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我又拥有了鱼丸给我的头像!
争做没有感情的写文机器
沉迷学习ing

【韩叶】人偶

*这是韩叶#卡成狗系列#【你他妈。
*韩叶only,架空。
*人偶师韩文清×伪人偶叶修设定。
*这是一篇童话故事。
*很想写点又萌又治愈的东西啊!
*大概会OOC。


00.


人偶是空虚之物。

只因其极似人形而无魂无魄。


01.


铅笔在图纸上细细勾勒,发出沙沙的声音。

新的人偶眼角略微下垂,嘴边总是带着微笑,五官清秀又精致。

新的人偶肤色一定要白,黑色的头发要比较柔软,眼睛要黑白分明,就算是空洞的也不要太过呆滞。

新的人偶不要太高,站在桌上恰好能和他对视的高度就好,不要太胖,纤瘦一些比较好制作服装。


刻刀一点点削去木料,再把人形雕琢得更细致,木屑纷纷扬扬像下了场小雪,沉积在未成形的人偶脚下变为山丘似的白花花的一小堆。

新的人偶脸型很漂亮,下巴有个圆润的弧度不会太尖锐,脸颊看上去有点肉,像是有些虚胖,这样应该比较生动。

新的人偶有球状的关节,可以灵活地转动做出不可思议的动作,下颚做成可以开合的样式,似乎真的会说话。

新的人偶朴素又安静,还没有上色的眼睛已经带上了笑意,像是欣喜于自己的即将诞生。对了,眼皮也是可以开合的,这样就更接近人类了。


然后是上色,柔软的笔锋顺着木料的脉络扫过每一块需要着色的区域。

新的人偶并不艳丽,没有什么金色的头发或者碧绿的眼睛,嘴唇并没有那么红,是浅浅的粉,看上去很柔软。

新的人偶就像设计好的那样皮肤很白,也不是白得和纸一样的颜色,而像是带了点病态的苍白,这样让他更加栩栩如生。

新的人偶有白皙修长的手指,连指甲盖都被仔细地雕刻成漂亮的形状,指尖泛着珍珠一样的柔光。


新的人偶终于制成了。

年轻的人偶师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对着自己的作品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韩文清不打算卖掉这个人偶,他决定让他留在店里,陪在自己身边。

他找来了张新杰,这是经常帮他的人偶制作服装的裁缝,他们给新的人偶设计了一套最普通的便服,白衬衫小背心,牛仔裤小皮靴。

于是新的人偶就站在了韩文清工作的那张桌子上,看着他制作一个又一个新的人偶,安安静静,一语不发。

直到某一天,韩文清不小心被刻刀划伤了手,又在抬高手臂去寻找柜子里的绷带时,将自己的血滴在了人偶的脸上。

那滴温热的、鲜红的血滴,顺着安静的人偶苍白的脸,缓缓滑进衣领,缓缓划过他的心口。

然后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地,被人偶悄悄吸收了。

韩文清并没有发现这一切。

他不知道当晚自己入睡后,那个站在他桌上的特别的人偶,在黑暗里悄悄眨了眨眼睛。


02.


韩文清觉得自己遇到了人生的一道坎。

跨过去,还是把它填掉,这是一个问题。

他瞪着坐在桌上晃着腿的人偶,半晌无语。

“你就是做出这个身体的人啊,技术不错嘛~”人偶发出声音,下颚一张一合。

他的声音有些模糊,有点细碎的回声,像被禁锢在某个狭小的容器里又悬浮在半空中一样,空洞而摸不着实际。

“你是谁?”韩文清深深皱起眉——他可不想把个来路不明的可疑家伙留在这里。

“我?我是在这附近游荡的孤魂,”人偶轻快地说,“你可以叫我叶修。”

“你为什么会在我的人偶里。”韩文清冷静地又一次发问。

“人偶是空虚之物,”叶修看着他,说,“悲哀地、空虚地、想填满这个空荡荡的躯壳。它们渴求灵魂,渴求任何一个让自己更接近人类的机会,但这需要契约。——你不知道契约是什么吗?”

“不知道。”韩文清想着,他从来不记得自己和人偶有过什么契约。

“这都不知道啊?”叶修摇头,他脸上的微笑因为语气的嘲讽也显得嘲讽起来,这让韩文清不太愉快,“契约,就是人形师的一滴血,滴在人偶心口的一滴血。”叶修抬起手,指着韩文清裹着绷带的手指,继续说,“昨天你的手指受了伤吧?既然你不知道契约这回事儿,那就是不小心把血蹭到这个木偶身上了。”

“所以啊,我年轻的人偶师,”叶修仰起头看着高大的韩文清,“要小心,这次寄居在这里的是我这个善良的好鬼,下次再不小心,搞来个厉鬼捣蛋鬼啥的,就不好整了哟~”

“不过,既然你给了我身体,”叶修把小小的手掌塞进韩文清宽大的掌心里,“作为回报,就让我陪着你吧。”

韩文清制作这个人偶的本意,就是想让他陪着自己。

就算里面莫名其妙地多了个灵魂,不会发生不好的事情的话,就让他留下来吧。

而且总不好把个会说话会自己乱动的人偶丢出去。

“好。”韩文清握住人偶的手,“但你不可以打扰我工作。”

“行啊~”叶修歪过头,脸上的微笑显得特别天真。

不知道是不是有了灵魂的缘故,人偶的眼睛有了神采,不再是混沌的黑。

年轻的人偶师和他有了灵魂的人偶,就这么开始了在一起的生活。


03.


叶修后来才想起来问韩文清的名字,知道了以后就开始叫他老韩。

然后韩文清就呵呵了——“善良的好鬼”?说什么鬼话。

叶修喜欢飙各种垃圾话,除了在韩文清需要专心工作的时候他比较安静,其他时候几乎是随时随地左一句右一句放嘲讽。

“闭嘴。”

这两个字成为了韩文清的口头禅。

至于在韩文清工作的时候,叶修就惹人喜欢得多——他会帮他递点工具,或者扛着块毛巾来给他擦擦汗。实在闲着无事,他就翻窗踩着韩文清在窗底下给他垫的砖头一个人偶坐到院子那棵树的树荫里去,像个真正的人偶那样坐着。小小的不知名的鹅黄色的鸟儿喜欢飞落到他身上唱歌,偶尔衔来小小的不知名的漂亮的野花,用自己的喙将它戴在人偶的头上。

于是韩文清常常可以在工作结束后看见小小的人偶跑回来,灵活地跳上那一摞砖,然后趴在窗台上对着自己挥手、微笑。

小小的人偶精致的笑脸几乎要消融在最后一抹阳光里。窗台上绚烂的花儿开得正艳,被夕阳染成刺目的颜色;吊兰垂下碧绿的枝条、金色的鸟儿在空中盘旋着啼唱。

这场景美得像一幅画。

只是叶修一开口就毁了意境。

“老韩,我猜你今天画了八张稿扔了七张,剩下一张明天会给你撕掉。”叶修笑嘻嘻地说。

韩文清被戳中痛点——的确他最近遇到了瓶颈,画出的人偶的稿子总是不尽如人意,于是一听叶修这话他的脸立刻黑成锅底,上前就拎着叶修的后衣领把他提进来,低喝:“每天在外面待那么久你也不怕被野狗叼去了!好好给我待在这儿!我去做饭。”

“啧啧,真是傲娇啊,老韩。”叶修老老实实坐在桌子的边沿上,摇头晃脑地吐槽,不过受人偶身体的限制,摇头晃脑只能是小幅度的,“关心我就直说嘛……”

韩文清额上青筋一跳,伸手在叶修脑门儿上一弹,直接把人偶弹得向后栽倒仰面朝天。

“闭嘴。”


这样平淡又有些闹腾的日子日复一日,日复一日。

韩文清给叶修刻了个烟斗了,因为据叶修说他生前有烟瘾,之后叶修在树下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嘴里就多了个烟斗,那只鸟儿甚至会把树籽啥的扔进去。

张新杰来见过这个人偶了,对他天天往外跑的行为表示了不满,因为这样他就必须给叶修准备好几套衣服——虽然他最终还是做了一大堆,里面甚至还有几条蓬蓬裙,繁复的花边和蕾丝让叶修好一阵无语,表示自己坚决不穿。——对此韩文清表示遗憾。

韩文清把院子的篱笆加高了,到底他还是担心叶修会给野狗叼了去,叶修十分感激地编了个花环趁他认真工作没注意的时候把它戴在了他头上。——后续是韩文清扒光了叶修的衣服把花环缠在了叶修身上把他晾了一晚。——叶修表示这真是耻辱。

……

日复一日,日复一日。


03.


日日啼唱并为叶修送来鲜花的鸟儿死去了,韩文清和叶修将它埋葬在院子里的树下。

叶修用鲜花为它垒起一个小小的坟堆。

韩文清盘腿坐在树下,背靠着树干,叶修坐在他的膝盖上。

“这个时候我还是有点不满的……对你给我的木偶的身体。”

“?”韩文清疑惑地看着他小小的后脑勺。

“因为一直只能有微笑的表情啊。”叶修缓缓地转头,好死不死惊悚地转了个一百八十度,正脸对着韩文清,“请让我做个悲伤的表情好吗?”

韩文清:“……”
虽然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但这样一来什么气氛都没有了好吗。

“算啦,哥不为难你。”叶修把头转回去,“能有这个身体……已经够好了,没有的话我还是只野鬼呢。”

“你能来……很好。”韩文清宽大的手掌盖在叶修头上揉了揉,“能认识叶修,我觉得很好。”

叶修许久没说话。

微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坟堆上的鲜花或被卷起拥抱天空。

“老韩啊……”叶修似乎是叹了一声,“谢谢你。”


叶修没有告诉他,自己陪不了他多久了。

这个灵魂不属于这个人偶,注定不能永远寄居其中。

等到要离开的那一天……韩文清会是什么样的?

离开之后,他会看着那个不再活动的人偶,想起曾经寄居其中的那个名叫叶修的灵魂吗?


04.


叶修最近经常一动不动。韩文清有些担心,有的时候叫叶修的名字他都要很久才反应过来。

“你怎么了?”韩文清皱着眉,看着坐在桌子边沿上的小人偶。

“大概是……累了?”叶修知道这不是一个用来搪塞的好借口,可他真不知道该如何欺骗韩文清。

他从来不想骗他。

“你别搪塞我。”韩文清看上去有些不耐烦。

叶修已经陪了他十年,陪着他从一个初出茅庐的人偶工匠,成为了现在远近闻名人偶大师……现在叶修明显是出了什么问题,可是偏偏不肯告诉自己——烦!

“老韩你……哈哈哈,担心的时候黑着张脸,生气的时候黑着张脸,根本不会变嘛——谁知道你在表达什么?”叶修抬手戳了戳韩文清的脸,笑道。

“别闹,快说。”韩文清抓住他的手,没有一点要跟他笑闹的意思。

叶修看着他,漆黑的眼睛里隐隐有一抹幽光在跃动。

沉默,沉默,枷锁一样的沉默。

韩文清扔下三个字,将沉默击碎的同时也在叶修下定的决心上狠狠砸了一下——

“没出息。”

他说完就走,叶修望着他的背影,攥紧了拳头。

叶修知道,韩文清真的生气了。


05.


夜里叶修悄悄从桌上爬下来,偷偷摸上了韩文清的床。他看着黑暗里人偶师沉睡的脸,突然有一种想伸手触碰的冲动。

就是这个人,刚毅沉稳,用一双手制作出了自己灵魂的容器。

这十年叶修过得很快乐,比他生前的很多时候都要快乐得多——虽然他不太记得自己生前的事情了。

“韩文清,”叶修轻声念着这个名字,“睡了没?睡着了哥跟你说点事儿啊。”

“你知道人偶有了灵魂之后,为什么还是成不了人吗?”

“有两个原因,一是它们没有心,二是它们找来的灵魂根本不属于它们。”

“因此它们成不了人,而寄居其中的灵魂,也迟早有一天会因发生排斥反应而离开。”

“我陪了你十年……韩文清,”叶修在他身边躺下,“时间要到了。”


叶修很及时地爬回桌子上,等着太阳升起,等着韩文清起来继续制作昨天没有完成的人偶。

可是韩文清起来之后却没有去工作。

他从角落里翻出一个布包,将叶修塞了进去。

“喂!老韩你干啥?!不会想把我扔了吧?你始乱终弃啊啊啊!!!”

“闭上你的嘴!”韩文清怒喝,成功把人偶震住。

他背着包,带着叶修,去了村里那位最老最老的老人那里。

最老最老的老人一百多岁了,花白的眉毛长得遮住眼睛,花白的胡子长得垂到腿上。

最老最老的老人是村里最有智慧的人,德高望重,慈祥善良。韩文清把叶修的事情告诉了他,换来老人一阵叹息。

“这件事情……我不能解决。”老人抚摸着他花白的胡子,缓缓道,“但我知道一个人,他大概能帮上你……如果他也说没办法,那就没人能帮得了你了。”

“他是谁?”

“微草之城的城主,魔术师王杰希。”


韩文清带着失去意识的时间越来越长的叶修上路了。

“真狡猾啊,老韩。”叶修说,“那天晚上你醒着,竟然不说。”

“我给你气得睡不着也不想跟你说话。”韩文清瞪他。

“为什么那么想留下我?”叶修看着韩文清,“我早就死了,本不该再存在于世。”

“你很重要,”韩文清说,“对我而言。”

叶修捂胸口,“啊……好感动……我都要爱上你了。”

“别闹。”韩文清在自己肩膀上坐着的人偶扶稳。

“我说真的,老韩,没闹。”叶修揽着韩文清的脑袋,轻声说。

“我很爱你啊。”

韩文清愣住,随即紧紧抓住叶修的一只手,坚定道:“我会一直陪着你。”

叶修低声笑起来,却掩不住笑声里的难过。

分别的难过。


06.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接下来只能靠你自己了。”王杰希穿着一身巫师的袍子,露出了悲伤又遗憾的神情,他对面的叶修又一次失去了意识。小小的人偶躺在桌面上敞开衣襟,心口处画着一个奇怪的阵,“我很抱歉。”

“不……是我们打扰你了。”韩文清看着桌面上的人偶,轻声道,“但是……靠我?要怎么做?”

王杰希摇了摇头,“我只知道有这个阵,剩下的……只能随缘,如何让这个阵发动,我也不知道。”

韩文清觉得全身都是沉重的,一颗心更是有如坠铅,他抱起桌面上的人偶,步履沉重地离开,留下沉稳的魔道学者和他腼腆的弟子。


“老师……我记得……书上有写救那人偶的办法……”高英杰看着离去的韩文清,有点难过。

“可那种方法不能由人指点,”王杰希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得意门生,“由人指点后就无效了——我猜你忘了这一句?”

少年脸蛋通红,怯怯地点头。

“能救他的,只有最真切的愿望和最真挚的感情,不能有一点他人的干涉。”王杰希垂下眼帘,“祝他们好运吧。”


07.


“没事儿的老韩,我一走就速度去投胎,说不定你再等个十年八年的我就回来啦。”叶修安慰着韩文清,可是很明显这安慰没起到一点作用,“说不定投到你儿子身上啥的……”

韩文清没有搭话。

叶修也不说话了。

这种情况想逗比一点活跃气氛都不行啊!叶修只觉得急,抓心挠肝的急。


韩文清带着叶修……回家。

叶修睡睡醒醒——姑且这样形容吧——状态很不稳定,韩文清终于开始和他说话,而且是不停地在说,试图阻止叶修失去意识,可是没用,走到半路,叶修一天只能醒着两三个小时了。

叶修的灵魂终于撑不住了,这时候他们正在翻过一座山。

“老韩,你把我放下来。”叶修的声音倒是听不出虚弱。

韩文清依言将他放在草地上。

“我要走啦。”人偶眨了眨他漆黑的大眼睛,说。

“嗯。”

“你别哭鼻子。”

“不会。”

小小的人偶微笑着,对他张开双手。

“韩文清,我很爱你啊。”

韩文清抱住他,“我也很爱你。”

“再见。”

“……嗯。”

人偶的双手垂下了,它终于成为了一个普通的人偶,眼睛里再也不会有一点光彩。

韩文清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从那个人偶的身体里离开,一点一点,仿佛生命的流逝。

他突然将人偶放回地面,扯开它的衣领,看着那个王杰希画下的阵,喊道:“为什么还不发动!要来不及了!怎么才能发动啊!”他的拳头砸向地面,发出绝望的一声响。

韩文清失控了,人生第一次,因为叶修。

再见什么啊!去哪里再见啊!

他不想让叶修离开,却无可奈何。

冰凉的液体划过他刀削般坚毅的脸,落在人偶的心口,落在那个诡异又不靠谱的阵上。

韩文清眼睁睁看着那个阵吸收了那一点点液体,却是变成了血红色……最终消失不见。

最后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叶修说的再见管用吗?韩文清不知道。

如果管用的话……

“我等你回来。”


08.


“老师,他还活着吗?”

“活着,活得好好的。”魔道学者捧着一杯香草茶,露出一个微笑,“昔日的‘智者’叶修,竟然会变成一抹游魂钻进他一直想见的人亲手制作的人偶里,真是有意思。”

“那他现在在哪里?”

“我记得是在南方一个叫‘兴欣’的小村庄里吧……?一直保持着封印没醒过来呢。”

“封印?”

“他受了很重的伤,就把自己封印起来养伤……我估计他十年间容貌都没有变化。”王杰希淡淡道,“他被那韩文清带来的时候,似乎是忘记了很多东西,不记得自己的身份……而且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那个阵,是指引他的灵魂回归被封印的身体里的吧?”少年小声说,“这样他就可以自己解开封印了。”

“对,”王杰希揉了揉弟子的头发,“那个阵发动的条件是‘爱人的血和泪’。”

“爱人的血和泪”啊……高英杰小脸红红,想不到那位韩先生看上去凶巴巴的……对自己的人偶那么感情深厚啊……这叫什么……铁汉柔情?

少年抖了两抖,觉得自己脑补过头了。

但是……这样的感情真的很令人感动啊。


09.


韩文清带着人偶回到了村庄,继续当自己的人偶师。

他做出来的人偶还是那么栩栩如生,那么精致美丽,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

韩文清还是原来的韩文清,认真工作刚正不阿。

韩文清和以前的韩文清终归有了不同,工作的时候手会伸向一边像在让谁递给自己什么东西,额头上的汗也经常忘了去擦。结束一天工作之后他会习惯性地望向鲜花盛开的窗台,一个人吃饭的时候会想念某个嘲讽的声音。夜深人静时他在想那个名叫叶修的灵魂,想过去他还在的日子,想现在他在什么地方,想未来他会不会投个好胎。

习惯一旦养成很难改掉,习惯的人一旦离开就会不断去回忆。

曾经被叶修的灵魂寄居过的人偶还站在他的工作台上,露出冰冷空洞的微笑。

平淡又略带寂寞的生活日复一日。

直到不久后的某一天。


韩文清打开门,阳光倾泄而入,站在阳光里的年轻人对自己伸出手,笑道:

“初次见面,我是叶修,括号,正牌的身体和灵魂,再括号。”

韩文清握住他的手,感受到了微微汗湿的掌心里人类的温度。

人偶不会有的温度。

年轻人张开双臂,“我回来了。”

莫名的强烈的熟悉感促使韩去拥抱那个和工作台上那个人偶有六七分相似的年轻人,然后开口——

“欢迎回来。”


天很蓝,花正开。

人偶师与他有了灵魂的人偶相伴十年,终于能以两个人类的身份拥抱。

没有深情而沉重的告白,也没有欢欣鼓舞喜极而泣,他们简单地拥抱,仿佛拥抱住的是整个世界……或者,是爱情。

命运没有辜负执着等待的人偶师,告诉他他要的那个人已经到货,请签收,以及接下来你们就甜甜蜜蜜地过闪瞎狗眼的日子去吧。

草长莺飞,来日方长。


10.


人偶是空虚之物。

可它们向来为陪伴而生,为排解孤独而存在。

我想,人偶用自己的空虚承载的,是爱。


—FIN—


之后大概有番外⊙▽⊙
求帮忙抓BUGqwq
依然没文力。。。【躺平】

评论(32)
热度(278)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