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我又拥有了鱼丸给我的头像!
争做没有感情的写文机器
沉迷学习ing

【韩叶】就算物种不同也要谈恋爱

日更第二天!
*PO主又喜闻乐见【×】地填坑了w这篇写了一个月OTL
*可能卖萌比较严重?请原谅PO主这个爱卖萌的逗比吧,明天发了成绩单大概就萌不起来惹QvQ
*希望吃得愉快~★
*有极微量的#肖王肖#


1.这是一个很早以前就开始的故事。


老虎:“你确定我们可以开始谈恋爱?”

猫头鹰蔫了吧唧地晃晃脑袋:“确定。”

老虎皱着眉犹豫道:“我们种族不同。”

猫头鹰:“就算种族不同也要谈恋爱。”


2.意外是培养JQ的温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荣耀森林兴欣领地,爆发出一阵狂笑,笑声惊起飞鸟一二三只,传遍整片领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怎么了老叶!!!遭报应了吧!被打回原形了吧!哈哈哈哈哈哈!”猞猁妖怪方锐笑得腰都直不起来,身边一圈妖怪也不同程度地东倒西歪。

他们的面前站着个高大英武的黑面神,显然他并不是他们嘲笑的对象,这位被嘲笑的,是黑面神手臂上正轻轻扑腾着翅膀的……猫头鹰。

猫头鹰:“……”

“哎呦我去,老叶你现在连话都不会说啦?”猕猴妖怪魏琛蹲在树上笑话他。

“诶,真的。”漂亮的小狐妖苏沐橙眨眨眼睛,“这么严重?连话都不能说了呀?”

黑面神冷冷开口:“他在那儿瞎捣鼓法术,自己把自己整成这样了。”

“哈哈哈哈哈哈!”方锐魏琛又是一阵狂笑。

猫头鹰懒洋洋地瞥了他俩一人一眼,
那眼神分明在说——

等哥好了,虐死你俩。

猞猁和猕猴齐齐抖了两抖。

“所以现在要怎么办呢?”树妖陈果皱着眉头有点担心。

“我只是来把他还给你们的。”黑面神说着就去揪手臂上那只猫头鹰,结果被轻巧地躲开,猫头鹰扑棱棱扇着翅膀落到头顶,还得意洋洋地踩了两脚。

兴欣众:好想笑又不敢笑,这酸爽简直不敢相信……

“韩大大,叶修就留在你那儿吧?”苏沐橙建议。

“为什么?我在霸图还有很多事要做。”黑面神,不,是霸图领地的妖王虎妖韩文清皱了皱眉。

“我们最近也很忙的!”方锐真诚地说,“你造,兴欣刚建立不久,很多活儿要干!我们每天都昏天黑地的!信我!你看我的眼睛!”

“您还可以带他去找微草的妖王,”小果子狸乔一帆轻声说,“我想他可能会知道怎么处理这样的法术。”

韩文清仍在犹豫。

“我们兴欣真没人手了,连莫凡——就那只刺猬——都天天忙得团团转的。”方锐说。

“而且……叶修这个样子,估计和你待在一起会比较开心,”苏沐橙笑道,“你们也很久没有独处了不是吗?趁这个机会一起出去逛逛吧?”

韩文清:……确定叶修这个状态适合二妖世界?

不过苏沐橙的话听上去确实很能让妖接受,于是韩文清就此决定带着猫头鹰上路,目的地——微草领地。


3.论老虎的男友力。


脑袋上趴着一只猫头鹰的感觉并不好受。

“你为什么不下来自己飞?”韩文清黑着脸问。

叶修看着沿路各种交出干粮的动物们正笑得歪来歪去,一听韩文清的话差点歪掉下去于是赶紧稳住重心,安定之后他坚定地趴下表示绝不自己飞。

韩文清表示好想吃猫头鹰肉啊。

“你待在我头上我不好受,下来。”韩文清说着就去拽猫头鹰的翅膀。

叶修扑腾了几下,力气没有韩文清大,只能被拽下了高地,被整只抱在有力的臂弯中。

“爪子收起来点。”韩文清揉了一把猫头鹰腹部的软毛,道。

叶修扭头瞪他,似乎很不满意他带着命令式的口吻,一边瞪还一边作势要去啄他,结果韩文清根本没躲,叶修一下就啄到了他的胸肌。

我嘞个擦这么硬!老韩竟然外挂开了钢筋铁骨!怪不得刚刚爪子划拉他头发那么久都没把他弄秃了!欺负我现在没妖力嘛!

叶修郁闷得不行,早知道就不乱捣鼓了……

韩文清见他蔫了吧唧的,心里也想他这会儿应该郁闷着,于是决定用尽一生功力寻找能让叶修开心点的话题。

“其实你一时半会儿变不回来也没关系。”

叶修看着韩文清,眨了眨橘黄带了点金的圆眼睛。

“别卖萌。”韩文清面无表情地又揉了他一把。

叶修又是一阵扑腾。

——谁卖萌!

“别闹。”韩文清重重地顺毛,差点把叶修憋死在他怀里。

“你是不是怕你变不回来?”

那倒没有。叶修晃了晃脑袋。

“总之没多大事儿,反正我可以等个三五百年的。”

叶修向来没什么精神的眼睛瞪大了些。

“到时候你差不多就能把妖力重新练回来了。”

“……”叶修拿翅膀捂住自己那张猫头鹰大脸,突然很庆幸自己这会儿是猫头鹰的样子,不然耳朵该红啦。

他往韩文清怀里使劲儿蹭了蹭。


4.论猫头鹰的心脏程度。


与一只猫头鹰同行,痛并快乐着。

痛,是因为虽然他们都是夜行性动物作息时间相同,但不知为什么叶修每天都醒得更早些,韩文清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双橘里带金的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闹哪样?被猫头鹰这样盯着绝对不会好受,韩文清接连好几次因受到惊吓差点伸手把叶修掐死。

快乐,是因为叶修现在基本上没什么反抗能力,整只猫头鹰都懒懒的窝成一团,揉上去软乎乎的,尤其是肚子那一块,每天还经常扑腾一下不经意卖个萌,真是特别惹妖喜欢。

“你还是这样比乖些。”韩文清伸手指去逗他,被他一口叼住手指,不痛不痒。

老韩你皮怎么这么厚!叶修怨念地看他,被完全无视。

“不过还是快点变回来的好。”韩文清说,“我怕不小心把你给掐死。”

叶修:……

“扑啦啦”一阵响,叶修挣脱了韩文清飞起来,还在他头上狠狠踩了一脚,然后……飞走了。

看来是要来报复我了。韩文清想。

果然,半个小时后。

韩文清身为妖的本能感觉到了危险,这时一阵叽叽喳喳吵得不行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他抬头一看,就见一大群花花绿绿的鸟追着一只猫头鹰朝自己这儿冲过来了,每一只鸟都是怒气满满——他当然看得懂鸟的表情,这就是身为妖的外挂技能——看来叶修稳稳拉住了一群鸟的仇恨,现在要让韩文清遭殃。

韩文清被鸟包围了。

现在那群鸟知道韩文清跟他是一伙的了,叶修又灵巧地趁鸟不备脱离了攻击范围,站在一边的树杈上理了理翅膀上的羽毛,如果他这会儿有烟抽有能说话的话,大概会叼着烟扔下两个字——

“呵呵。”

最终韩文清靠一声虎啸成功突出重围,连带着树杈上的叶修也震了两震。

群鸟散去,韩文清身上挂着不少花花绿绿的羽毛,本来就黑的脸更是黑成锅底。

叶修蹲在树上无辜地看着他。

韩文清拍干净身上的毛,无奈地对着树上那只长了张嘲讽脸的猫头鹰抬起手,道:

“下来吧,继续赶路去。”

猫头鹰扑啦啦飞下来,落在了他的手臂上。


5.记录这个奇葩的设定里各种奇葩的动物。


他们继续朝着北方的微草领地走去,路上碰到了旅行中的一只鹿和一只鹦鹉。

“文州文州你看那只猫头鹰我看着怎么那么像那只叶不修啊哈哈哈我最近视力是不是下降了叶修怎么会在这里咦他后面的怎么那么像韩文清啊???”

“少天,”喻文州温柔地笑了笑,“那就是叶修前辈和韩文清前辈。”

蓝色的鹦鹉立刻冲上去要和猫头鹰大战三百回合,得知叶修是自己把自己打回原形之后笑岔了气,被叶修一爪子拍回了喻文州怀里。

韩文清把猫头鹰扯回来,怒道:“幼稚。”

“希望叶修前辈早日康复。”喻文州笑眯眯得留下这么一句,扯着仍在喋喋不休的黄少天走了。


韩文清和叶修继续往北走,路上遇见了霸气侧漏的蛇妖楚云秀,楚云秀偷偷给了叶修一些烟草,之后被韩文清发现,差点给揉成一只团子。

他们继续往北走,遇到了喜欢研究人类机械的蜜獾小事情……不对是肖时钦,肖时钦善意地问他们是否需要一辆摩托车,在他们拒绝之后又掏出了一种名为闹钟的东西让他们转交给微草的药王王杰希。

——理由是这样王杰希熬药的时候就不会熬过头了。


韩文清和叶修继续往北走,终于他们看到了一片绿色的海洋。

微草领地到了。


6.风流男巫王大眼。


“这是个比较难解的法术。”披着黑斗篷的男人和一只猫头鹰大眼瞪小眼。

“你有办法解吗?”气场强大的男人抱着手问。

“有是有,说了比较麻烦。”微草领地的妖王,所有妖王里唯一的一个人类——男巫王杰希摸着下巴说,“收集做药剂的材料,用的时间会比较长,你们在我这儿待一段时间?度个蜜月啥的?”

——微草领地有很大一部分是草原,韩文清和叶修的确没怎么来过。

“可以。”韩文清把桌上的猫头鹰一把捞起来,“那就多谢招待了。”

他走开几步,突然想起来什么,从怀里掏出了个闹钟抛给王杰希。

“肖时钦让我带给你的……闹钟。”韩文清说,“他说这样你熬药就不会熬过头了。”

王杰希一双大小眼盯着那个金属灰黑色的闹钟,笑了。


7.谁来抚摸一下心累的小高。


自从韩文清和叶修开始在草原上暂住,高英杰每天都觉得自己的心很累。

……突然好担心一帆在叶修前辈那里有没有学坏呢。学习魔法的小羊高英杰怀揣着心事,一不小心把面前的水壶变成了一盆花。

事情是这样的。

叶修在草原上发现了许多同类。

韩文清每天都得在一群长得差不多的猫头鹰里找到叶修。

叶修觉得这很有意思。

韩文清已经快给他烦死了。

原本安静的草原每天都上演着虎追猫头鹰的戏码。

……所以这叫什么呢?回忆完毕,本想把那盆花变回水壶的高英杰不小心又把他变成了一个水桶。

……鹰飞虎跳?

高英杰皱眉,手一抖,水壶里的水回来了,壶子仍然没有回来。

水哗啦啦流了一地。

……QAQ


8.灌死那个叶不修!


当王杰希的药剂终于制作好了之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变回原形的叶修大大不知为何比不是原形的时候更让人糟心啊,还有没有办法愉快地玩耍了?

叶修只睁着一只眼睛看着面前咕嘟咕嘟冒着泡的、岩浆一样红艳艳的药水,两眼一闭就要装死,被韩文清一把掐住脖子。

“……喝。”

叶修:“……?!嘎!!!@*=/@,%”

——不用怀疑,负责灌药的就是韩文清。

眼看着那锅药见了底,叶修最后抽搐了一下,软绵绵地睡着了。

“这是副作用。”王杰希解释说,“大概要昏迷两三个小时,你带他去房间里吧。”

韩文清点头,道了声谢,抱着那只猫头鹰回房去了。


9.又是一场缠绵的【】戏。


叶修慢悠悠地醒过来的时候,觉得全身都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整个人光溜溜地裹在被子里,韩文清坐在床边。

“老韩啊……”叶修心虚地笑,“给你添麻烦了嘿嘿……”

“呵,”韩文清狠狠扯了一把叶修的虚胖脸,“你也知道。”

“啧啧啧……火气别这么大。”叶修揉着脑袋坐起来,“说,你是不是趁哥昏迷的时候把哥的豆腐吃光啦?”

韩文清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你倒提醒我了。”

叶修一愣,就听韩文清接下去说:“现在开始好了。”

“喂喂喂老韩你画风不对啊!偷看沐橙的总裁文了吗!!!”

“呸。”韩文清低头在他唇上重重亲了一口,“废话少说,做还是不做,一个字。”

叶修笑:“我刚恢复哪。”

“不是借口,”韩文清又低头吻他,这会儿迅速一禽一兽滚一块儿去了。


10.又是一个美满的结局。


“你还记得我俩刚要在一起的时候吗?”韩文清帮叶修擦着半干的头发,问。

“记得啊。”叶修揉着惺忪的睡眼,笑了。

很多很多年以前,猫头鹰趴在老虎的耳朵旁边说——

“物种不同也可以谈恋爱啊。”

“只要每天过得开心就好。”

互相喜欢的人都是乐观的,妖也一样,所以种族不同有什么关系,叶修一时半会儿只能保持原形又有什么关系。

就像韩文清说的,再等个三五百年不就好了?

恋爱中的傻瓜们觉得等待也是一种幸福啊。

更何况他们这种不知道过了多少年还可以去度个蜜月的类型。

生命还很长,在一起的快乐,还可以被放大很多很多倍。

他们就是这么相信的。


—END—


明天的文大概会比较正经。。。我怕我拿到成绩单会不小心写出个BE⊙▽⊙
以及每天看着PO主卖萌还没有取关的你们,PO主真是太爱你们惹⊙﹏⊙

评论(12)
热度(180)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