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是我在打哈欠(* ̄0 ̄)
好好学习。
好好工作。
好好写文。
好好生活。

【韩叶】熊孩子

*四百粉点文还债! @快给我药  药药我尽力惹!求不嫌弃qwq
*说好的酷酷的韩叶我怎么又写萌了【药药收下我的膝盖orz】
*年龄操作注意!


01.


“韩文清你始乱终弃——!”小青年追着前方的男人大喊,可对方只是僵硬了一下,根本没有回头看他的意思。

“老韩你不带这样儿的!小心我到警局去嚷嚷,韩文清是正太控恋童——”

最后一个“癖”字儿哽在喉咙里没喊出来,因为前面的男人终于回过头来,满脸黑煞之气。

“你想怎样?任务已经结束了。”男人皱着眉——为何自己会摊上这样一个熊孩子?

“这样!”比男人矮了大半个头的小青年踮起脚“吧唧”一下亲在男人刚毅的侧脸上,嘴角带着得意洋洋的微笑。


——


“这就是这张照片被拍之前的对话。”叶修拎着张照片在手里晃了晃,照片上是几年前的他踮起脚尖偷袭韩文清的画面,“现在你们可以给我解释一下这照片哪儿来的了吗?”

“当然是老夫拍的!”魏琛自豪地拍胸口,“那会儿我跟在你俩后头呢!”

叶修:“……呵呵。”

事情的起因是吃过晚饭叶修去外面抽了根烟,回来发现办公室里充满着快活的气氛,原来大家正在传阅一张照片,他看过照片后众人追问当时情景,叶修淡定作答。

“这是哪次任务的时候拍的?”苏沐橙问,“照片上面的你看上去年纪很小啊。”

“还在学校里啊,那个时候,”叶修说,“沐橙你忘了?那次你还拽着我叫我别去呢。”

苏沐橙嘴一撅,“那我想起来了,是你警校二年级的那次任务咯?”

“嗯,”叶修懒洋洋地点头,“那个时候去卧底嘛……老韩来侦查的时候还以为我未成年,啧啧啧……苦口婆心地教育我年纪轻轻早日改过自新将来才会有大好前程……”

一屋子的人都笑起来,叶修看上去对背后说老相好坏话这种事儿一点儿负罪感都没有,甚至还有点满足感。

“我跟你们说,”他开始在瞎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哥那会儿长得可嫩啦,我一看到他就觉着这货是个正太控……”

乱笑的人突然齐齐静下来,脸上的表情仿佛便秘。

叶修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对,速度闭嘴,却听一个声音冷冷地在背后响起:

“讲故事讲得挺开心嘛,怎么不讲了?”

“韩……韩队晚上好……”叶修对面一群人此起彼伏地打着招呼,然后哈欠连天地各干各的去了,留下叶修一个人靠在沙发上气定神闲。

“老韩啊,接哥回家呐?”叶修笑嘻嘻地回头看韩文清那张大黑脸,手上的照片在他眼前晃了晃,“看,老魏那时候偷拍我们来着,这可是咱人生中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瞬间啊~我们把它拿回家裱起来怎么样?”

韩文清看清了那张照片,眉头一皱又松开,不知是不是回忆起了那次让他们相遇的任务。

“回家了。”韩文清伸手整了整叶修皱巴巴的领口,轻声说。

“哦,”叶修乖乖从沙发上起身,对着假装在干各种事情实则偷偷瞄着自己这边的同事们挥了挥手,“早点回家吧我先走了~想听故事的……”他看了韩文清一眼,“不告诉你们╯▽╰”

“诶——?!”

魏琛手中的文件夹啪嗒啪嗒掉了一地,惊得他大喝一声:“叶不修你的节操犹如此文件夹!”

“请把它们捡起来收好,谢谢。”叶修微笑道,“明天见。”


——


“时间过得真快啊,”叶修在副驾驶座上坐好,边系安全带边说,“看到那张照片我才发现竟然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

“嗯。”韩文清简短地回应,系好安全带,启动了他的车。

“当年你还真是个老好人诶,虽然长了张凶神恶煞的脸,”叶修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背上,声音低得近乎呢喃,“不过现在也是这样啦……”

他脑海里浮现出他第一次见韩文清时的场景——阴暗肮脏的小台球厅角落里,十九岁的他和几个混混兴高采烈地打着牌,营养不良导致他看上去瘦瘦小小似乎都没成年,韩文清是“刚来的”,被个小头目带来给大家“认识认识”。

韩文清看见他,眉毛拧在一起,混混们都有些忌惮,险些要把钱包交了出去,那小头目赶紧询问,韩文清大手一指角落里笑嘻嘻的叶修,嫌弃道:“怎么还有小毛孩子。”

小头目认为他是看低了这边的帮派或是对叶修表示怀疑,还替叶修开脱说这孩子可机灵,会陪大家耍还能哄人开心,大家都挺喜欢他才把他留下来。跟叶修打牌的几个人也跳出来说是啊阿秋可好了。

那时候叶修用的还是叶秋这个假身份呢,韩文清后来一直以为那是叶修瞎编的名字,知道他弟弟叶秋真的存在的时候还吓了一跳。

接着韩文清混开了,就经常去找叶修,和叶修之前描述的一样苦口婆心——其实这样形容与他的气场不太一样——地劝他不要在这里葬送自己的前途。

“老韩你真当自己老得像爸爸辈一样啦?我爸都没你这么关心我。”叶修玩儿着手中的游戏卡,嘴角带着令人不快的笑意,“还是说——你看上我了?”

韩文清冷笑一声:“熊,孩,子。”


——


“你以前好像很喜欢喊我熊孩子,”叶修懒洋洋地说,“这几年都没喊了诶——警校毕业之后就没了?”

“你喜欢听?”韩文清暼了叶修一眼,脸上隐隐带着笑意。

“也没有特别喜欢啊……而且给这么一叫显得我俩年龄差更明显了……”

“你不是说你不太在意年龄差吗?”

“我是不在意,就怕你自卑啊,奔四的大叔~”叶修一副欠揍的样子欢快道。

“三十七岁也不算奔四。”韩文清严肃道。

“诶——╯▽╰”

前面的十字路口是红灯,韩文清把车子停稳,抬起了右手。

宽厚炙热的大手在身边人的头顶上揉了两把,手的主人用低沉又略带笑意的声音清晰地吐出三个字——

“熊孩子。”

手的力度,掌心的温度,吐字的语气。

和十年前一模一样,纵使时光荏苒,也没有改变一丝一毫。

叶修抿起唇,眼睛隐没在因低下头而产生的阴影里。

“明明不是孩子了啊……”他轻声说。

“都奔三了,当然。”韩文清又揉了揉叶修的头顶,“所以做我一个人的熊孩子就好。”

“啥啊,听上去跟做你儿子似的,”叶修笑着,看向窗外,“诶,下雨了。”

细密的雨丝粘在窗玻璃上缓缓滑落,韩文清不由自主地想起来了十年前的那个雨夜,让他再也忘不掉叶修这个人的,那个夜晚。


——


后来叶修突然问韩文清玩不玩网游,韩文清一惊,他知道另一个负责接应自己的卧底正在用“一叶之秋”的网游ID,他将会通过网游和自己交换情报。

可是……这十九岁的孩子会是负责接应的卧底?!韩文清看着面前叶修稚气未脱的脸上人畜无害的笑容,实在有些想象不能。

当他看到网游里那个顶着“一叶之秋”ID的战法威风凛凛地杵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便是彻底无语了一番。

“大漠孤烟……”叶修操纵着一叶之秋向韩文清的拳法家走来,“老韩你很直吗?我怎么看不出来?”

韩文清气得恨不得穿过屏幕去很很捏一把叶修的脸。

总之两位卧底还算顺利地会师了,收网的那一天也很快到来。

那天韩文清和叶修四处添乱——当然是给被剿的帮派添乱——利用几个月来和帮派成员建立的信任将他们引入警方陷阱。

到了晚上,天下起了大雨。

他们带着一队帮派成员在小巷里穿梭,雨水浸透了他们的衣裤。突然一个电话打来,竟是某个本已被引入陷阱却奋力逃出来的人打来的。

“快逃——老韩和阿秋、是卧底!”

那人嘶哑的叫喊仿佛一记闷雷,在大雨中炸开。

叶修比韩文清更快反应过来,他极其迅速地一拳打在离他最近的帮派成员的下颚骨上,又回身狠狠踹倒了一个。

肉搏很快展开,巷中的帮派成员并不多,韩文清收拾完自己这边正想回头去帮叶修,却看见他面对的最后一个人手里有刀。

“你为什么会是卧底!为什么要出卖我们!之前那些开心的表情全是装出来的吗!”那人似乎始终不相信叶修会是卧底,韩文清认出来那人平时和“阿秋”关系很好,“你说!你说你不是卧底!说啊!”

叶修抬腿踢中他的手腕,那把刀在空中画着圈飞出去老远,落在地面上溅起脏兮兮的水花。

“我骗了你很久,现在不了,”叶修脸上没有表情,雨水从他尚未成熟的脸颊上滑落,“抱歉。”

那人失控了,挥拳冲向叶修,没有一点悬念地被打倒在地。

韩文清怔怔地看着叶修,他在这之前从不知道那十九岁的身体里隐藏着这样强悍的力量和气场。

“结束了,”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枪,决绝地抵在那人额头,声音冰冰凉凉,“我就是个卧底,从最开始就只想把你们全部送进监狱。”

少年的身形包裹在雨里,单薄而凛冽,仿佛刚开过刃的长刀。

这样的场景穿透雨幕扎进韩文清眼里,然后深深烙进他心里,成为永远忘不了的记忆。

叶修抬起手,“砰”。

枪托砸在那人后颈,将他砸晕了过去。

叶修又默默站了一会儿,便提着枪朝韩文清走来,苍白的脸上看不清悲喜。

韩文清伸手狠狠揉乱他湿漉漉的头发,轻声说:“熊孩子。”

叶修任他揉了一会儿,仰起脸露出一抹苦笑。

十九岁的孩子怎么可能真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冷酷,韩文清牵住他的手往警局派来接应他们的人那里走去,想着,至少,和那些还不算坏的人们凑在一起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不会是假的。

“老韩你真是个烂好人。”叶修跟在他后面说。

“别给我发卡。”韩文清没好气。

“不想被我发卡?”叶修语气上挑,问,“果然是看上我了?”

“……熊孩子。”


——


“叶修,叶修,别睡了,到家了。”韩文清轻轻晃了晃叶修的肩膀,道。

“……到家了?”叶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鼻音黏腻。

“嗯,到家了。”

叶修觉得自己梦到了十年前的事情,有点开心又有点难过。

想当初要不是哥死缠烂打哪有老韩开窍的日子啊……叶修下了车,和韩文清一起走上楼梯。

楼道昏黄的灯光里,叶修看见韩文清发间的几缕银丝。

都说干警察这一行老得快,真不想承认。他加快了脚步,把自己的手塞进韩文清的掌心。哥现在都长白毛了。

韩文清诧异地看着叶修,像在他询问怎么突然做出这种举动。

“就感觉你很久没这样牵过我的手了。”叶修毫不害羞地回答。

韩文清轻笑一声,没再说什么。


“我一点都不嫌弃你比我老。”十九岁的叶修对二十七岁的韩文清说。

“因为真正的感情不会变老。”


叶修觉得当时自己告白的台词是自己人生中最羞耻的一句。

不过,大概就是这样吧。

纵使时光荏苒,他还能听见年长他挺多的恋人或温和或薄怒或无奈地叫他一声“熊孩子”,还能感受到抚摸自己头顶牵住自己的手的恋人掌心的温度。

感情仍然如同尚在青春时一般炽热,并且将在他们的心脏停止跳动前,一直真实而令人温暖地存在下去。


——


十年前被偷拍到的照片摆在床头,这是他们年轻的模样,也是不变的爱情的模样。


—END—


—小番外?—


叶修十九岁的时候个头只到韩文清肩膀,后来为了赶上韩文清拼命喝牛奶,长到和韩文清眉毛平齐有点沾沾自喜而韩文清稍微有点危机感的时候——生长停止了。

【蜡烛】

—简单粗暴END—


我真是一如既往地腻歪着。
好久没产出很抱歉qwq

评论(25)
热度(228)

© 梓山夜枭 | Powered by LOFTER