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我又拥有了鱼丸给我的头像!
争做没有感情的写文机器
沉迷学习ing

【韩叶】十年生涯十道题

*内含@刺羽久生 久生太太点的老叶减肚子被拽回被窝梗XDDD梗是soooo萌的梗,我我我。。我尽力表现萌点qwq以及手机艾特不到啊orz
*期末考前的最后一更,给我攒点人品让我下个星期会考拿A≧^≦
*一股脑儿把积攒的甜梗全用上了,希望木有OOC【跪。
*十题是我瞎编的orz



——望食用愉快——



01.网游时代的风起云涌

一双铁拳、一杆战矛。

狭路相逢的两人自那时起便知道他们注定是对手,一招一式一拆一挡之间都带有那么一抹惺惺相惜的意味。

至此他们开启了他们的时代,带着荣耀一路辉煌。


02.初次见面的所谓不合

韩文清其实有打算在见到一叶之秋的时候和他真人PK一把。

当时战队刚成立,第一赛季正在筹备,嘉世和霸图之间也经常交流,叶秋当时作为队长自然是忙东忙西,多次和韩文清擦肩而过而对方却毫无知觉。

所以两人第一次正式会面,还是在两队第一次较量之后。

吴雪峰按照约定应付记者去了,叶秋悠哉地站在出口等那位霸图年轻的队长。

韩文清还在回味一叶之秋最后的那一个杀招,冷不丁地就看见面前站了一个人,一时间有些被惊到。

“老韩今天打得不错,就是比起我还差些w”面前的年轻人叼着烟,一张白净的脸上扣着两个浅浅的黑眼圈,嘴角带着戏谑的笑意。

韩文清瞪着眼,不敢置信:“你是……”

“别杵在风口说话,”叶秋抖了两抖,“那对面有个网吧,我们去打两局?”

韩文清看着他那虚胖的娃娃脸,心想这货不会未成年吧?这想打也下不去手啊。

“老韩?”叶秋显然没看出他在想些什么,只是催促。

韩文清犹豫了一会儿,答应了。


吴雪峰大大参加完记者会就找不着自家小队长了。

问了陶轩,发现对方也在找人,只得先放下自个儿的担心去安慰下心急的陶老板小队长好歹成年了不会丢。

挂了电话,正瞎猜小队长是不是被愤怒的霸图队员绑架了,吴雪峰就看见马路对面俩人拌着嘴走过来,其中被另一个人扯着脸的,正是叶秋。

喂喂喂不是吧那人怎么在欺负小队长!!吴雪峰脑内被一号红字刷了屏,等等那人好像是霸图队长!!?

“你就脸上肉多。”

“天生的天生的你再扯要变成大饼脸了!输了还不服气,动手动脚的。”

“我好歹赢了两局,还有,我没有不服气。”

“有。”

“没有。”

“有……咦?老吴你怎么还在这儿?”

“啊啊……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


03.自成习惯的赛后消遣


“老韩这儿的夜宵不错下次咱还来这儿吧,诶诶诶还能看比赛转播!你看你那个鹰踏……哎呦疼!”

收回敲头的筷子,“哪儿那么疼我又没用力……要吃东西快吃待会儿要凉了。”


04.不可思议的心灵感应

比如说嘉世状态下滑那段时间韩文清总是能从叶秋一成不变的笑容里看出他的无奈。

比如说叶秋一直都能分清韩文清脸上看上去没啥区别的色调并以此来判断他的心情。

长时间的相处让他们成为最了解彼此的人。

就算后来叶秋变成了叶修,一叶之秋变成了君莫笑,韩文清还是能一眼认出他,并且确定那是他。

也只有叶修懂韩文清那些细微的战术调整,只有叶修看得出他向岁月的妥协。

但是他们从不把这些微妙的默契宣之于口。


05.只有你懂的高调承诺


韩文清:我等你回来。


06.突如其来的奇葩告白

【大漠孤烟】23:48:52
告白要送什么比较好。

叶修看着这行字傻眼了。

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我没谈过恋爱你问我这事儿干啥,而是卧槽老韩准备去祸害哪家姑娘了我怎么这么不是滋味儿。

【君莫笑】23:50:47
……花?

【大漠孤烟】23:50:49
哦。

【君莫笑】23:50:54
等等老韩你看上谁了别下线啊!

叶修看着大漠孤烟灰下去的头像,突然觉得累了。

明天可以告诉沐橙自己失恋了。叶修关了电脑心塞地爬上床破天荒地准备睡觉,一边魏琛惊悚地看着他。

“老叶这才不到十二点你咋了?”

叶修没应他,陷入一个诡异的梦里去了。


第二天下午。

“兴欣的叶先生,这里是来自Q市的快递,请签收。”

叶修被快递小哥手里那个巨大沉重的箱子震惊了。

Q市……寄件人韩文清?尼玛还是空运来的?

叶修忐忑不安地在兴欣全体成员的注视下拆开了那个包装盒,然后他看到了……

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花。

天啊。他想。


07.云淡风轻的彼此鼓励

十年生涯,最多回忆,从头到尾,悲喜交加。

时光打磨着他们的心,这十年他们从年少轻狂走到宠辱不惊,场上说胜负场下只交心。就像第十赛季那场比赛结束后在选手通道里他们目光交汇,并不惊讶地在彼此眼里发现最真挚的鼓励。

“加油。”


08.话说初次的咳咳咳咳

过程是差强人意的,事后是要人老命的。

叶修趴在床上只觉得腰已经断了。

叶修大神浸淫荣耀十几年,对着电脑从早坐到晚,随便跟着姑娘们出去逛逛街拎点东西第二天肌肉都得酸疼半天。所以这第一次他被韩文清按着搞完之后,当真就下不来床了。

韩文清一边给他揉腰一边黑着脸念他。

叶修把头埋在被子里哼哼两声,自知理亏。

韩文清给他揉着揉着就揉到了肚子,觉得这地儿和其他地方手感不太一样就多揉了几把,把叶修揉得浑身发抖——痒的——结果身上更疼了。

“你干什么呢?”叶修懒洋洋地回头赏了韩文清一个不太到位的白眼,“把哥当毛绒玩具了是咋地?”

韩文清似笑非笑,“哪儿都没肉,就这儿肉多。”

叶修努力把自己撑起来一点儿,瞄了一眼自己被韩文清揉来揉去的肚子,再看看韩文清腹部硬实的肌肉,眨了眨眼睛,笑:“……我要减肥。”

韩文清挑眉,一把捏住他脸,“比赛还在打呢你现在减肥哪吃得消,这赛季结束了再说吧。还有,我已经叫你们老板娘把你所有的方便面扔了,你再吃她会告诉我,你去跟她说让她多给你吃点有营养的东西。”

叶修为自己的存货默哀三秒钟,然后总结道:“……这一刻,我感受到了母爱的力量。”

韩文清额上青筋一跳,咬牙切齿:“……又、欠、干、了?”

叶修噤声。


09.一起改变的生活习惯

“我要减肥。”叶修放下筷子,严肃道,“我不能放任小肚腩疯狂滋长。”

“不要闹,给我吃完。”韩文清根本没抬眼看他。

“你知道吗我起码给你养肥了十斤!”叶修揉着自己的小肚腩语带悲愤。

“那很好。”老韩同志满意地点头。

经历了世界联赛的多方面折磨之后叶修瘦了一大圈,一回家就怪声怪气地问韩文清说自己现在是瓜子脸了你还爱我吗,被韩文清捏住脸给了一个差评。

接下来的两个月叶修被列入饲养计划,体重直线上升。

“明天我要去晨练,”叶修做出决定。

他们俩都没有晨练的习惯,除了晚饭后偶尔一起出去散散步他们从来没一起去锻炼过。韩文清倒是天天在霸图的健身房里锻炼,而叶修作为一个坐办公室的和之前在兴欣时一样不动明王。

所以韩文清根本不信叶修能那么早起床去晨练,对于叶修的决心他不发表任何看法。

叶修怒设闹钟。

第二天闹钟准时六点响起,韩文清也给闹醒了,皱皱眉睁开眼,就看见叶修闭着眼伸长胳膊去捞闹钟,一副完全无法把自己从被窝里拔起来的样子。

韩文清失笑,关了闹钟拦腰把人拖回自己怀里,拍了拍背示意他继续睡。

“晨练……”自始至终没有睁开眼的叶神还在不死心地挣扎。

“别管了。”韩文清自己也决定睡个回笼觉。

于是叶修安定了。

第一次减肥计划,失败。

“你真要减肥就傍晚去,”韩文清建议道,“我下班回来之后可以一起去爬山什么的。”

叶修一振,“那也不错。”

这算是叶修成功戒烟后向健康生活迈出的又一大步。


10.携手徐行共白头


叶修挂了电话,不由得叹气。

老爷子突然提出要来看看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叶秋给他泄露了什么风声。

他和韩文清在一起的事情只有各自战队的人和其他几个好友知道,至于叶秋,那是他自己猜到的。叶修看得出来自家弟弟虽然三观受到了冲击但最终还是接受了,现在他最担心的还是自家那个死板的爹。

“你爸要来?”韩文清站在他身后,手里提着锅铲,身上的围裙都没摘,一副新世纪居家好男人的样子。

“嗯。”叶修点头。

韩文清放下锅铲摘了围裙,叶修陷进沙发里双手交叉。

“在担心?”韩文清面色还是没有变化,声音沉稳一如既往。

“算是吧。”叶修苦笑,“我从小就不擅长应付我爹。”

韩文清坐到他身边把他交错的手指分开,放轻力道揉按他厚薄适中的掌心和十根修长的手指,一时间也是沉默。

“荣耀职业圈年薪最高的韩文清大大给我做手操啊,不胜荣幸。”叶修歪着头倒在沙发背上,盯着韩文清笑起来。

韩文清瞥他一眼,眼神有些凌厉。

“你今天色调有点复杂,”叶修继续说,“半黑不灰的。”

他看得出来韩文清想安慰他,也知道韩文清和他一样在担心,帮他做手操也是,对于常年玩荣耀的叶修来说,做手操是很好的放松方式。

“会没事的。”韩文清的拇指从叶修的左手无名指缓缓划过,“一定会没事的。”

叶修笑了,“你这人啊……真是属复读机的。”

韩文清除了训人的时候一向话少,可是字字铿锵,就比如说霸图喊了十年的那句一如既往,正是从韩文清口中说出并成为了每一个霸图人的信仰。

现在叶修真就觉得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只要他们俩在一起,就没有什么迈不过去的坎儿。


而他们相信他们会一直在一起,携手徐行共白头。



—Fin—


最后一题绞尽脑汁想不出和前面九题相同的格式,求指教orz
求评论!!!求捉虫QAQQQ

评论(8)
热度(139)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