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是我在打哈欠(* ̄0 ̄)
写自己喜欢的人物,说自己想说的故事。
深井冰,玻璃心,安安静静不撕逼。

【韩叶】流浪琴师(三)

被两场竞赛虐哭的PO主怒爆字数!!!

*叶修大大的生贺文。
*Policeman韩×Musician叶的故事。
*私设跟多,估计有大量BUG,躺平求指正。


韩文清再一次见到叶修,已经是三个月后。

那天晚上他很迟回家,差点要在警局过夜,一走到家门口就发现门边蜷缩着一个人。

那人低着头,并没有感觉到他的接近,睡得毫无戒心,韩文清把楼道里的灯打开,能看到那人刘海略长,却还未遮住双眼,韩文清正好能把他的睡颜尽收眼底。

那人睡着的样子很安静,脸颊上还带着些风尘仆仆的感觉,眉毛微微蹙着,似乎有些疲惫。他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旧夹克,边都磨毛了的那一种,口袋里露出半包烟。

这家伙……突然消失以后又突然出现,好玩吗?韩文清觉得自己有些不满。

可是在看清那人是叶修的一瞬间,韩文清能感受到三个月来胸口空出来的那一部分被填满,随之而来的是令人感到惊恐的喜悦。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

“叶修,醒醒。”韩文清蹲下身,伸出手去轻轻摇晃叶修的肩膀,“别在这里睡。”

叶修随着韩文清的摇晃哼哼了几声缓缓睁开眼睛,刚睡醒的眼睛带着水雾特别黑亮,却是不同往日没有狡黠的成分,迷迷糊糊很容易让人把他误解成个老实人。

“老韩……?”叶修哑着嗓子问,他看着韩文清的脸,露出惊诧的神情。

“怎么了?”韩文清奇怪。

“呃……”叶修竟然是难得地被问住,过了半晌才说:“……就是,第一次看见你这样笑……”

我在笑?韩文清自己都没注意到,伸手摸了摸嘴角才发现确实有弧度。

——叶修回来,对自己来说是这么令人开心的事情吗?

韩文清被自己的想法雷到了,有点烦躁,岔开话题低斥叶修:“怎么还坐地上?受凉了我才不管你!”

叶修噗哧笑了一声,老韩也太不会转移话题了吧?这么生硬是生怕别人听不出来吗?

“老韩你就是别扭。”叶修笑嘻嘻地要站起来,起到一半却发现腿麻了差点一屁股又坐回去,幸好他眼疾手快扒住了韩文清的肩膀,韩文清也诡异地和他配合默契了一下——一手扶住他的腰。

谁要是感觉不出来这种极端暧昧的气氛才有鬼咧!叶修简直想扶额。

叶修缓了一下松开手,韩文清顺势放开他。

有点不妙。叶修站到一边看韩文清开门,不忘趁机抽根烟冷静一下。——刚才那一下实在不太妙,叶修觉得自己的心情不太对。

他想起睁开眼看见的韩文清的那个微笑。

从混沌中醒来,入眼的是暖黄的光影下韩文清微笑的脸,刚毅的眉毛舒展开,坚定的双眼里似乎多了一丝温柔缱绻,一丝喜难自禁,让叶修不敢去猜它们主人的心思。

不管怎么说,叶修深吸了一口烟跟在韩文清身后进了门,顺其自然吧。


当警局旁边的小公园又出现了拉小提琴的叶修的时候,韩文清的同事们纷纷表示喜闻乐见,不少人跑去听一听然后照顾一下叶修的生意,叶修占了便宜每天都笑眯眯的,得意到欠揍的地步。

“这次你打算待多久?”韩文清问。

“一个星期?”叶修叼着筷子有点不太确定。

“……然后又再过三个月回来?”韩文清瞪他,“不许扔掉白菜!”

叶修郁闷地把白菜捡回来塞进嘴里,含含糊糊地说:“看情况……应该不会超过三个月……”

“你不能安定些?”韩文清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我知道你不嫌累,但你总不能流浪一辈子。”

“嗯,是这么个道理……”叶修边说边扒了几口饭,“……其实……哥这三个月……都在H市……”他把饭咽下去,“想搞个自己的乐团来着……在那边遇到个卖各种电子产品和唱片的老板娘,她看了哥的表演就爱上哥了……于是我们就要一起弄个乐团出来啦。”

韩文清只觉得叶修话语里的某些部分隔应得不行。

“她看上你了?”

“呃……准确来说是看上了哥的才能。”叶修咧了咧嘴。

韩文清:“…………”敢不敢正经一点?!

不理会叶修的谜之措辞,韩文清继续说:“不过你那个乐团需要帮助的话,我可以帮。”

叶修似乎料到他会这么说,轻轻摇了摇头。

“我要靠我自己,”叶修笑着,笑容里带着些缅怀,“我答应过一个朋友,要建立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乐团。”

“那个朋友会帮你?”

“不会了,再也不会啦。”叶修往后一靠,笑得很苦,“他早出车祸死了……流浪琴师,和我一样,东奔西走出了意外……没了。”叶修眨眨眼睛,“就在我们拿到进入一个乐团的名额的前几天。”

“……抱歉。”韩文清低声说。

流浪琴师,当然是很危险也很孤苦的职业。

一定有很多这样的流浪琴师,他们的生活就是不停地奔波,不停地演奏,如同点不化的顽石。然后有一天,天灾人祸降临,粉身碎骨,却连个替他哀悼的人都没有——没有人知道他死了。然后尸骨在很久之后被发现,却也不知道是谁的了。

韩文清看着眼前懒洋洋的叶修,不知怎地害怕起来。

叶修……会不会也有一天……

简直不敢想。也不想对叶修说出这个忧虑……

——会被嘲讽的,肯定。

“……你不用道歉,”叶修微笑,“这样又多了一个人记住他了。”

长久的静默,只有墙上的挂钟发出嘀嗒的声音。

“我还要再流浪一段时间,”叶修打破沉默,“要给我的乐团物色人选呢。”

“嗯,”韩文清看着叶修的眼睛,“加油。”

叶修笑得很灿烂,“那是必须的。”


这一个星期叶修有了一个很大的收获,那就是把警局里一个警校实习生拐跑了,那是个斯文的孩子,弹得一手好电子琴,叶修经过三天的围堵终于说动了他,让他答应去乐团里试试。

韩文清为此事怒喝叶修:“我们警局的墙角你都敢挖!!!”

叶修猥琐地笑着:“这明明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儿~”

“是你死缠烂打!”

“是你情我愿!”

“死缠烂打!”

“你情我愿!”

二人直接在小公园里小学生一样吵起来了,路过目睹了全过程的张佳乐莫名觉得狗眼已瞎。

“他们竟然当着我的面打情骂俏!”张佳乐当晚对异地的恋人哭诉(并没有哭)。


于是叶修来了又走走了又来,警局的人们都已经习惯隔两三个月在小公园里看见拉小提琴的流浪琴师,等待那个钱包脸的警察一起回家。

就这样从一个春天,到又一个春天,再到下一个春天。

人间四月,春暖花开。

只是暮色带着些苍凉。

韩文清早把家门的钥匙给了叶修一份,这天他回家便发现叶修坐在阳台上抽烟,身边的垃圾桶里满是烟蒂。

他的背包歪歪斜斜地扔在门旁边,蔫了吧唧的。

“回来啦?”叶修回头看了韩文清一眼,笑了笑又回头去看天。

韩文清觉得哪里不对,这会儿他想起来——一路走过来,没看见他随身带着的那把琴。

叶修没说话,这不正常。韩文清有点担心,他的直觉告诉他,叶修出事了。

“发生了什么?”韩文清走到叶修身边问。

叶修闭起眼睛,睫毛颤了两颤又睁开,望向韩文清的眼睛里都是疲惫。

他把手里的烟掐了,才缓缓开口:“有人来找我们乐团麻烦……冲进来摔东西来着……我的琴……”

叶修顿了顿,再也笑不出来,语气里也带上了颤抖。

“他们把它……砸了。”

韩文清震惊。

“是谁?为什么!”他的声音带怒。

“我原来那个乐团里的人,”叶修说,“当年我和他们……不太能好好相处,所以他们请我离开了。”

叶修说是“请”他离开,韩文清却知道他又在淡化事情的严重性,却不戳穿,只是继续听着。

“兴欣……就我们乐团,上回和他们闹了点矛盾……团里一个架子鼓手带着几个团员和他们吵了一架……他们扬言要报复……什么的。”

“但是我没想到他们会直接来乐团里闹事……似乎是他们的副团长叫了混混来……”

韩文清看着他苍白的脸,不想再听下去。

“叶修,”韩文清有些僵硬地拍拍叶修的背,“觉得难受就别说。”

“是……挺难受的……”叶修勉强笑了一下,“但是我那个朋友原来也经历过这样的事儿……那时候他告诉我,不过是从头再来。”

“所以我觉得,难受一阵也就好了,没什么大不了。”

韩文清心生敬佩,既是对叶修那个朋友,也是对叶修——毕竟现在能这样平静淡然面对毁灭性打击的人,已经很少了。

“而且我是兴欣的团长,”叶修说,“大风大浪哥经历过多少,抗击打能力应该还是过得去的。”他像是在安慰自己,又像是在让担忧时也黑着脸的韩文清安心。

“你很厉害。”韩文清说。

“谢谢夸奖,”叶修说完打了个哈欠,“哥有点困,先去睡了……”

叶修晃晃悠悠地起身,韩文清又在这时想起件事,把他按回了椅子上。

“叶修,”韩文清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下个月你生日要到了。”

“嗯,是啊。”叶修是告诉过他自己的生日。

“那两天,你过来。”半命令式僵硬的语气。

叶修不明所以又觉得韩文清的表情很逗,憋着笑点头,“好吧,我看看。”

“一定。”韩文清不给叶修留一点讨价还价的余地。

叶修看着他,发现他那张黑脸露出下定了决心的表情。

“嗯,一定。”叶修终于展颜一笑,韩文清也立刻安下了心。

“去睡吧。”韩文清轻声说。

今晚没有叶修的小提琴声缭绕。

适合安静地想想心事。



5月29日,叶修的生日到了。

乐团有些忙,他要晚上才能到,韩文清表示不介意。

暮色笼罩时叶修敲开了韩文清的门。

他其实挺好奇韩文清特地要他来是要干什么,毕竟之前的生日两人基本上都各忙各的,稍微闲一点的时候叶修才会借别人的手机给韩文清打个电话。

“老韩?”叶修进了门喊了一声。

“厨房。”

“啧啧啧老韩你真是居家好男人……”叶修看着一桌菜口水差点掉出来,拿起筷子就要吃。

“闭嘴,不许偷吃,滚去洗手。”韩文清在厨房冷冷道。

叶修撇撇嘴,“老韩我老觉得你装了监视器……为啥我干什么你都知道?!”

韩文清冷笑一声:“你不就那德行。”

他把最后一碗汤端出来,就见叶修笑嘻嘻地坐在桌边上手里握着筷子舍不得放下。

韩文清放下汤就去扯叶修的虚胖脸,“滚、去、洗、手!”

“疼疼疼老韩你下手有必要这么重?”叶修半真半假地嚎,恋恋不舍地扔下筷子光速跑去洗手又光速跑回来。

韩文清拿着杯子倒酒,叶修迫不及待地问:“我可以开始吃了吗?”

“……”韩文清的脸又是一黑——只想着吃!

叶修没等他答应就开始吃,他坐了一天火车火车上的东西又不好吃看到这一桌菜简直快馋死了好吗!

两人各吃各的,都没有说话,不过叶修是专心吃,韩文清就藏着心事了。

该怎么……把礼物送给他呢?

韩文清看着叶修光在那吃菜,把酒杯推过去。

“喝。”

叶修没有犹豫。

他看得出来韩文清在紧张,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已经认识这么些年了,韩文清所有的表情叶修都熟悉得很。

叶修把最后一口饭咽下去,抬头笑着看韩文清。

“叶修,生日快乐。”韩文清对他晃了晃酒杯。

叶修举杯和他碰了一下,一边抿了口酒一边伸出另一只手:“礼物呢?”

韩文清放下酒杯,起身,“我去拿。”

他的背影有点僵硬。

“所以到底是什么呢?”叶修咂吧咂吧嘴,“——爱丽丝.韩先生?”

韩文清从房间里拿出一个盒子,叶修看到后直接愣在了那里。

那个形状,不会有人比他更熟悉。

——那是装小提琴的盒子。

“没有你原来那把好……”韩文清打开盒子,让叶修看到里面的东西。

真是一把小提琴,和叶修原来的那把很像,造型古朴线条精致——虽然比不上原来那把,但也绝非次品。

“你……”叶修接过琴盒,觉得那玩意儿沉甸甸的,装满的似乎不仅是琴,还有些……别的什么……他抬起头,正对上韩文清的眼睛。

“叶修,我喜欢你。”

韩文清终于说出口,他看着叶修的双眼比以往还要认真严肃,可是他脸上的表情很柔和,完全没有平时生人勿近的气场。

他想看着叶修,无论是在弹钢琴还是拉小提琴的时候,想看着叶修投入的神情,想看着叶修苍白纤长的手指,想看着他对自己微笑鞠躬。

叶修丢了心爱的琴,那么就买一把新的,替换掉他心中那把琴的位置。

那把新的琴会一直陪着他,无论他是要去流浪,还是要登台演奏。

然后他会时刻记得,这是韩文清送给他的。

叶修要是接受了琴,就一定得接受他的感情。要是不接受……恐怕他们再也没办法这样相处下去。

这是韩文清一反往日的孤注一掷。

叶修叹了口气,盖上盖子捧着琴盒站起来,再小心翼翼把琴盒放到茶几上去,最后才站在韩文清面前。

“老韩你说你……”叶修连连摇头,“送这么贵重的礼物我怎么好意思收嘛~”

韩文清一怔——这是、叶修要拒绝?!

还没等他消化完,叶修又慢悠悠地接上一句:“……我是不是要回赠点什么呢?”

“???”这是个什么节奏?!

“这里有一个才华横溢的流浪琴师,乐器全才人见人爱,把他的人和心打包送你……你要不要啊?”叶修笑得很满意——老韩的表情实在太逗!“总觉得被你赚到了如何破……”

这下韩文清的心情简直跟坐过山车似的直跌谷底又窜上云霄,飘忽得根本把持不住,他上前一步握住叶修的手腕,道:“你别反悔。”

叶修嗤笑一声,挑衅一样看着韩文清:“哥从来不反悔,就怕这回礼太贵重你不敢要。”

韩文清闻言挑眉,正想接一句“谁说我不敢要”,却再一次被叶修打断。

“不如老韩你再把你自己送我呗,我觉得你没我值钱……”叶修嘿嘿笑了两声,踮起脚一口啃在韩文清的唇上。

“韩文清,从了哥吧?”


—TBC—


本来到这里差不多要结束了!!!
但是PO主的脑洞还没用完!!!
于是!!!
下章完结撒糖!!!!!
(ノ^_^)ノ*

评论(6)
热度(79)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