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是我在打哈欠(* ̄0 ̄)
好好学习。
好好工作。
好好写文。
好好生活。

【韩叶】亡命徒 章4

*啊老韩终于上线惹!

*上一章在这里



——

第四章 验尸

张新杰一开始确实不想揽下这个活。

 

他倒不是对叶秋本人有什么意见,只是觉得最近嘉世闹得动静太大,不想让霸图受到波及。

 

最后是韩文清说要调查这件事是他个人的意愿,和门派无关,到时若是惹上了麻烦,解决之前就不回霸图了。

 

这位霸图十年的掌门一如既往地说一不二,张新杰知道自己劝不动,既然如此,他也没有办法。

 

“掌门,您到底想从中得到什么?”他问,叶秋就算和韩文清认识得再久,值得他这样去大动干戈吗?

 

“我只想要真相。”韩文清坚决道,“人是他杀的,我为民除害,人不是他杀的,我要把嘉世和它背后的势力斩草除根,就这么简单。”

 

这倒也说得过去,毕竟嘉世若真陷害了叶秋,将来定会为害武林,韩文清不可能放任这样一个存在。只是……张新杰心里隐隐猜测,掌门此举的目的,也有很大一部分和叶秋有关。

 

叶秋在武林大会结束前给他们寄了信。

 

“说是尸体已经找到了,”韩文清草草看过那封信,心道这家伙的字还是这么难看,“还说怕嘉世为难苏沐橙,让我知会楚云秀一声。”

 

“他办事总是周到。”张新杰叹了一声,“明日便让牧云先带他们回去,我同你往杭州走一趟。”

 

这么多年韩文清一心为了霸图,鲜少提出什么个人请求,张新杰哪怕是看在韩文清为霸图付出十年的份上,也得帮他这个忙。

 

只希望叶秋……不要辜负掌门对他的信任了。他想。

 


两天后,韩文清和张新杰到达杭州。

 

叶修让包子提前给他们找了间客栈,方便与他们会面。当晚叶修便趁夜摸进了客栈,而屋内韩文清和张新杰早已等候他多时。

 

“叶掌门,别来无恙。”张新杰略略作揖。

 

“有恙得很,”叶修手上回礼,嘴上还是忍不住瞎说八道,“我这日子可过得一点不滋润……”

 

“您内伤很重,”张新杰也不和他客气了,直接点破,“近日服的药,怕是没什么效果。”

 

“呃……”叶修百年难得一见地哑了,张新杰这个心脏的,一下戳中了他的痛处。

 

“若等我验尸结束,叶掌门还没有死在我霸图掌门手下,我这里倒是有个良方,可为叶掌门疗伤。”张新杰顺势卖了个人情,而叶修别无他法,只能接下。

 

这可是江湖第一神医张新杰,自己伤势着实是太重,也害怕将来落下病根。叶修把张新杰请来,也是想蹭蹭神医的药,好让自己的功力早日恢复。

 

“新杰大大,多日不见,您这心又黑了几分……”心思被人看穿的叶修只能笑笑,他知道能治好自己的,除了眼前的张新杰,也只有微草的掌门王杰希了。

 

当然,他没有那个时间去求王杰希。

 

“承蒙夸奖。”张新杰字字谦恭,面上波澜不惊。

 

韩文清见他俩一来二去过了一遭,终于等到机会开了口,问道:“叶秋,你自己去确认过埋尸体的地方了吗?”

 

“确认过了。”叶修道,“昨天我自己去刨了刨,刨到一具尸体就停手了,怕影响老张验尸。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城,如何?”

 

“可以。”韩文清点头,“你自己看过那尸体,那人身上的伤口是你却邪造成的吗。”

 

叶修挠了挠后脑勺,无奈道:“不巧不巧,那窟窿确实是却邪扎出来的。”

 

——

 

“一共五十具尸体,致命伤处不一。”张新杰戴着面巾,一人验完了五十具尸体,看得叶修啧啧称奇。

 

这时他已经连着三天验尸了,第三天的夜晚也即将来临。第一天晚上他其实就得出了结论,只是严谨如他,断是要将尸体全部验完的。

 

“所幸是冬日,尸体腐坏程度并不严重,伤口边缘还算清晰,”他说,“的确每个人身上都有长矛造成的贯穿伤,但其中有致命伤,也有非致命伤。据我统计,伤处过多失血而死的有十六人,致命伤在脖颈处一击致命的有十四人,致命伤在胸口处的有十五人,奇怪的是剩下五人是窒息而死……”

 

叶修被他一串数字报得头痛,开口道:“新杰大大,咱能说人话不?”

 

“大部分人是死了以后被却邪捅穿的,”张新杰看他一眼,倒也配合,直接道出了结论,“致命伤成因不一,杀人手法不一,这些人绝不是被同一个人杀死的。贯穿伤伤口的形状虽然和却邪的矛头吻合,却不是正常使用战矛时会形成的那种伤口,只能说,是被一个并不经常使用战矛的人强行用蛮力造成的。”

 

叶修耸耸肩,“我的却邪当然不是一般人用得了的。”

 

“所以,”韩文清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更是黑得锅底一般,“是有人嫁祸……而嘉世在掩盖凶手的身份,或者他们本身就是凶手。”

 

“没错,”张新杰点头,“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发现,这可能是弄清死者身份的线索。”

 

“什么?”

 

“有两个人的衣服上,绣着蓝溪阁的纹章。”

 

蓝溪阁。

 

叶修这会儿是结结实实吃了一惊——蓝溪阁是何处?那可是江湖十大门派之一蓝雨接收外门弟子的地方,嘉世这是误杀了他们,还是要和蓝雨叫板?

 

不过他此刻看来,前者的可能性大些。

 

毕竟蓝雨的掌门人可是出了名的心脏,嘉世还不会蠢到挑衅人家。

 

“看来是得上蓝雨走一趟了。”叶修道。

 

“前辈,最好还是在这里留几日。”张新杰突然说。

 

“怎么?”

 

“三天前我说过,若我验出来那些人并非前辈所杀,我便为前辈疗伤。”张新杰将写着验尸结果的宣纸统统收好,道,“连着验尸三天,今日就算了,我只想好好歇会儿,明日再将药方写与你。”

 

叶修显然早把这茬忘了,顿时一愣,这时韩文清也开口,道:“治不好伤就别想走。”

 

    “哎呀,这可真是……”叶修笑起来,“多谢新杰大大了。”

 

 

回到客栈后张新杰闭门秒睡,隔壁的韩文清和叶修却坐在桌边相对不眠。

 

“喝一杯?”叶修问。

 

“就你那酒量?”韩文清嗤之以鼻。

 

“你喝酒,我以茶代。”叶修难得地没有接他的嘲讽,径自取了杯子,给自己倒茶,也给韩文清斟酒。

 

“知道人不是我杀的,我倒觉得你松了一口气。”叶修将杯子递给韩文清,微弯的眼角笑意盈然。

 

“错觉。”韩文清不愿承认,接了杯子将那酒一饮而尽。

 

“呵呵,还是老样子嘴硬嘛,老韩。”叶修仿佛也是如释重负,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眉眼里又满是当初的慵懒样子了,他小口抿着茶,韩文清不开口,他也趁此趴在桌上歇一会儿。

 

“只是对我来说,铲除有组织的阴谋比与旧日知己兵刃相向容易得多。”霸图的掌门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叶修怔愣片刻,随即笑容几乎要溢出嘴角。

 

“那我便敬我的老对头一杯。”他道。

 

他把杯子里的茶泼了,十分大胆地给自己斟满了足足一杯,看似豪爽地学着韩文清一仰头就灌了下去,然后便是两眼迷蒙,一头栽倒在了桌上。

 

韩文清:“……”

 

他现在开始怀疑这人是不是为了蹭房间住故意的了。

 

听着叶修平缓的呼吸声,韩文清到底还是忍住了没把人从房里扔出去。

 

那家伙提心吊胆了这么些日子……该让他好好歇歇了。韩文清想。


—TBC—

坚持求评论~~~

评论(23)
热度(82)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