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我又拥有了鱼丸给我的头像!
争做没有感情的写文机器
沉迷学习ing

【韩叶】刀在我的袖子里

虽然迟了快一个小时但还是请让我打上#日更第四天
*两百粉时 @=ω= 姑娘点的梗,剧情稍微有些出入见谅。
*三观不太正,写得有点奇怪,不适者请直接绕道。
*总裁韩文清×杀手叶修。



1.



韩文清知道又有人要来杀自己,是在一个深夜。

刚处理完一些麻烦的事务,回到家已是将近十二点,推开门,家里没有灯,只有客厅里沙发的位置有一点橘色的微光,隐隐约约照亮了正抽烟的人。韩文清打开灯,就见叶修穿着一件浴袍,浴袍还大了一号——明显是韩文清的。他翘着二郎腿软绵绵地靠在沙发上,没精打采的眼睛正望向自己,脸上是熟悉的嘲讽的微笑。

“怎么了?”韩文清皱眉问。

叶修把烟捻灭在面前茶几上的烟灰缸里,起身缓步走向韩文清。

“有人要来杀你,出价三千万,”叶修双手攀上韩文清的脖颈趴在他耳边,轻声笑道,“我该感慨你的命真值钱呢,还是感慨你仇家太多呢?”

“别闹。”韩文清明显不以为意。

“三千万啊……”叶修满是遗憾地叹气。

“那又怎么?”韩大总裁表示不屑一顾。

“老韩你忒扫人兴……”叶修的嘴唇几乎要碰到韩文清的耳朵,“刀我都带来了,就在我的袖子里呢……”


2.


韩大总裁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他还不叫叶修。

那会儿名叫嘉世的杀手组织正是活跃的时候,他们的王牌杀手,是个名叫叶秋的男人,手里有一柄名为却邪的古刀,那便是他杀人用的凶器。传言中叶秋从来只穿长袖,就是为了把那把刀藏进袖子里。

韩文清就在那时候遇见了叶秋。

那天他因为某些原因很迟才能离开公司,独自一人乘电梯下到地下停车场,他根本没有料到,等在那里的,就是那个嘉世的王牌杀手——和他的刀。

叶秋挑了一个非常刁钻的角度闪出来,快准狠地下刀,完成一系列动作几乎只在一瞬间。只是韩文清也不是吃素的,他极其迅速地反应过来,早年在部队服役受过正规训练的身体在最短时间内选择了能让自己受伤程度最轻的一条逃离路线,堪堪避过叶秋这致命的一刀,但刀锋仍是危险地从他颈间划过,留下一道不深的血痕。

“哟,挺厉害的嘛。”叶秋还有心思夸赞两句,随即扬手又要近韩文清的身,韩文清深深皱眉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赤手空拳与他缠斗起来。

叶秋的眼角微微有些下垂,是双懒懒的笑眸,乍看一点没有个杀手样子,只是眼神里的一丝狠厉出卖了他,这让韩文清不得不绷紧了每一根神经招架——他知道一旦懈怠,等待他的就是死。

几个来回,韩文清身上已经有了许多划痕,虽然叶秋也被打伤,但他最重的伤大概也就是在肋骨,顶多会出现骨裂,不像韩文清一直在放血,这样下去就要撑不了多久。

车库那边……好像……

韩文清隐约想起了什么,皱眉决定冒一次险,于是抬腿狠狠蹬上叶秋肋骨处之前被打伤的地方,听见他闷哼一声后用尽全力冲向车库一角。


叶秋捂着肋骨疼得面部扭曲,心道这次恐怕要失败——他记得韩文清冲过去的地方……有个警报器。

不过……他用手抹了抹嘴角的血,还是决定再拼一把。

杀不了韩文清也得想办法逃。叶秋想,却邪在他手里转了两圈,又一次被操控着,划向了按响警报器的男人。


公司的保安们冲进地下车库的时候,正看见自家总裁靠墙坐着,低头不知在思索什么,身后墙上身下地面上全是斑驳的血迹。

“总裁您没事吧?!”保安一个两个吓破了胆赶紧上前询问,“谁干的!?”

“叶秋。”韩文清的嗓音很哑,这会儿他确实只是强弩之末了。

闭上眼,脑海里还能浮现出那人又一次冲向自己的场景。

他狠狠给了他一拳,正中他腹部,直接让他吐出血来,他却是右手一扬,目的地并不是他的咽喉,而是他口袋里的车钥匙。

那人晃了晃车钥匙,让它发出清脆的响声,像在宣告自己的胜利,他的手指白皙修长,在地下车库昏暗的灯光下似乎泛着一层柔光,像是戴了什么特殊的手套,又像是某种工艺品,让人根本无法把这只手和天天拿刀杀人的杀手联系在一起。

他艰难地直起身,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带着血的微笑。

“我还不能死……”他笑着说,“这次先放过你,我们还会再见面的,韩大总裁。”

他边说边慢慢后退,后退到韩文清的车旁边,拿车钥匙启动了车扬长而去。

叶秋完全不像个杀手。韩文清想,除了他的眼神和动手时的表情,其他地方哪都不像。

尤其是最后那个微笑。

很久之后韩文清才知道,叶秋是个极爱笑的人,只是在杀人的时候,他从来不会有半点表情。



3.



因为叶秋留下话说他们还会再见,韩文清不得不处处小心,连带着公司里一群人跟着提心吊胆,仿佛叶秋会突然出现在公司食堂大开杀戒似的。

……事实上他并不会杀目标人物以外的人,也不会被目标人物反雇佣去杀之前的雇主。


叶秋并不是一个明目张胆的杀手,所以本来韩文清以为他又会找个偏僻的地方对自己下手,结果,他又送了韩文清一个惊喜。

那是在一场宴会上。

韩文清一如既往地带着生人勿近的气场游离在舞池之外,时不时与生意上有往来的人闲谈两句,当他再一次以气场送走了一个想攀点关系的人之后,一个穿着礼服的女人站在了他面前。

火红的礼服袖子很长,繁复的袖口下面露出一点白皙的指尖。黑色的披肩卷发衬得领口的皮肤也白得很,锁骨精致修长。头顶上一顶火红的礼帽,黑色的蕾丝纱垂下来几乎遮住眼睛,整张脸只露出一点戏谑的笑意。

她伸出手,拽住韩文清的手腕将他扯进了舞池中央。

韩文清根本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觉得那女人力气大得惊人。

“你干什么!”韩文清低声喝问。

女人笑了笑,没有说话,却是迅速摆出舞姿半强迫式地开始和韩文清共舞。

韩文清不想闹出太大动静,想干脆利落地跳完这曲走人,他的手刚搭在女人不算特别细的腰上,就听见一声嗤笑。

韩文清心一沉。

“叶秋?”他的声音很低,带着常人畏惧的怒意。

“别这么吓人啊韩总,”叶秋明显不是常人,“现在我可是个弱女子呢。”

韩文清皱眉:“你穿成这个样子来杀我?”

“怎么样,想不到吧?”叶秋的声音听上去得意洋洋的,特别欠打。

韩文清:“……”确实想不到,你会这么没下限。

“哎呀……垫假胸的感觉好奇特……”叶秋自顾自地感慨,“我以前都没尝试过……”

韩文清:“……”

“老韩你怎么不说话?怕了啊?”

“怕个屁。”

“那……”叶秋凑近他的耳朵,像是在诉说情人间的蜜语,吐出的字句却是残忍,“……如果把这舞厅的供电切断,接着亮灯的时候人们看见韩大总裁倒在血泊里……这艺术效果会不会很棒?”

“你倒是试试。”韩文清也露出个冷冷的笑来,握着叶秋腰的那只手也不禁用了更大的力气。

叶秋说干就干,抬手一个响指——

灯熄了。

在满堂宾客的尖叫怒骂声中,韩文清感觉到有冰凉的东西抵上了他的后脖颈。

“诶不小心拿成餐刀了。”叶秋懊恼地说。

韩文清不想给他掏出那把却邪的机会,迅速松开了他的腰后退一步,却很快被逼上,熟悉的冰冷和疼痛在脖颈上绽开,但他能感觉到那并不是杀人的力道。

“韩文清,”叶秋在他耳朵旁边说,“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交易?”

“对……帮我个忙,我就放弃追杀你。”

“我不认为你杀得了我。”

“呵呵,那你试试啊。”却邪的刀锋威胁般又一次留下一个浅浅的伤口。

韩文清知道叶秋从来没有失手过,就算第一次暗杀失败,他会进行第二次第三次,不管对方躲到什么地方,都能被他找到,然后被杀。

“我给你时间考虑……等我下次来杀你的时候,给我答复。”冰冷锐利的东西离开了韩文清的脖颈,他在黑暗中听到衣料摩擦的声音,知道叶秋要逃了。

和杀手叶秋进行一次交易?韩文清觉得这真是非常疯狂。

为了保命答应叶秋?才怪。

韩文清不是会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

起码,要听听他的交易内容能不能让韩文清感兴趣,或者说,能不能给霸图带来利益。

不能的话,韩文清不介意成为叶秋任务史上唯一一个没有被成功杀害的人物。


4.


在接下来两个月的时间里,叶秋都没有来找韩文清。

但韩文清知道他会以一个让自己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因为他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喜欢看到别人惊讶的人。

叶秋果然没有辜负韩文清的期望。

这第三次见到叶秋,是在韩文清的家门口。

那位杀手带着一身血腥气对着韩文清露出一个染血的微笑,然后直挺挺地倒下去,撞在韩文清家门上滑下去,拖曳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韩文清不算温柔地把叶秋扯起来,就听见他闷哼一声,接着冷汗就从他额头上流下来,碎发粘成一绺一绺贴在皮肤上。

救,还是不救,这是一个问题。

韩文清皱着眉头思考片刻,还是把人拖进了房里。

他给自己的理由是,不想让人死在家门口,晦气。

然后他叫来了私人医生。


5.


“救回一个要杀你的杀手,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冰冷的刀锋又一次抵在韩文清颈侧,却不是那杀手惯用的却邪。

韩文清本在沙发上睡着,这一瞬间猛然清醒,全身肌肉绷起,本能地开始寻找反击的机会。

“在有杀手入室的情况下,韩总还能睡着,真是令人佩服。”叶秋毕竟受了重伤,趴在韩文清身上作势要杀他的姿态维持不了多久,脊背就微微弯曲了下来,握着普通小刀的修长手指也在轻轻颤抖。

要睡着也并不是韩文清的本意,只是他在这之前几乎一天两夜未睡,过于困顿,而此刻他养精蓄锐完毕,叶秋却是油尽灯枯,于是韩文清根本没在意他的威胁,直接手肘一抬打掉他的刀,抓着叶秋的肩膀一掀——形势逆转,叶秋被他压在了身下。

“你不会杀我。”韩文清看着叶秋的眼睛说,“这种时候你来找我,是因为你必须要完成和我的交易了……要杀你的人,恐怕是嘉世吧。”

“你怎么认定是嘉世?”给韩文清一掀一压,叶秋身上的伤口又有些裂开,他却丝毫没感觉似的笑着,露出孩子一样认真的表情询问。

“直觉。”韩文清简单粗暴地回答,“嘉世没有人接应你,你也没回嘉世,却邪还丢了……”

“却邪不是丢了……”叶秋笑得苦涩,“他们把他给了另外一个人……有人要接替我了。”

杀手的,更新换代,比别的什么职业要残忍血腥得多。

新人上位,管你是什么曾经的第一杀手,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

“老韩哪……从我身上下去……不然待会儿……又要失血过多啦……”叶秋说话已经有些吃力,以往带着杀气的眼神几乎要涣散。

韩文清看着手底下渗出来的血,骂了一声,低喝:“你就是做死!”

“呵呵……”叶秋闭上眼睛,“让我再睡会儿……醒来再跟你谈交易啊……”

韩文清气得不行,咬牙切齿地又去打电话给私人医生,老头脾气比他还大,骂骂咧咧地来了骂骂咧咧地缝完伤口又骂骂咧咧地摔门走了。

叶秋睁开眼边疼得抽气边笑,嘴里还要说:“哎呀这看这老头太有意思了嘶——”

韩文清忍不住去扯他那张虚胖脸,怒道:“安分点!先谈交易!”

叶秋果然没再调侃,他略略思索了一下,开口:“简而言之呢……嘉世和你那个生意上的敌人合伙出钱让我来杀你,本来呢,我是不想来的,众所周知我只挑任务里看不顺眼的杀嘛……”

意思是你看我还挺顺眼。韩文清盯着叶秋。

“结果咧,嘉世正好又要扶植一个新人,有些人又早就看我不顺眼了,所以他们就想借机连我一起除掉咯,但我又不肯接这活儿,他们中的那群下三滥……”叶秋笑得冰冷又讽刺,眼中带着杀意,“……他们拘禁了我妹妹,用她来威胁我,于是就有了后来,我在地下车库暗杀你的事儿。”

韩文清皱眉,“这确实下三滥。”

“是吧?”叶秋又笑,这回却不是冷笑了,“我想让你帮我,可是上次在舞会上见到你的时候,我妹还没有救出来,又想到得给你时间考虑,所以我就只告诉你我要跟你进行交易,让你自己斟酌斟酌。”

“你妹现在救出来了?”

“救出来了,她也不是吃素的,对枪械可有研究,我跟她里应外合一下,她没受什么伤就逃出来了。”叶秋说,“只是这下嘉世没了威胁我的筹码,就更着急……要杀我了。”

叶秋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恢复体力,又似乎在回忆什么,韩文清也没插话,默默等他继续往下说——

“他们动手了……就在昨天凌晨。”叶秋的声音轻了很多,他已经没有太多体力,“我拼死逃出来……到了你这里。”

“我的交易是……我需要一笔钱组织人马毁掉嘉世,然后我会帮你除掉这次任务的雇主——你生意上的那个敌人,雇主一死,对你的追杀任务也随之结束。”

“然后……”他的话还没结束,“你救了我一命……我欠你一条命……等嘉世解散后,你可以对我提一个要求,在我能力范围内的要求都可以,要杀什么人……或者让我自杀,都可以。”

韩文清摇头,“我对你的命不感兴趣。”

“那最好……”叶秋笑了,“你就好好考虑要些什么吧,韩大总裁。”

叶秋耗尽了力气,又一次睡过去。

韩文清凝视着睡着后格外安静的那位杀手。

他的五官很端正,没有什么棱角,是南方人的那种柔和。他的皮肤很白,却是带着病态的苍白,虽说是杀手却没有太明显的肌肉,全身线条都是柔软的,显得优美又灵巧。

但韩文清深知他不似杀手的外表下蕴含的力量。

有人说,杀人时的叶秋,像是优雅的猎豹,从容不迫。

可是睡着的叶秋,就真真成了一只猫,慵懒而无防备。

这样的反差——可能叶秋本人不清楚——足以引起任何一个征服欲强的男人的兴趣,这其中,当然包括韩文清。

越是接近,越觉得危险,越觉得惑人,像吸食了某种毒品一样迷恋于那种在刀锋上起舞般的堕落的快感。

我一点也不想要你的命。韩文清拨开叶秋汗湿的刘海,默默地想着。


6.


叶秋伤好后将和韩文清交易进行得很顺利,他几乎算是轻而易举地杀掉了那个目空一切的雇主先生,然后得到韩文清的资助后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筹集人马,最终一举溃败嘉世。一夜间,活跃一时的杀手组织死的死逃的逃,绝大部分还不知怎么被扔进了警察局。

有人传言,这是新建立起的那个叫兴欣的小公司的人派人干的。

他们信誓旦旦地说,那个公司的董事长,叫叶修的那个,就是原来嘉世的头号杀手,叶秋。

只是别人信不信,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第一笔交易告一段落。

那天叶修把公司里要做的事布置完了,和往常一样下班。

他没有开车,也没有回家。

他走向了韩文清住的公寓。


7.


韩文清打开门看到叶修,并没有过多惊讶。

叶修叼着根烟,看上去吊儿郎当的。

“原来你是叫叶修。”韩文清没话找话。

“是,叶秋是我双胞胎弟弟的名字。”叶修没打算让他继续问下去,紧接着就问,“你的要求是什么?”

韩文清看着他的眼睛,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没有丝毫的起伏。

“和我交往。”

叶修愣住,嘴里的烟差点掉到地上。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又重复了一遍。

“老韩侬脑子瓦掉啦?”叶修赶紧把烟往茶几上一戳按灭,以免发生意外,“我以前可是要杀你诶,你斯德哥尔摩吗?”

“你已经金盆洗手了不是?”韩文清挑眉。

叶修还是说不出话来,却又真心不能拒绝。

这一年多来,韩文清确实很照顾他,他感觉得出来。

但他不太在意,只是以为韩文清想要回那笔钱最后剩余的部分,或者还想求什么回报。

又因为和嘉世断绝了关系,在兴欣建立前叶修也不止一次留宿在韩文清这里。

来得次数多了,韩文清的态度似乎也随着变化了,但又不是很明显,恰到好处地让叶修觉得舒坦。

原来那些悄悄改变的东西里,藏着这样的意味。

“你可得想清楚……”叶修咬着下唇抬头看韩文清,“兴欣成立了,以后我们在生意上也可能是对手的。”

“我早就想好了,你别担心。”

老子担心个毛线!和你理解的是同一件事吗!叶修心里咆哮,心情复杂。

他很早就离开家,很早就成为杀手,除了苏沐橙和她已逝的亲哥哥苏沐秋,很少人能给他什么温暖。

杀手的心,本该是是冷的。

但是叶修特殊。

他只是把渴望温暖的那一部分冰封起来,很少人能发现,更少人能触碰到。

韩文清越界了。

叶修觉得莫名其妙。

毫无畏惧的、一往直前的韩文清,就那样莫名其妙地,敲碎了那层冰。

漫长的静默过去了,叶修终于开口——

“我答应你。”


8.


“所以我当初怎么就答应你了啊。”叶修揉着被韩文清掐红的手腕,眼神哀怨。

韩文清把从叶修袖子里缴获的餐刀扔进了垃圾篓,淡淡问:“你有什么不满吗?”

叶修老脸不红:“有的时候一晚太多次了。”

“那是你欠干。”

“怎么说话的?这句话有歧义的你有没有文化!”叶修义正辞严,“我们要普及义务教育,就是因为有你这样不善于语言运用的粗人……你干啥呀?”

韩文清拎着叶修后脖颈把人叼进卧室,直接往床上一扔。

“我现在让你理解刚才那句话的正确含义。”韩文清如是说。

“怕你?来就来嘛。”叶修做死地还穿着韩文清的浴袍,既然一言一行皆在做死,其结局……自然就是包死。


苏沐橙问过叶修,是否后悔过自己的决定。

叶修当时正呼噜呼噜喝着韩文清早起煮的让他带来公司当午饭的粥,听到这问题笑嘻嘻地抬头反问:“沐橙你觉得呢?”

苏沐橙给他逗笑了,拿手指去戳他额头,道:“你就是得瑟!”

叶修就是得瑟,他有得瑟的资本嘛。


将近三十年的人生,他双手染血。

可是还是有人愿意接受这样满身血腥气的他。

他觉得自己很幸运,却又难免有些阴暗的小心思。

他想,自己杀了太多的人,韩文清却情愿被他染上罪恶。

他想,韩文清被他害得,以后大概得陪他一起下地狱了。

但这样的认知,却让他有了一丝不该有的窃喜。

就这样吧,韩文清。

他大概,已经爱上他了。


—END—


番外小段子。


时间:韩叶开始交往一星期后。

地点:韩文清公寓卧室里。

事件:传说中的第一次。

叶修的袖子里竟然还藏了一把刀,这个发现让韩文清的脸直接黑成锅底。

重重的一下顶弄让叶修叫出声来,手腕一软,刀子从掌心滑落,被韩文清迅速扔下了床。

老韩……这是情趣……叶修还敢笑,韩文清给他气得低头就把他嘴唇啃出了血。

带凶器上床这种事情导致的直接后果是,叶修事后在床上休整了一整天。

真是和谐呢两位。


—番外END—

评论(23)
热度(214)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