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是我在打哈欠(* ̄0 ̄)
好好学习。
好好工作。
好好写文。
好好生活。

【韩叶】活着

*三百粉点文还债,@=ω= 锦瑟姑娘点的重案组组长韩文清×法医叶修,脑洞开太大写的有点长orz。
*刘皓粉勿入。
*标题废,别打。
*加入了很多个人对警察啊人生啊什么的理解,希望不要太OOC。


00.


尖叫、火光、爆炸声。

男人搂紧怀里哭泣的孩子,爆炸产生的碎屑狠狠砸在他背上。

“我会……让你活着……”

“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但我还是希望你能……不要恨我……”

孩子抽泣着,全身发抖,微启双唇就吐出三个字——

“我恨你。”


01.


夜,十二点。

终于将手头的案子全部收尾,重案组每个成员脸上都带着欣慰的笑意,却仍是难掩疲倦。他们为了每个案子都是全力以赴,破案期间能不睡就不睡,就连一向喜欢规律作息的副组长张新杰,有时都不得不彻夜不眠。

“回家休息去吧,路上小心。”组长韩文清对众人说着,听得出来他在尽力让自己的语调柔和些。

“是。”众人于是纷纷韩文清道了别,三三两两有说有笑地离开。

韩文清披上外套,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关了灯锁了门,转身就看见走廊尽头法医室的灯光亮得格外突兀。

那家伙……今晚还要验尸吗?韩文清微微皱起眉,向着法医室走去。


“老韩你那边的案子结束啦?”叶修果然还在法医室里面,见到韩文清进来就问了一句,声音被口罩阻挡了一下听上去闷闷的。

“昨天晚上不是刚熬了一晚上?”韩文清披上墙上挂着的白大褂,戴好口罩手套走到叶修身边,和他一起看着解剖台上脸朝下的尸体,“今晚怎么还有?”

“没办法啊,本来今晚我打算回去的,大眼他们交警队接到一起车祸报警,人当场就死了,所以我就跟着他们过去了。”叶修指了指尸体背上的伤痕,“碾压的痕迹还是很明显的,而且从数目上看碾压还不止一次。我猜过去死亡原因应该是被碾压后多处内脏破裂。”

“是故意杀人?”

“不知道,”叶修说,“大眼带人查监控去了。”叶修抬头看韩文清,“要是是谋杀,这案子估计就得移交给你们了。”

“是,”韩文清点头,话题又是一转,“你怎么也不留个助手帮你。”

“今天白天我睡了一觉的,但是昨天的后续工作啊验尸报告啊啥的是他们帮我做的,所以今天我就让他们先回去了。”叶修侧过头看韩文清,“你留下来陪我啊?”

“嗯,”韩文清迎着叶修的目光看回去,“我困了就去那边椅子上睡会儿。”

“不然还是回家去呗?我怕待会儿大眼那帮人来了看你在这杵这儿直接给你吓哭。”叶修调侃着,话说完又开始划拉那尸体。

“不会吓哭,”韩文清黑着脸,“而且……家里没有你。”

叶修的动作顿住。

他也想不起来两人多久没好好见面好好说话好好谈情了,那个家也不知道空置了多久。

他们一个警察一个法医,都是忙起来昏天黑地的职业,这段时间工作繁多,就算见面也是在警局擦肩而过,有时连打声招呼都来不及。

他们就这样忙碌地活着,彼此索取一点温暖和慰藉,也能感受到平凡又渺小的幸福。

“老韩你啊……是不是偷看云秀的电视剧啦?”叶修微微摇头,“这肯定是把人台词学来了啊。”

“别瞎说,”韩文清瞪他,“专心验你的尸去。”

叶修带着笑意说好,接着就垂眸专注于工作不再与韩文清说话。

韩文清静静望着他的侧脸。

睫毛挺长的,看上去很柔软……半敛的眼睛里凝结着他的坚持与专注。

叶修……

这个在他初到警局时就和他水火不容甚至被称作他的宿敌的男人,偏偏成了如今他最放不下的人。

命运这种东西啊,是吧,可喜欢捉弄人了呢。


结果韩文清还是没撑住去椅子上睡了。

他睡得不太安稳。

他梦到了两年前的叶修,那个抱着一个小女孩跪在火海里仿佛一座雕塑似的叶修。

韩文清还记得他把叶修连带着小女孩救出来后的场景。

叶修满脸的黑灰满身的伤痕,一边流泪一边艰难地笑,他看着小女孩被送上救护车,用颤抖的手死死攥住韩文清的胳膊,蹭了他满手的血污。

然后仰起脸,对着韩文清说:“谢谢。”

韩文清记得他的眼神,就像是得了救赎的罪人一般,偏偏又带着同以往一样的清澈和坚持,让韩文清有那么一瞬间搞不清眼前的人是不是叶修……


“老韩……韩文清,喂。”叶修不算轻柔地摇晃着韩文清,“我这边事情结束了,我们……回家吧。”

韩文清很迅速地清醒过来,“验尸结果呢?”

“报告我交上去了,是不是谋杀让大眼他们去判断。”叶修说着打了个哈欠,“老韩你睡得够久的,天都大亮了。”

韩文清望向窗外,果然已是阳光明媚。

“回家吧。”


02.


“你最近心情不错。”走在回家的路上,韩文清对叶修说。

“嗯,”叶修微笑着点头,“工作都挺顺利,手下那帮人都很好,而且……那孩子最近肯让我见她了。”

韩文清一愣,“你又去找她了?什么时候?”

“每个周日没事的话……都会去。”叶修说,“她现在看上去过得挺好,听她的叔叔说成绩也很优异——这我就放心了。”

“她肯见你了啊……”韩文清喃喃,“太好了……”

“她上次还给我倒了杯茶,”叶修说,“虽然一声不吭地,倒完就回房间做作业了。”

韩文清将叶修略带冰凉的手指在掌心里握紧,希望那一点点热度可以安抚身边的人。

“没关系的,慢慢来。”叶修对他笑了笑,那笑容恰到好处地,云淡风轻。


03.


二人口中的女孩,是两年前一起事件中的幸存者。

两年前,叶修已经是全市最好的法医,认真工作,为人……还算随和,扣掉满口垃圾话的话。

只是当时在他手下的几个年轻人总觉得叶修是他们前途的障碍,因为叶修总对他们说他们“太冒进”“资历尚浅”“不合适”。

事实上叶修就是这么实事求是地认为。

他觉得年轻人比较浮躁,这会儿有点怨言是肯定的,也就没有太去管,可是事情就在他来不及发现的时候,缓缓滑向了极端。

发现部下吸毒,纯属偶然。

但他向来正直,于是向上举报,就是必然。

那个叫刘皓的,打伤了来捉拿他的警察,带着两三个人跑了。过了两三天,警察局接到报案,有人绑架了一家三口,声称在附近布下了炸弹。

警方迅速派人赶赴现场,叶修作为技术人员也随行,到了现场之后他们才发现,作案的不是别人,正是刘皓和那几个跟他一起跑路的人。

刘皓要提条件,说让他们把叶修放进来,他就让那一家三口出去。

指挥部询问叶修是否愿意替换人质,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可是谁也没料到,叶修刚进入人质所在的室内,爆炸就发生了。

年轻的夫妇被当场炸死,他们离爆炸装置安装的地方最接近。

“我只想看着你痛苦,”刘皓笑着对叶修说,“看,你以为你能救得了他们……”他指着夫妇的尸体,“你感受到你的无能了吗?你感受到你的自大了吗?你感受到痛苦了吗?”

叶修把不断哭喊的女孩护在怀里,对着刘皓嘲讽地笑:“你永远毁灭不了我,今天这场悲剧,毁灭的只有你和这个家庭。我是很痛苦很自责,但我再怎么样,也不如你无能,靠暴力发泄怨恨的你,不过是最低级的败类罢了。”

刘皓疯了一样冲向叶修,叶修闪躲着,刻意将他引到窗边。

今天的狙击手是枪王周泽楷。

子弹精准地命中刘皓的太阳穴,这个前一秒还挥舞着手中匕首的疯狂的男人,像个被遗弃的破烂木偶一样,连挣扎都没有地,安静地倒下了。

爆炸还在继续,女孩仍在哭泣。

叶修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平静,他心里痛苦自责得不得了,刘皓是因为他杀了那对无辜的夫妇,这是他不得不面对的,残酷。

又一轮爆炸,叶修背过身蹲下,用后背为怀里的女孩挡去爆炸产生的气浪和飞溅的建筑物的碎屑。

女孩嗓子已经哑了,还在不停地叫着爸爸妈妈,她已经七八岁,听得懂那个凶手的话,她知道那人是为了报复抱着自己的这个人才杀了她的父母,所以她挣扎,她不愿意待在叶修的怀抱里。

“你害死了我的爸爸妈妈!”她哑着嗓子喊,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根针,狠狠地刺在叶修心上。

可是他除了抱紧她,什么都做不了。

他受了伤,基本上站不起来了。

“我会……让你活着……”叶修轻声说,希望能稍微使女孩平静下来,“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但我还是希望你能……不要恨我……”

女孩瞪着他,抽噎着,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恨意。

“我恨你。”

这三个字像是法庭上法官落下的锤,判定了叶修的“罪孽”,给他套上了沉重而令他痛苦不堪的枷锁。

“马上就有人来救我们了……”



韩文清冲进来的时候叶修是跪在角落里的,看着自己的眼神仿佛是得到了救赎。

最终叶修和女孩被救出,随后叶修主动提出停职一年。

他养伤期间,韩文清一直在照顾他,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他们在一起了。

韩文清知道这次事件是叶修的劫数,也成了他的心结。

当警察的,从事刑侦方面工作的,谁能保证每次案件都能得以侦破?谁能保证自己不会一时失手?谁能保证每个受害人的利益都能被维护?

从穿上那身制服起,不,甚至是更久之前,他们就已经做好了觉悟,迎接这样一条艰辛而责任重大的路,在所有人的注目监督下,活着。

可是那一刻真正到来时,都会不可避免地自责、愧疚、后悔、心如刀割。

“那不是我的过错,我知道,”叶修坐在病床上,对韩文清说,“我分得清楚对与错,可是我不可能不自责。因为刘皓曾是我的部下,他出了问题,我肯定有责任。我也不可能不痛心,因为那对夫妇的死与我有关。但我不是导火索,我只是催化剂,如果刘皓是这样一个人,他犯罪的那一天,就算没有我,也一定会到来。”

“我担心那孩子,她太小,却经历了这样的事。”叶修低下头,“她不愿意见我,我上次去看她,她把我砸出来了呢。”

“我不希望一个孩子带着仇恨活下去。”

所以叶修伤好了之后不断去女孩叔叔家询问女孩的情况,希望能和她谈谈。

警局方面也派出了心理医生喻文州定期检查女孩的心理健康。连韩文清也去拜访过她,因为那女孩是个好孩子,叶修也是个好人,他不想让女孩一直戴着有色眼镜看叶修。

转眼两年过去了,叶修又回到警局任职,法医室技术组人员也算是大换水,现在这批人和叶修相处得非常好。


终于连那孩子也愿意见叶修了吗……韩文清看着叶修微笑的脸,心想,真是太好了。


虽然他们会经历无数的考验,看见无数的泪水,甚至会不停跌倒,被人怨恨。

但他们不会停下他们的脚步。

那是他们的使命,他们的责任,他们视其为神圣。

就像叶修,他把那场阴影藏在了心里,调整状态继续做一个优秀的法医,不会有半点颓废懈怠,为更多的案件提供准确的线索……这才是对亡者最好的告慰。


04.


这天警局里来了客人,说要见叶修。

叶修疑惑地走进会客室,看见里面坐着的人之后,惊讶得差点说不出话。

“早上好。”女孩扎着漂亮的马尾,清秀又可爱,一双眼睛仍是大大的,却再也看不见昔日火场中让人刻骨铭心的怨恨。

“你怎么来了?”叶修在她对面坐下,对她露出一个微笑。

“本来我是想写信来的……但是婶婶说,有些事还是当面说更有诚意,”女孩的声音清亮亮的,“我觉得有道理,所以我就来了。”

“你说吧,我听着。”

女孩眨眨眼睛,“我决定要原谅你了。”

叶修一愣。

“事实上,我也没什么好怪罪你的,这两年,用文州叔叔的话来说,我只不过是把你当成虚幻的仇恨的宣泄对象罢了,”女孩说,“他说的东西很深奥,我经常要理解很久才能懂呢,心理医生都是这样的吗?”

叶修笑,“是啊,他们说的东西有时候听上去都不像中文。”

“不过好在我现在懂啦,”女孩说,“我所谓的‘仇恨’一开始就是不存在的,因为我该恨的人,两年前就死了,那个杀死我父母的,真正的凶手,早死透了。你也是被牵连进来的,是受害者,所以我一开始,就不该恨你。”

女孩才十岁出头,表达却很到位,她的难过,她的矛盾,全部都可以体会到。

“可能那个凶手是借了你的名义杀人,你可能有疏忽的地方,但韩叔叔说,两年来让你一直背负着愧疚和痛苦,已经是过为严重的惩罚了。”

“韩叔叔?”叶修惊讶。

“对啊,就是把我们救出来的那个人,他前两天还来看望我。”女孩说着用手指比了个心形,“他和你是恋人啊?”

“你怎么……”

“戒指戒指,”女孩笑眯眯地指了指叶修的左手,“和韩叔叔手指上的一样啊,而且……他天天跟我讲你的光荣事迹,非常非常想,帮我们解除芥蒂呢。——看着他的脸觉得好吓人啊,但事实上是个好人。”

“他说很多人因为他的气场把他当黑社会给他递钱包啥的,那些人都是不了解他的。”女孩顿了顿,“我因为那个案件把你当仇人,也是不了解你。现在想来……我当时除了受惊吓,再加上一点轻伤以外根本没受什么伤害,都是你的功劳。”

“你那时候,一直护着我,受了很重的伤吧?”

“我该……感谢你的。”

叶修伸手摸了摸女孩的头顶,柔软的头发在掌心蹭过,带着些被阳光晒过的温暖。

“谢谢你,能原谅我。”叶修轻声说,“你是个好孩子,真的。”

“您也是个好人啊。”女孩说,“工作,要加油哦。”

叶修温和地笑笑,“我会的。”

“还有,要好好感谢文州叔叔和韩叔叔呀,”离开之前,女孩对叶修说,“文州叔叔可能是因为工作或者来开导人是他的天性,韩叔叔是真的很喜欢你啊。”

“我知道,”叶修又揉了揉女孩的头顶,“我会去道谢的。”

“要和韩叔叔幸福啊~”女孩最后欢快地大喊一声,小跑着拐个弯下了楼梯。

“有没有必要让整层楼听见啊……”叶修迎着来往同事们猥琐的笑脸,倚在会客室的门框上叼着烟长叹。

“不许抽烟,”韩文清走过来,恶狠狠地把他嘴上的烟夺下来按灭在一旁垃圾桶顶上的烟灰缸里,“她和你说了什么?”

“说她原谅我了叫我感谢你和文州之后和你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早日反攻翻身做家主。”叶修一串话说下来气都不带喘。

“你黄少天附身?”韩文清掐他的脸,“最后一句就在那胡扯,人一个十岁小姑娘哪懂这些,再说反攻你也别想。”

“她都看出来我俩是恋人了,”叶修用手指比了个心形,“这孩子前途无量……”

“她是很聪明,听得进道理,希望她可以过好她的人生。”韩文清严肃地说,“好了回去工作去。”

他们回到各自的岗位,做好各自的工作。

心结既然已经解开,接下来的日子,会更轻松明朗吧。


05.


晚上洗完澡两个人窝在被子里纯聊天。

“我很高兴她能来和我说那些话,”叶修说。

“看得出来。”

“我当了这么多年法医,跟那么多死人打过交道,所以一直觉得,活着真好。”

韩文清沉默着听他说。

“人活着,就是一直在期待,在希冀着那些……呃……被称作‘正能量’的东西吧?那些来自他人的温暖、关切、宽容、理解,还有爱,没有这些,人是不能正常地活下去的。”

“我很感激她给我的宽容和理解,也很感激你给我的温暖和爱。”

黑夜让他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不带半点羞涩和顾忌。

“我感激美好的一切,这一切让我觉得活着真好。”

“你呢?”

“我和你一样。”韩文清的吻轻柔地落在叶修额头,“我的美好的一切,会让我就算必须不断挣扎也要活下去。”

警察是危险的职业,他们把保护公民的利益当作责任抗在肩上,再艰难也得一直冲在最前。

但就算再危险,叶修也始终愿意相信,韩文清可以活下来。

“活着很好,和你在一起,很好。”韩文清说,“我不会死的。”

“你要是死了,那女孩的祝福岂不是被我们辜负了?”叶修在韩文清怀里动了动,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嗯。”韩文清搂紧他,“很晚了,睡吧。”

“晚安。”

“晚安。”


太阳总是能升起,黑夜总是会过去。

只要还活着,一切都会有希望。


—END—


其实我也不知道主题是啥【。】
就是觉得活着真好【?】
最近没什么文力,自己不太满意这篇,以后看看应该会改一点,到时候改了会告诉大家的【跪】

评论(15)
热度(154)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