地挡在了门外。

“多大仇啊!”叶修叼着烟瞅那保安,“又不是不认识我。”

“就是认识你才不让你进!”保安气势磅礴。

叶修无奈,“那你帮我把你们韩队叫出来,我有事儿找他。”

保安又瞪了他两眼,这才给韩文清打了个电话。


韩文清听说叶修来找他吃了一惊,赶紧到门口去看,就见叶修叼着烟双手插兜,笑嘻嘻地看着自己——耳朵后面还别了朵花。

“你们霸图的保安真是凶巴巴的……”叶修挑眉,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儿。

可惜韩文清不吃他那一套,开门见山就问:“你来干什么?”

“这里说话不太方便……”叶修看了眼来来往往的车流,说道。

韩文清沉默了半晌,说:“去我家坐坐吧,离这儿不远。”

叶修眨眨眼,笑眯眯地答应了。



韩文清家挺大,说是家,其实是他自己买的房子,他的父母并不住在这里,于是叶修一进屋就感慨:“一个人住这么大屋,行啊老韩,土豪啊。”

韩文清横他一眼:“少说垃圾话,说正事儿。”

“哦,好吧。”叶修懒洋洋地笑着,懒洋洋地举起漂亮得不行的手指往自己左耳朵后面一指,“你看得见这玩意儿吧?”

“什么意思?”韩文清皱眉,“别人看不见?”

“是,”叶修露出苦恼的表情,“它在我耳朵后面长了两年了,只有你看得见……而且,每次一见你,它就长大些,这不,现在花儿都开了。”他最后那个儿化音说得颇喜感,像是模仿北方人模仿失败了。

韩文清没给他逗笑了,一愣之后抬手就去触碰开到叶修上边的那朵红艳的花。

指尖触到的是柔软和温暖,那温暖顺着密布的神经流淌进身体里,接着在身体里回旋,聚集,然后汹涌进大脑。

他有一种冲动,要把那朵花摘下来。

察觉到他的意图,叶修忍不住叫出来:“诶老韩你别拽,会疼……诶?”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叶修只觉得耳后一轻,来到这里后一直没有间断过的发烫的感受消失了,大脑变得格外轻松,然后他的耳畔响起了一句话,沉稳的,有力的,坚定不移的——

“我等你回来。”

啊……他想起来他要对韩文清说什么了——

“韩文清,哥好像……看上你了啊。”

韩文清正低头打量着掌心里静静躺着的红艳的花,冷不丁听见了叶修的话,惊诧地抬头,看见了叶修格外黑的眼睛。

没有了往日的嘲讽和懒散,黑得深邃而认真。

“你要是不接受,权当哥没说过。”叶修不太自在地撇过脸,显然对自己没经过大脑的告白感到懊恼。

韩文清却是罕见地露了点笑意,他晃了晃手里的花,竟是直接俯身抱住叶修,压低声音在叶修耳边说:“叶修大大,我可是十年前就看上你了啊。”

“啧啧啧,竟然瞒了我十年,心挺脏啊韩队。”叶修伸手回抱住他,声音里也带上了笑意。

“没你脏。”



有些感情因为某些触动人心的话语悄悄植根在心里,慢慢发了芽,长了叶,开了花。

那是感情越来越深的证明。

耳朵后面的花开了的时候,就让看得见它的那个人摘下它,它会成为最真挚的感情的信物。然后把它摆放在窗前,它会守护着那份感情,永不变质。



后来那红艳艳的花,就被摆在了韩文清叶修共同生活了后半辈子的房子里,向阳的窗台上。

一直都是红艳的颜色,和他们的心一样,保持了最美好的年轻。

保持了温暖炽热的,最饱满的感情。



—END—



所以当你发现自己身边的人耳朵后面探出嫩嫩的绿芽的时候,对那个人好一点吧,这会让那点绿芽长得更快点,然后等它开花的时候……

你知道该怎么办的,诶嘿(o´ω`o)ノ 

所以这其实是一篇童话【。


PS.日更从今天开始,先更三天,后天拿了成绩单再看加多少天⊙▽⊙

评论(66)
热度(183)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