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是我在打哈欠(* ̄0 ̄)
好好学习。
好好工作。
好好写文。
好好生活。

【韩叶】Yes, I do.

*给阿诺姑娘 @灰尘_不窗不窗不窗  的点文!
*从八月拖到现在真是对不起【跪】手机艾特不到真是对不起orz
*从标题就应该看得出来是什么梗吧⊙▽⊙
*好久没写文手生了……发出来有点谜之紧张……
*甜甜甜甜甜甜,希望没有OOC

—以下正文—


【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揭下了它浩瀚的面具。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个永恒的吻】*


苏沐橙似乎决定了要在退役后找个文雅的职业,比如说作家诗人一类,然后开始走她的文艺小清新淑女路线。于是这妹子最近开始啃书了,叶修见她走到哪儿都抱着本书烟都快叼不住了——他记得苏沐橙上学的时候并不是个爱看书的人,尤其是厚如板砖的那种名著,她几乎碰都不碰。

“你最近没事儿吧?”叶修担忧地摸摸苏沐橙,“没吃坏东西吧?”

苏沐橙拍掉他的爪子,瞪他一眼,“矜持点儿,我有家室了╯▽╰”

叶修:“呵。”
你刚开始职业生涯那会儿哥就有家室了。

“哎,你别摆嘲讽脸,说了我也想舞文弄墨一回啦~”苏沐橙兴高采烈地说,“你也拿几本书回去看看嘛,别到时候发现自己这辈子除了课本啥书都没看过。”

叶修向来是没有心思去读书的,突然叫他开始看书……还真是难为他了。

“看来你有家室之后心思细腻了啊,”叶修看着苏沐橙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转移话题,“那个戒指,训练的时候你都舍不得戴,训练一结束就迫不及待戴起来得瑟。”

苏沐橙眨巴眨巴眼睛,笑,“你羡慕我?叫老韩也给你买一个去,或者你给你俩买一对,戴上之后俩手凑一起拍张照发微博……”

“啧啧啧……要不要这么拉仇恨啊?”叶修扶额。

苏沐橙吐了吐舌头表示不满,“你觉得你们俩以前不够拉仇恨吗?我可是听说你们网游时代就在世界频道上秀恩爱了啊。”

叶修打个哈哈带过了年少轻狂的那些事儿,把话题扯了回来,道:“总之戒指这种形式上的东西吧……我也不知道它到底重不重要。”

“怎么不重要了?”苏沐橙摩挲着手上的戒指,“这是爱人之间的纽带啊……他给我戴上戒指的那一瞬间……大概是这段爱情开始之后最令我感到幸福的一刻。”苏沐橙抬起她漂亮的眼睛,让叶修看清她眼中饱含的一汪笑意,“之前你说你俩冠军戒指加起来可以戴满一只手,这大概是你们特有的浪漫……或者说爱情的见证?但是……就证明你们的感情这方面,冠军戒指还不够,它们倾向于你们各自的荣耀。”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看起来很认真地在思考苏沐橙说的话。

苏沐橙还想再说点什么,叶修却突然开了口。

“也许你说的对,”他温和地笑了笑,“说不定我可以给老韩准备个惊喜啥的。”

苏沐橙得意地笑了。

可是说不定,老韩比你早一步意识到这个问题哦。

她心里想着。

——

“为什么……是诗集啊……?”叶修哭笑不得地拆开苏沐橙送给他的书,“送书难道不应该送点小说啊啥的吗……好歹让人感兴趣一点啊……这啥诗……《飞鸟集》?这难道不是文艺青年才看的?”

叶修捧着那本装帧精美的诗集,坐在书房里,午后的阳光暖得让人昏昏欲睡。

这大概是很好的睡前读物,叶修想,看两页大概就想睡了。

修长的手指翻开书页,油墨的清香弥散在空气里。

“也是醉了,突然觉得这场景有些高端。”叶修默默吐槽。

藤椅,阳光,诗集,叶修觉得自己提前进入了老年期。

【夏天的飞鸟,飞到我的窗前唱歌,又飞去了。秋天的黄叶,它们没什么可唱,只叹息一声,飞落在那里。】

一首诗……原来可以只有两行?

叶修觉得困了。

——

韩文清轻手轻脚地打开家门,认真听了一会儿,没有听到什么敲击键盘啊指挥抢BOSS啊之类的声音。

叶修不在家?还是在睡觉?韩文清有些疑惑,四处看了看,接着发现叶修坐在书房里睡着了。

不要在书房里午睡啊。韩文清心里叹气,轻轻推开了书房的门。

叶修陷在藤椅里,碎发垂落在额头上,眉目都舒展开,微启着双唇,看上去安静得不可思议。阳光把窗户连带着窗台上盆栽的影子投到他身上,一片一片的叶子在网格间穿梭成诗。

叶修的膝盖上平摊着一本书,根本没有翻动几页,韩文清知道他向来没有耐心看书,于是大概知道了他在书房里睡着的原因。

偏偏他人畜无害的睡脸和修长白皙的手指让这样的场景没有一点违和感,甚至于有些赏心悦目了。

韩文清默默攥紧了掌心里的东西。

他走到叶修面前,微微俯下身,叫了一声,“叶修。”

叶修在睡梦中听见他的声音,皱了皱眉,睫毛颤了颤,好一会儿才睁开眼,那模样活像只没睡饱的猫。

“老韩啊……别吓我啊……”叶修揉揉眼睛,解释道,“沐橙给我的书催眠效果实在太好了……”

韩文清没说话,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怎么了你?”叶修见他弓着身子,笑,“准备扶我起驾?”

韩文清瞪他一眼,摇了摇头,道:“有样东西……想给你。”

叶修歪头,“?”

然后他看见韩文清把手口袋里缓缓抽出来,拳头伸到自己面前的书页上,再慢慢张开。

掌心里被他握了一路的东西摆在了书页上、叶修的眼前。

——天鹅绒的小盒子,鲜红得就像一颗心。

谁都看得出来那是什么。

叶修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

“我觉得……这个要给你,”韩文清打开了那个盒子,将里面的东西小心翼翼地取出来,“我们之间应该要有这个。”

——不出所料地,那是一对戒指。

“你为什么突然……”叶修心里千回百转——该不是沐橙在他这儿卖完安利以后嫌不过瘾又去老韩那儿搞传销了?

“前一段时间突然想到的,”韩文清打断了叶修的脑补,“大概就在参加了沐橙的婚礼之后。我知道你一直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好,形式上的东西不重要,但我还是希望有这样一种东西,只见证我们的感情。”

“怎么不告诉我啊?”叶修失笑,“你先斩后奏属于犯规。”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接受,”韩文清揉了揉叶修的发顶,“在把它们给你看之前,我一直不确定这是个惊喜还是个惊吓。”

叶修噗哧笑出声来,问:“你瞒着我自己去挑的?”

“沐橙有给我点建议。”

死丫头竟然不告诉我。叶修撇嘴,怪不得她给我讲那么长一段大道理。

“我给你戴上?”韩文清问。

叶修回过神来,看着面前这个和他纠缠了十几年的男人,笑了。

“好啊。”

他这么说。

韩文清轻轻握住叶修递过来的左手,向来刚毅的脸此刻庄严得近乎虔诚。

骨节分明的右手执起刻有“glory”和“韩文清”名字缩写的戒指,缓缓缓缓地,将那一星银光推倒无名指的末端。

这是只属于他们的仪式,没有华丽的奏乐没有在座的高堂,没有牧师的致辞没有亲朋的笑闹。只有阳光谱写的绿叶的诗,悄无声息地见证了通过指环传递的宣誓。

叶修站起身,把另一枚款式相同只有刻上的姓名不同的戒指捧在手心,说:“你愿意接受我的戒指吗?”

韩文清深深看了一眼叶修带笑的眼睛,回答道:

“我愿意。”

他将左手递给叶修,而叶修就在他的注视下,将戒指戴在了他左手的无名指上。

然后叶修俯下身,在他亲自戴上的戒指上落下一个吻。

韩文清如法炮制,随后他笑了,“你愿意接受我的戒指吗?”

“Yes, I do~”叶修花哨地拽了句英文,笑,“我愿意啊。”

然后不知是情不自禁还是出于别的什么原因,叶修接上了下一句——

“我爱你。”


每个人的生活都可以写成一本书,但不是所有人的人生都像诗集一样精美,值得庆幸的是,每个人至少可以努力让它别缺了页。

韩文清把叶修人生中略带缺憾的部分填满了。

所以,叶修永远不会后悔选择和韩文清在一起。

沐橙说的是对的,叶修张开左手,和韩文清一起看着彼此无名指上那一点银光,想着,被戴上戒指的那一瞬间,确实能感受到几乎要溢出来的幸福。

那应该是,灵魂某处被填满的一种能让人用下半生缅怀珍藏的,最喜悦的感触。

今后他们也一定会带着这只属于他们的宝贵回忆,一直携手走下去,写完他们不带一点缺憾后悔的一段人生。


—FIN—


一直没时间写文……这两天有点时间,是因为……麻麻说,你生病了,做完作业就别看书了,多睡点觉吧。
然后我就把多出来的睡眠时间拿来写文了【我真机智【不【好孩子请勿模仿【。
话说……你们猜猜沐橙和谁结婚了?

评论(33)
热度(91)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